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11/936.html"}})();尊宝娱乐 >我俩不是朋友 / 最新章节列表 > 《我俩不是朋友》 十六

《我俩不是朋友》 十六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那个叫午牛的青年,生活十分上轨道,每朝八至三时,在学堂学习,同伴说他相当勤力,成绩优等,为人和善,已有不少工头与他联络,极有窜头,放学他马不停蹄,赶往酒吧帮手,本来他做厨房,调到酒吧,受女客欢迎,小费很多——”

    “你有完没完,我不是要听这些。”

    “是,是,阿姐,晚上,他会到一个地方,很多时过夜,待清晨才走。”

    洪枣面孔拉下来,“他去什么地方?”

    她不防站厨房边的红宝竖起一只耳朵。

    “一所在仲夏路的小洋房。”

    “仲夏路?可是与冬至路初春路在一群的高档独立屋住宅?”

    “正是,那青年用一辆生锈自行车,吱咕吱咕骑到上址二二一号,敲门进内。”

    “每晚如此?”

    “我跟足他七日,的确每晚有约。”

    洪枣吁出一口气。

    “你叫豆泥同他说几句,被女人包养不是好事。”

    “他不是那种人。”

    “是,是,阿姐,我多嘴了。”

    “屋主是个怎样的女人?”

    “阿姐,我刚想说,她非常漂亮,今年三十五岁,是著名独立财经分析员,自哈佛大学管理科硕士系毕业,十多年来战绩彪炳,大财团忌讳她三分,她有一可爱别致别号,叫做MoneyHoney,你说奇不奇,那样见多识广女子,会喜欢叫阿牛的粗汉。”

    “你说什么?”

    “阿姐,这是一般人看法。”

    “仲夏路二二一号?”

    洪枣没看到红宝把地址记下。

    “阿姐,你欠我一顿晚饭。”

    洪枣声线忽然转为低柔,“你欠一顿打。”

    那人作不得声,只觉耳朵连一边脸都麻痒不已,洪枣已经叮一声挂线。

    红宝把切好水果取出。

    洪枣说:“留个字条给大牛,叫他来见我。”

    “枣姐,他与你非亲非故,你不怕他讨厌?”

    洪枣无奈地笑,“你是他老婆,你说他。”

    “真做他妻,也够吃苦。”

    “怎么说?”

    “他学识浅陋,却心高气傲,但又长得好看,需小心侍侯,谁吃得那样苦?”

    洪枣说:“他还年轻,入大学读到博士衔不过七八年光景,许多人白手创业,也不过十年八载。”

    “他不是我那杯茶。”

    “去,把水果带回分他一半。”

    “他要真是我丈夫,我也不会故意取悦他,一切得发自内心才叫矜贵真诚。”

    “红宝,你辩才一流。”

    红宝回家,一推开门便看到大牛坐在客厅。

    他听到门响也不抬头,这个时候,他回来干什么?

    只见他苦着脸,浓眉皱皱,低着双眼,似有说不出的心事,无比忧郁,睫毛长得拖出影子,胡髭也没剃净,他伏在一只手臂上,凝视桌子上不知什么。

    红宝心底母性发作,可怜,发什么呆。

    走近一看,原来大牛在观看桌上蚂蚁排队运输面包碎。

    红宝啼笑皆非,神经病!

    只有三岁孩子才会蹲地下看蚂蚁等昆虫。

    红宝走近。

    只见蚂蚁单行排队上,像人龙一般,有些抬着白色饼屑,十分有趣。

    这楞小子不知在这里看了多久。

    红宝忍不住伸手轻轻抚摸他手臂长汗毛。

    大牛缩手。

    他低声说:“多像人,劳劳碌碌,不知为什么。”

    红宝为他解答疑问:“为生活。”

    大牛吐出一口气。

    他穿着一件白棉衫与破裤,已说不出好看。

    红宝惹他说话:“今日无约?”

    他哼哼不响。

    “你妈有无音讯?”

    大牛点头。

    “不久你申请到蓝卡居留,就可把他们带过来。”

    这是他们结婚以来对话最多一次。

    连大牛都觉得诧异,他站起来回房间,他一向不大敢抬头看红宝,这回只瞥到她脚上踏着近半尺高的透明塑胶鞋,奇是奇在这双鞋内镶着小灯泡,每走一步,它们便闪亮起来,恐怖,晚上看去,必像鬼火。

    大牛把房门锁得紧紧。

    红宝无聊寂寥,用湿布把蚂蚁抹走。

    午牛在家原因十分简单:精次有事出门去了。

    她需往东岸一次。

    华尔街纽约交易所十三日星期五交易结束,特地请精次胜利敲钟。

    她三日来回。

    午牛出奇地牵挂她。

    第二天晚上,在旧吧收拾,把整台空瓶空杯放进塑胶箱分类,有个年轻女子悄悄走近,大牛以为是精次,心跳,一抬头,才发觉认错人,不禁茫然。

    那标致女郎问:“有一只银色小皮包,看到没有?”

    大牛走到柜台后取回给她。

    她打开,数两张钞票打赏。

    大牛点头收下。

    好给弟弟们买文具了。

    “下班没有?”

    大牛轻轻说:“我女朋友就来接我。”

    女郎耸耸肩,转身离去。

    酒保在身后讪笑,“你有女友?”

    大牛答:“我不要垃圾性关系。”

    “你要的是天长地久,山盟海誓,生生世世。”

    “全中。”

    “还有那样的事吗?”

    这句话叫午牛思考。

    他与精次胜利,可以维持多久?在一起是那样开心,又互相真心相惜,已经足够,不可贪婪,一念之差,天堂会变地狱。

    必须有心理准备,他俩不会永久相恋。

    午牛黯然。

    他洗干净杯子抹净台面清洁卫生间。

    酒保在身后称赞:“阿牛你一人顶得十人。”

    他回家淋浴,在酒吧工作,一身烟酒臭。

    走出浴室发觉桌上放着一碗小小云吞面及一碟子水果。

    那小白碗只盛着三口面与两只云吞,卖相奇佳,葱花韭黄正是大牛所爱。

    他坐下一口气吃光。

    水果是樱桃与覆盆子,他不喜欢,没动。

    他找张纸写了个“谢”字。

    屋里只有两个人,这当然是红宝给他准备。

    看看房门,红宝关紧紧,不出现。

    大牛倒床上睡着。

    深夜,听到有人哭泣,大牛醒转。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