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11/929.html"}})();尊宝娱乐 >我俩不是朋友 / 最新章节列表 > 《我俩不是朋友》 九

《我俩不是朋友》 九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同真结婚完全一样,故此我一直觉得我结过两次婚,也许,已不配有第三次,限额已满。”

    枣泥身份神秘,大牛只知道他来到异乡,手上拿着,就是后母给的洪枣家地址。

    漂亮的洪枣还亲自来接飞机,举着纸牌子,上边写“午牛”两字,与一个漫画笑脸,无比亲切。

    之后,她就把他当兄弟般亲热照顾。

    洪枣究竟与后母什么关系,她不说,他也没问。

    大牛终于说:“那笔款子,我分三期还你。”

    “慢慢,不急。”

    当夜,大牛喝两小瓶啤酒,总算入睡。

    白天还好,有事要忙,一到晚上,失意灰心感觉,似一重山般压在头顶,挥之不去,心头有一种钝痛,他掩着胸膛入睡。

    忽然痛觉加深,他呻吟惊醒,看到鲜血自心脏部位流出,他大声叫喊:洪豆救我!可是他看到内脏自伤口涌出。

    大牛魂飞魄散。

    不,不,他拔直喉咙凄厉地叫:我还要照顾两个弟弟,我不能死!

    他忽然看到桌上有针线,他取起那枚手指长铜针,穿上黑线,然后将流出体外腻嗒嗒一塌糊涂的内脏往体内塞回,一针、一针,用针线缝好肚皮,他痛得浑身颤抖,一身大汗,他支撑不住,金星乱冒,“救我……”

    他自床上跃起。

    原来是个噩梦,但一脸泪痕,床褥被冷汗湿透。

    胸口仍然痛得像被一只魔爪抓住皮肉。

    大牛喘气垂头,取过外套,套上逃出门。

    只见玄关墙上靠着辆自行车,他不问自取,骑上到街上。

    他一直往前驶,凉风扑面,他清醒过来,背上冷汗也已干爽,累了,他下车,一抬头,发觉车子停在精次家门前,下意识竟然驶到这里。

    他索性走到门前,伸手按铃。

    大牛失常,平时他不会这样冒昧。

    门外有保安摄影,他抬头让屋内人看个仔细。

    忽然,大门打开。

    精次穿着睡袍出来,她披发赤脚,分明已经休息。

    大牛看着她。

    她意外,但随即露出笑意,让他进门。

    精次关上门,转过身子。

    大牛轻轻拥抱她。

    他体重几乎是她一倍,他希望做到轻俏温柔。

    两人都没有说话。

    他低头吻她嘴唇,她像是渴望了许久那样把脸靠在他肩上,吁出一口气。

    午牛觉得他仍在梦中,精魂游荡到这里寻找安慰,他胸膛被割开伤口似没有那么痛,他伏到这秀丽女子胸上,她柔软胸脯似蒸笼里刚取出的碗糕,香松暖糯,他伏在该处,得到怜悯,暂时又可以活下去。

    他比她早醒。

    他闻到自己汗臊,一侧头,看到女伴只有他自己手掌那样大象牙色秀美脸容,一绺丝发比他想像中更长,细细手臂压在脑后,像一幅图画。

    他感到羞愧,与她比,他是多么粗鲁简陋,他带厚茧双手不知有否叫她难堪。

    他轻轻坐起找衣物。

    她也醒来,看着他微笑。

    他清清喉咙,低声说:“我要工作。”

    她不出声,晨曦中怜惜目光叫他安心。

    “希望还可以来探访。”

    她点点头。

    然后,低声问:“可以不走吗?”

    午牛小心翼翼答:“我不是一件玩具,我有自己生活。”

    “你太多心。”

    想到昨夜恩赐的温馨,午牛吻她的手心。

    她搓揉他的浓发。

    他腋下纹身‘生死由天,富贵有命’八字草书像会飞舞似,她用手指轻抚笔划。

    他告辞。

    她送到门口,午牛轻轻说:“你至为美丽,你的温柔,叫我无比欢愉。”

    她感动不已,更不便留他。

    大牛骑上自行车回去。

    移民身份最神秘。

    试想想,一个成年人,忽然离开故乡,抛却一切,以及所有人际关系,跑到异乡,从头开始,真是一杯一盏,一衣一裤,都要添置。

    大牛当初来到,只有一只背囊,连一枝笔一张纸都要现买,身边一些现钞,一下子如水般荡出,幸亏有洪家姊弟帮忙。

    洪枣为什么移民?她盼望些什么,又想忘记些什么?

    午牛他呢,除出为两个弟弟打先锋争取名重于实的外国护照,还有什么企图?

    还有这个叫精次胜利的美女,她又是何种身份,是富家女抑或是富人的女人,她为啥独居豪宅,她何以为生?

    移民都不愿提起过去生活与身份。

    他们自觉从灰烬爬起,走离火场,再世为人,往事无谓提起。

    最多是说明籍贯:我的家,在山西,过河还有三百里……

    精次不问,午牛不会自动揭露过去。

    午牛不好奇,精次也不会说身世。

    午牛所知道的是,精次是医他的一帖药,只有与她在一起,他的肋下位置才不会那么痛,他的手臂才可以伸直,因为她叫他知道,世上,还有珍惜他的人。

    精次钟爱他,他可以感觉得到。

    她的目光,她的爱抚,她的呼息,都像在说:我要小心,不然,会爱上你这个大男孩,我对你一无所知,太过危险……

    午牛到学堂上课,虽然只是蓝领手作课程,也一丝不逊,说到砌砖,便解释砖块起源、种类、优劣、砖窑、用途,详细有趣,叫午牛开窍。

    教导后还有实习,师傅教如何量度、砌砖、上泥灰……言无不尽,完了还要做测验,看学生吸收多少。

    午牛边学边感激感动:这还都不收任何费用,连纸笔都免费供应。

    呵,得益良多。

    老师还图示古罗马、埃及、印尼、马雅各族砌砖方式。

    三堂课之后,午牛已觉得长进。

    洪枣提醒他:“别忘记明日要去相亲。”

    接着,讲到木材。

    那更是深奥学问,老师把地球上木材分类,午牛这才知道华人最名贵的紫檀已经绝迹。

    放学,洪枣匆匆接他。

    “你什么毛病,任何事都要为姊的三催四请,你与豆泥不如结拜。”

    大牛手上是一张五大洲各种林木分布图,他不愿放下。

    枣泥温柔地说:“好些了?”

    大牛低声答:“我很好。”

    “快换西装刮胡髭。”

    大牛不以为然,“又不是真相亲。”

    “礼貌你可知?”

    “我就是我,真相亲也不伪装。”

    枣泥叹气,“时间已到。”

    她把他带到茶餐厅,挑个边位坐下。

    大牛问:“人还没来?”

    他目光寻找一个与照片相似扁面孔梳妹妹头的女孩。

    就在这时,玻璃门推开,一个彩球滚进来,身上紧身衣裙,起码六七种颜色,脚上一双鱼网袜,高筒长靴,手提恶形恶状大亮漆皮手袋,颈、头、耳都戴金属链子与圈圈……

    大牛看得发呆。

    如此恶俗,是什么人?

    就是这种丑女,叫男人终身不举。

    只听见她大声叫人:“枣泥,你气色好极了。”

    大牛傻了眼,不!他心里叫喊。

    谁知枣泥站起招手,“红宝,这边。”

    那个彩球朝他们走近。

    大牛料想打不过这种女人,立刻要逃,他刚站起,被枣泥双手重重按回座椅,她在他身边说:“又不是真结婚。”

    那红宝坐好,叫一杯鸳鸯咖啡。

    她上下打量午牛,“就是他?”

    那种精利目光,像是要剥午牛衣裤般轻蔑。

    大牛气得说不出话。

    他瞪着枣泥,像是说:你的好介绍。

    枣泥不去理他,“红宝,这是午牛。”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