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11/938.html"}})();尊宝娱乐 >我俩不是朋友 / 最新章节列表 > 《我俩不是朋友》 十八

《我俩不是朋友》 十八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他抱她进屋,“蓬”一声倒在长沙发里。

    大牛重申:“想你想到无心工作。”

    “我也是。”

    大牛看着她,“你毫无新意。”

    她抚摸他面孔,“我年纪较大,不好意思样样心事说出口。”

    “我只知你是全世界最美丽女子。”

    “一下子人老珠黄。”

    午牛却说:“男人老了尤其难看,因平时不善维修保养,变成又胖又松,可是这样?”

    女佣进来咳嗽一声:“午餐准备好了。”

    那天,午牛没有回家。

    这边,红宝进门,看到样样井井有条,开始知道午牛是个尽责可靠不怕腌臜的好男子。

    他可能不是办大事的材料,但配她这种小女人却绰绰有余,红宝想到枣泥的问话:“会否弄假成真?”

    但,他是那样厌恶她。

    红宝已无闲情细想,她更衣到护理院探母。

    第二天,午牛仍然没回家。

    洪枣沉不住气,“豆泥,你陪我走一趟。”

    “姊,你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我才不陪你疯。”

    洪枣说:“红宝,你!你好歹是他注册妻室,你难道看着他沦为包养男?”

    豆泥嗤一声:“羡煞旁人,我也巴不得有人侍候,不必天天捱最低工资。”

    红宝说:“我去,我好奇,我要看看他每天往何处。”

    “当然是天堂一样的好地方。”

    “我们午夜十二时出发,豆泥,你做司机。”

    “我不参加。”

    “你敢。”

    夜深,精次脸色渐渐凝重。

    她伏在午牛背脊,耳朵可以听到他心跳,“我有话说。”

    大牛微微转过身子,“你要结婚了。”

    精次忍不住笑,“不,不,我此刻只得你一个男人。”

    大牛看着她。

    “我要往伦敦出差。”

    “去多久?”

    “两年。”

    “什么?”

    精次知道,对一个少年来说,两年真是天长地久。

    “午牛,我要求你与我一起。”

    呵,还好,她不是为着甩掉他,但,他在这个地方有正经事要办,他的朋友、工作,全在这里。

    “午牛,伦敦是个甚具文化的大都会,你无论读书或工作,都会有长进,我愿意负责你生活起居,我可荐你入学,找人替你补习……我希望你与我一起。”

    午牛把下颚枕在精次臂上,不知怎地,他忽然觉得凉,像是有人在雨中开着大风扇,叫他打哆嗦。

    他努力镇定,“什么时候出发?”

    “明天下午。”

    “非去不可吗?”

    “酬劳非常理想。”

    “你已经富足。”

    “午牛,这点也许你会明白:在世上,我只有我自己,孑然一人,我没有其他去处——”

    “同我的处境一样。”

    她的声线柔和,“——所以,我必须为自身设想,人类最讨厌的事是动辄活到**十岁,活着需要生活费用,安全指数高些,心也安定些。”

    大牛答:“我明白。”

    “我爱你午牛。”

    他俩脸颊黏在一起,忽然,两人都落泪。

    精次抱怨:“我把话都说尽,我从来骄傲,拒绝解释,这还是第一次诉说心事,你才廿一岁,如此年轻,有什么道理不陪着我走?十年后我先你而去,你也不过三十岁。”

    午牛把她抱紧紧。

    “你爱你自己更多。”

    午牛无奈。

    女佣听见声响,在门外问:“精次小姐,可是叫人?”

    精次答:“没事。”

    她渐渐镇定,“对不起,我失态。”

    午牛把脸埋进她双手,“轮到我说话了,我不是一个很聪明的人,你知我不擅词令。”

    精次苦恼,男女一开始论理,通常表示关系已经结束。

    “胜利,我跟你到伦敦,做你的附属品,身份与一只叭儿狗似,我即使做到,你也不会再喜欢我,我是男子,只得做男人做的事,我有我自己的生活,以后有机会,我会来探访,但决非跟你身后待你结帐替你拎化妆箱。”

    精次辛酸地抚摸他头发,“我俩认识多久?”

    “有十年了。”

    “我也这样想。”

    “我永远不会忘记你。”

    少年真似一只牛。

    午牛紧紧拥抱她,“胜利,你在我最低落时刻鼓舞我,我终身感激。”

    他无比悲凉,实没想到精次这么快会离开他。

    旧伤尚未痊愈,又添增新恨,午牛深深吸一口气,但始终提不起力。

    这时,外头忽然传来嘈杂声。

    女佣慌张报告:“有两个女子在门口,说是午牛先生妻子,一定要进来,我已知会司机保护,请问怎么办?”

    午牛愣住。

    天下竟有这样荒谬的事,他啼笑皆非。

    精次缓缓说:“两个都是妻子?让她们进来。”

    午牛只得顿足。

    他知道两女是谁,对这两个人,忍无可忍,都得重新再忍。

    “有话讲清楚也好。”

    精次自书房走到会客室,只见两个头发蓬松浓妆年轻女子站在中堂。

    其中一个说:“我来领我丈夫回家,我有结婚证书。”

    精次何等精灵,一听这话,便觉蹊跷,她睁大双眼。

    这时,午牛挡在她面前,一只手不自觉握紧她手。

    精次宽心,三个女子,他选择保护她。

    大块头司机悄悄站到门旁。

    洪枣警惕,她没想到午牛勾搭上的女子如此秀美优雅,她的头发皮肤都得到最佳互利,衣著装扮名贵低调,一个女子,过了廿五岁,不知要花几许时间金钱才能维持到这个水准。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