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11/934.html"}})();尊宝娱乐 >我俩不是朋友 / 最新章节列表 > 《我俩不是朋友》 十四

《我俩不是朋友》 十四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红宝不甘心回嘴:“拜托,我十多岁已看个够。”

    “去!去!”

    “喂。你放尊重些。”

    她偷看男人**,反而叫男人尊重她,如此泼妇少见,午牛动气,索性解下毛巾,让她看个够,他光脱脱走进房间取衣服换上。

    红宝一直盯着看。

    她发觉他皮肤分两种颜色,受阳光晒到部分金棕色,腰下白皙,十分有趣,终于,红宝目光落到某处,她挑起一角眼眉。

    大牛没好气,正在扣纽子,门铃响起。

    这一对年轻人电光石火间心灵相通:移民局调查人员!

    两人交换一个眼色,红宝先去开门。

    果然是他们,调查员出示证明文件。

    大牛穿好长裤出外招呼:“两位,咖啡?”

    一男一女都是中年人,客套地推辞。

    他们坐下,红宝忙更衣。

    他们自我介绍:“我叫史密,她叫布朗。”

    大牛客气地说:“两位早。”

    布朗随口问几个问题:“结婚多久”、“做何种职业”、“家里有什么人”……

    大牛有点紧张,觉得英语不敷用,红宝这时闲闲走近,补充他不足。

    红宝把一只手放他肩上。

    这时,午牛又不觉得红宝那么可憎了。

    史密忽然问一个比较特别问题:“请问,你俩如何结识?”

    红宝口哑。

    她刚想说:“朋友介绍”,却听得午牛轻轻答:“在女皇公园门口,一个春日清晨,我坐在长凳吃早餐,我记得我正在抱怨香肠味如橡皮,她忽然出现,我的目光被她倩影吸引,她的脸像在朝阳下的一朵栀子花,我张大嘴看得发愣,这时,一只蜜蜂飞到她身边打转,她受惊伸手去拂,坏了,每逢发狠针她手指,她痛得哼苦,蹲下身子,我同自己说:喂,阿牛,你还等什么?我走近冒昧握住她指尖,小心把蜂刺扯出,手指红肿,针钩还在内里,我替她吸出……是那样认识——”他的声音渐渐低下去,直至细不可闻。

    各人都觉荡气回肠。

    布朗女士先咳嗽一声,“多么动人。”但,为什么语气有点凄酸。

    午牛强笑,“后来,发觉生活就是生活。”

    这个蓝领青年口吻像诗人,他不应如此敏感。

    这当然是午牛认识玛瑙的经过。

    说出来,心里似舒服一点。

    史密说:“布朗,首次访问到此为止。”

    奇是奇在布朗并无异议,两人一起站起告辞。

    他们出了门,大牛与红宝齐齐松口气。

    两人又冷漠起来。

    红宝咕哝:“‘被蜜蜂针到’,亏你想得出。”

    午牛不出声,准备上班。

    他该刹那决定,以后不再与甄红宝斗气,好男不与女斗,他应该忍声吞气,不作任何表示,捱完这一年同居生活,过得海便是神仙。

    她偷窥他淋浴,以后记得锁好门,怎可**在陌生女人面前走来走去,那多像流氓痞子。

    午牛出门工作。

    那边,两个移民局调查员在车厢密斟。

    ——“我俩有十年经验,照说,一进门便嗅出真假。”

    “这一对呢。”

    “如果假结婚如此旖旎,那就不必真结婚。”

    “这一对真正相爱。”

    “那男青年好不英俊。”

    “他妻子也漂亮,只是化妆浓得惊人。”

    “许是工作需要。”

    “什么样的工作?”

    “我们不是劳工处,总之,人人都有帐单要付,什么都得做。”

    “也许,那丈夫得到蓝卡之后,可以领取正式工资,妻子或有多些选择。”

    “还有两次调查机会。”

    “希望这一对是真的,先予居留证吧。”

    最忙是枣泥,她与红宝通话,知道调查员已经莅临,关心地问:“他们可满意?”

    “好像没有疑问。”

    “大牛可在家?”

    “他出去了。”

    “去何处?”

    “我不是他妻子,我没问,问了他也不会说。”

    奇怪,如此态度,竟然瞒得过调查员。

    放下电话,枣泥找到一个熟人:“托你做一件事。”

    “阿姐,请说。”

    枣泥说出地址姓名,“跟住他,看每日他到何处活动。”

    她把午牛照片传真过去。

    对方笑,“阿姐,你怎么了,爱上一个不忠实的小子!”

    “废话,这是我兄弟,我就是怕他被你这种坏人诱拐去杀人越货。”

    “阿姐。”那人啼笑皆非,“我杀人,我越货?公道一点。”

    “有消息立刻向我报告。”

    “得令,不过——”

    “你吞吞吐吐干什么?”

    “阿姐,男人,要多少有多少,再漂亮的都不难,我给你介绍。”

    “放屁。”

    那边,在学校,午牛做砌砖测验:一幢弯墙,作为门槛装饰,同学们都被难倒,大牛却先起草图,在电脑上计算每块砖应用弧度,在最短时间完成工作,手作精细。

    一个中老年工匠模样陌生人一直站在测验场地注视他工作。

    导师走近评分,一见砖块作品字型设计,立刻微笑。

    那陌生人与导师说了几句。

    他走近,“你叫午牛?”

    午牛点头。

    他交出一张名片,“我经营这间加华建造已有二十二年,现时聘请员工,有时间请来一谈。”

    大牛连忙道谢。

    从学堂出来,他飞快赶往精次家。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他知道不予预约乱闯女子闺房有一定危险,也许,她正招呼别的客人。

    管不得了。

    佣人一开门他便一路奔一路叫:“胜利,胜利。”

    找到地库,看到她站在高梯上,仰起头用小扫子在天花板漆图案。

    这个美丽的女人,心却不定,必需要找些事乱忙。

    她看到了他,好不惊喜。

    午牛走近,忽然伸出脚踢向梯子,那座钢梯往后倾斜,精次惊呼一声,自八尺高摔下。

    可是午牛手足敏捷准确,走近一点,将不偏不倚落在他怀中的精次抱住,精次忍不住咕咕笑,双臂搂紧午牛。

    午牛把脸埋进她香肩深深嗅她气息。

    他抱着她三步作两拨跳上楼,眼看要走完楼梯,忽然脚底一绊,滑跤,又滚下地库。

    紧急中他连忙用两臂两腿护住精次,他背肌厚,地毯也不薄,那样咚咚咚滚到楼下,他忍不住大笑。

    佣人闻声在楼上试探地问:“精次小姐,有事吗?”

    精次答:“没事。”

    午牛轻声答:“我摔坏了在这里。”

    仍然紧护着她不放。

    “别放开我,永远保护我。”

    午牛也不愿放开她,“那么,你得告诉我,你做何种职业。”

    “我是一名经济分析员。”

    “什么?”

    “我在报导财经版撰写专栏,忠告投资人士,选择何种股票,几时入货,何时沽出,赚取差价。”

    “啊,”午牛又笑,“可是跌时叫人急售,涨时又催促人家追捧?”

    “我的消息与分析都有相当准绳。”

    午牛捧起她面孔,“那就好。”

    他想起身。

    “不,”精次说:“不,别动,此刻我真正快乐。”

    午牛把她又抱得紧一点,把她挤得透不过气。

    深夜,他说:“还有精神否,我与你去一个地方。”

    精次点头。

    他让她穿上他的帽斗外套,叫她坐在自行车后,载她到皇后公园。

    把车锁好,他握着她的手,走隧道把她领进公园。

    精次没问去何处,她像回到少女时代,由小男友的大手握住,走到天涯海角。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