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11/935.html"}})();尊宝娱乐 >我俩不是朋友 / 最新章节列表 > 《我俩不是朋友》 十五

《我俩不是朋友》 十五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公园漆黑,那夜并无月光,午牛开亮小电筒,指一指前方,他们忽然看到前端有人群及亮光。

    有人聚集并且把各种喇叭及器材搬运进桥底装置。

    咦,半露天音乐会。

    午牛在精次耳畔轻轻说:“苦中作乐。”

    苦?他们才不苦,年轻力壮,精力无穷。

    只见一班年轻乐手迅速摆好乐器,拉起电线,不知接到什么电掣上,忽然大放光明,吓得精次躲到午牛腋窝,她内心只觉甜蜜。

    人群愈挤愈密,众人闻风而来,天空下着微丝细雨,年轻人心情丝毫不受影响。

    精次说:“我看不到台上。”

    午牛蹲下,着她骑到他肩膀上,精次双臂抱着午牛脖子,坐在他润厚双肩,不知多舒服,高高在上,一览无遗。

    只见一个长发披肩的乐手跳到台上,取过一枚电子小提琴,开始奏乐。

    精次一听就认得是柏格尼尼精彩游戏之作《嗡嗡蜜蜂》,只听得琴手以急促指法奏出蜜蜂拍翅嗡嗡率悉声响,他四周人群做拍赶蜜蜂状,精次笑得前仰后合。

    午牛眼尖,他看到有警察走近。

    他低声说:“人太多,我们走吧。”

    他任由精次骑肩上走出桥底。

    精次要求下来。

    午牛问:“你爱我否,爱我则可下地。”

    精次答:“我的确爱你,午牛。”

    午牛开怀,轻轻把她放下。

    “你呢?”精次问。

    他回答:“你占满我心。”

    她已听得十分满意。

    大牛一直用她的手放在腮帮上摩挲。

    毫无疑问,精次胜利是他救命恩人。

    他仍三五天不回自己的家。

    周末清晨,精次到客舍叫醒他。

    他把她拉到怀里,压住她。

    “我想邀你去一个茶会。”

    大牛答:“我不喜欢那些宴会。”

    “是米兰诺与庄生请客,他们回来了。”

    “他们开心吗?”

    “他俩专诚邀你,点名请你参加。”

    午牛以为精次会替他安排衣物,但是没有。

    “我穿什么?”

    精次诧异,“就你平常穿的白衬衫卡其裤,整洁就好。”

    “这是粗衣麻布,胜利,我是一个白丁。”

    精次轻轻说:“这就是你,我完全接受这个你。”

    午牛感动。

    他高兴到极点,这才是他要的女友。

    他们到达一座海边白色住宅,车子停满整条街,有专人替客人把车驶走给一个号码以便取车。

    米兰诺站在门口候客,英俊的他穿海军服,看到午牛,他走近,“你俩好,帐篷一号内有茶点,二号有舞会。”

    气氛似嘉年华会多过婚宴。

    茶点帐篷里人客比较老实,有些已是中年,庄生走近,“精次小姐,你一日比一日漂亮,有什么好消息?”

    精次在他耳边说:“下星期一上午十时买入一千汇丰股,下午三时十五分沽出。”

    “是,是,”庄生笑,“让我介绍我们雇用的代母给你认识:碧茜,请过来一下。”

    一个样貌清丽的年轻女子走近,庄生介绍:“碧茜怀着孪生女婴,一个属于米兰诺,另一名属于我,生命真奇妙可是,约六个月后我俩可以亲手抱住自己的孩子,我喜欢女孩,可以帮她们打扮嘛,但米说,隔几年也许会盼望有男孩。”

    午牛看住那年轻代母,这时,红宝藉假结婚赚取费用,又不是那么奇怪的一件事了。

    午牛不知说什么才好,他维持缄默。

    用过茶点,一对新人出来讲话。

    他俩似孖人牌,同穿一式深蓝与白色衣裤,像是拉夫罗兰马球衣饰广告里人物,他们回给客人的礼品有小小一盒巧克力及一个礼包。

    大家拆开一看,原来每份不一样,是各种款式内衣,朋友们都笑起来,把内衣在身上比划,有些索性穿在外衣上嬉戏。

    大牛好奇,对精次说:“让我看你那份。”

    “你先。”

    大牛拆开小包,看到一件肉色网织男装背心,正胸有两只黑手印,像是女伴自身后拥抱他。

    不知怎地,午牛十分喜欢这件冶艳男装背心,也只有这一对新人才会送出这样的礼物,午牛觉得他又见识多一点。

    这时精次也打开礼物,大牛一看,见是两朵小小黑色蕾丝花,他好奇:“这是什么?”

    精次在他耳边轻轻说:“乳贴。”

    “啊。”大牛恍然大悟。

    精次见他如此天真,不禁轻抚他的头发。

    大牛笑,“我们走吧。”

    他挽起女伴手一起离去。

    他们互相交换生活情趣,他跟她学,她也陪他见识。

    大牛还是没有回家。

    那日,洪枣没事,红宝来探访,带着一大篮水果,洪枣看到她,却倒抽一口冷气。

    只见她穿M字高肩膊镶满粗拉链皮外套,像坦克车般但露趾的高跟鞋,手指足趾全部贴水晶宝石。

    她唇上鼻子眉角全部打钉,洪枣只能叹气。

    每个人在自由社会都可以自由打扮,但红宝这身衣著,不忍卒睹。

    她努力剥下皮夹克,里边是一条毛毛短裙,使整个人看上去更似流莺。

    洪枣忍不住问,“阿宝,你真觉如此打扮好看?”

    “我在酒吧工作,女职员通统狂野装扮。”

    “身上卯钉都是真的?”

    红宝顺手取下,“磁石,假的装饰品,只有一枚乳环是真货。”

    “打扮成这样,你喜欢?”

    红宝坐下,“你口气像我妈。”

    “你妈妈好些否。”

    红宝摇头,“不会好了,已由医院转送私人护理中心,所以要拼命赚钱,使她生命最后一段日子比较舒服,中心替她注射强烈麻醉剂,她已不觉疼痛,可以如常作息,但,不过是熬日子,我已有心理准备。”

    枣泥吁出一口气,手放在红宝肩上。

    “是,枣姐,我喜欢这身打扮,像不像万圣节儿童扮的僵尸鬼?醉汉不知多钟爱,我?我觉得像戴上面具,有安全感,这不是真我,假我不知多强壮狂野勇敢……”

    她取一罐啤酒喝。

    “我替你梳好头发。”

    “不,”红宝固执,“这就是我,Iamabadass,Idon'tapologiseforwhoIam。”

    洪枣也佩服红宝顽强生命力。

    “你与大牛怎样?”

    “什么人叫阿牛?他有无兄弟?干脆叫猪牛羊倒美。”

    “他两个弟弟,一个叫午生,一个叫午丰。”

    “噫,为什么他俩有斯文漂亮的名字,阿牛叫阿牛?”

    “你同阿牛,有无机会弄假成真。”

    红宝“哼”一声。

    “他是大好青年,把握机会,你有个归宿。”

    红宝低头,“我是我自己归宿。”

    “别说这样的赌气话。”

    “说,说结婚一个好处。”

    “老了,摔倒在家,有人替你报警,不致独自发臭。”

    “哇哈,他也七八十,你先送他。”

    “婴儿多可爱,三四月大,眼神有接触,会得吱吱咯咯笑,胖胖四肢舞动。”

    “一到十二岁开始忤逆。”

    洪枣不再说话,拿着梳子走近,试图替红宝梳通头发,但那些织发牢不可破,头皮抓红,还是卷成一堆。

    “三十岁前你会秃头。”

    红宝忽然说:“大牛看到我梳头会露出惊怖之状,像是怕我像灵异故事里女鬼,把头摘下慢慢梳。”

    洪枣笑得弯腰。

    “现在,我们彼此都把房门锁紧紧才休息。”

    “当心调查员。”

    红宝答:“我已尽力,还需怎样。”

    “可能,你俩没有缘份。”

    “对,怎么样打扮,性格是否愚鲁,有何相干,我见过一个男青年,手指拨动女友背上的暗疮,一边无边怜爱地说:‘癞蛤蟆,癞蛤蟆’,忙不迭与她结婚,决意养活她与家人一辈子。”

    这种例子,叫人愈说愈气。

    “他外边有女人。”红宝肯定。

    “什么样的人?”

    “哼。”红宝忽然酸溜。

    “他没对我提起。”

    “人大心大,不一样了,枣姐。”

    这时,洪枣有电话进来。

    红宝说:“我去做一盘水果沙拉。”

    电话那边对枣泥说:“阿姐,向你报告。”

    “有话请说。”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