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11/927.html"}})();尊宝娱乐 >我俩不是朋友 / 最新章节列表 > 《我俩不是朋友》 七

《我俩不是朋友》 七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哦,太阳照样爬起,花儿也照样的开,唉,早知如此,借什么酒浇什么愁。

    大牛取被子遮住下身。

    枣泥揶揄:“都看过了,还遮什么。”

    大牛整张脸涨红。

    枣泥深深吁出一口气。

    大牛歉意去到极点,“枣姐,我俩结婚吧。”

    枣泥笑出声,“我也剥掉衣裳让你看看,互相扯平,谁也不欠谁,那就不必结婚了。”

    谁也说不过枣泥这张嘴。

    “我俩是姊弟,怎么结婚。”

    这是真的。

    “况且,你又不爱我。”

    大牛轻轻说:“我会为你挡子弹。”

    “你也会冒死救豆泥。”

    这也是真的。

    “能够起床,就去开工,工作在这种时候最能安慰你。”

    大牛挣扎起床,发觉昨晚脏衣服像变魔术似已全洗熨干净。

    枣泥问:“你愿意相亲?”

    “是。”大牛边穿衣裤边认命。

    “选哪一个?”

    “你老推荐那个叫宝石的土生女。”

    “那是红宝,你眼光不错。”

    大牛苦笑。

    “下午,豆泥会接你到建造学校报名。”

    “明白。”

    他到达精次住宅时,遇见装修师庄生,他在顿足发脾气——

    “说好把地库装修成上世纪六十年代五十四号夜总会那样,我已尽我所能,现时又改变主意!精次小姐,你难以相处,你不懂艺术,我辞却任务。”

    大牛放下工具,看,每个人都有烦恼。

    他的脚步有点浮,今日,可不能爬上爬下。

    庄生看到他,忽然下了一半气,“哦,你来了。”

    大牛轻轻说:“地库毋须改动,我今日完工。”

    庄生酸溜溜:“精次小姐说了算。”

    这时却有电话找精次。

    庄生轻轻走到大牛身边,放下一张名片,“我有个朋友是摄影师,他正找模特儿拍时装照,你可以给他一个电话。”

    大牛不感兴趣。

    庄生问:“你打算一辈子刷油漆?”

    大牛不发一言。

    人各有志,有什么好解释。

    庄生发牢骚:“我走了,今日不是好日,我四处碰壁。”

    精次放下电话出来,看到大牛,松下口气,她斟咖啡给他。

    “我的车房需要粉刷。”

    大牛答:“我已完工。”

    精次失望,“啊,不来了。”

    大牛忽然多话:“每种墙壁上起码有十层八层油漆,有时第一层与第四层同样色版。”

    精次也笑,她取出松饼招呼大牛。

    大牛坐在中午的阳光里,头发、眉睫、须根,都被照得半透明,手臂上汗毛,金光闪闪。

    精次呆呆看着他,不再忌讳,她心想:天下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年轻男子。

    大牛这一天相当憔悴,皱着眉尖,并无笑容,那丝阴霾特别感人。

    他也忍不住近距离详细看精次,她比他大,约莫有三十出头,皮肤白致如一种瓷器,头发拢在颈后用一枚梳子挽起,她穿白衬衫,以及一种叫“男朋友”的松身牛仔裤,自从这种牛仔裤流行之后,枣泥问大牛要了好几条去。

    精次四肢纤细,脚尤其小,足踝美如雕刻。

    但是,那样秀美的她为何如此疲倦寂寞。

    这时,精次忽然伸出一只食指,轻轻扫描大牛手臂上汗毛,大牛本想缩回手臂,但他该一刻是那样伤感,柔软手指悄悄抚摸是那么舒服,他没有改变姿势,手臂上汗毛轻轻竖起,表示谢意。

    不过,大牛也没进一步表示什么。

    他再笨也知道精次与他,是两个世界的人。

    精次看到他手臂上擦伤之处,“噫。”

    “不算什么。”

    他取起外套工具走向大门。

    “请等等。”

    精次递给他一只信封。

    大牛道谢收下。

    他离开那座华丽的住宅。

    豆泥的车在街角等他,一见他便说:“我姊待你恩重如山,你好自为之。”

    大牛不出声。

    “好些没有?”

    豆泥可能不知道,有种伤口,永远不会痊愈。

    大牛当下不出声,眼睛看着窗外。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