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11/940.html"}})();尊宝娱乐 >我俩不是朋友 / 最新章节列表 > 《我俩不是朋友》 二十

《我俩不是朋友》 二十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况且,他的心情也恶劣到极点。

    左肋下隐隐作痛,身为男子的他竟留不住身边任何一个女人。

    午牛悄悄落泪。

    那晚红宝没有回来,第二天中午,大牛自学堂抽空往飞机场。

    精次办好离境手续一直不愿进候机室,她在大堂徘徊,身边替她工作了十多年的管家纳罕,见惯世面的精次小姐在等什么人,不会是那个毛小子吧。

    啊,他来了。

    精次转过身去,与他紧紧拥抱。

    她把脸贴着他强壮的胸膛,他把外套张开收进娇小的她深深拥吻。

    他丰满嘴唇满额满脸地轻抚她,恋恋不舍,叫她心酸。

    “午牛,跟我走,我不会亏待你。”

    他把下颚放她肩上,用帽斗遮住她的脸。

    “你要假婚取居留,我也愿意相助。”

    什么都瞒不过明敏的她。

    千里送君

    她轻轻叹口气,退一步说,“我的住所,你可以随意出入,我已吩咐过佣人司机。”

    午牛仍不出声。

    她伸手抹去他脸上泪印,“你若放得下那无谓自尊,便前来探我。”

    大牛只是不出声。

    管家见登机时限已届,想要催精次,可是看不到她人,咦,她惊讶,什么地方去了。

    这时午牛张开外衣,管家看到娇小的精次在他怀抱里。

    如此缠绵,真是第一次看到。

    千里送君,终须一别。

    忽然之间,午牛松开精次,转身而去,他头也不回,一直朝飞机场大门走去。

    精次呆呆看着他英伟寂寥背影,直至他消失在门外。

    管家以为她会流泪,但是没有。

    精次轻轻挽起管家的手,她低声而孤苦的说,“让我们去伦敦洗黑钱。”

    回到学堂,午牛呆坐饭堂喝咖啡,同伴在谈昨晚女伴精彩之处,有点不堪。

    “她丰胸雪白,迷死人,我可以一辈子埋脸其间”、“我喜欢大眼睛”、“我爱巨臀”、“要爱我,不爱我有什么用”……

    “午牛你说说看。”

    午牛一声不响,伏在桌子上不动,他们推他头,“傻子。”

    放工他无处可去,只得回到蜗居。

    红宝忙亡母后事,家中乱成一片,大牛逐一收拾,同是天涯沦落人。

    他**汤等她回来喝,她老实不客气吃过也不道谢,三数天瘦了一圈,双目深陷,化妆糊掉也不添补,半人半鬼似。

    枣泥来探访,叹口气,“大牛,你多包涵。”

    大牛点点头。

    到了这种关头,还有什么可吵。

    “我要陪豆泥往东岸找工作,有一个朋友说那边乡土小吃店生意很好,有一家店,光做一味牛肉面,货真价实味美,一年就翻本,客人站在门口冒雨轮候,我见心喜,想与朋友合作。”

    大牛又点点头。

    枣泥叹口气,“工字不出头,你与豆泥,长人不长脑,都是傻大个儿,没有脑筋,害我操心。”

    大牛咕哝,“枣姐对我们好。”

    “往后,有非你不可的老板,同他说,要分红,要有股份,知道没有?”

    大牛觉得有饭吃已经满足,养活两个弟弟,更是丰功伟业,他并无奢望。

    “起码要求百分之十五,你别看小这十五巴仙。”

    大牛没听进去,压力锅汽笛鸣响,他煮了红枣粥。

    家在何方

    当下盛出敬一碗给枣泥。

    枣泥笑,“洪枣吃红枣,自相残杀。”

    大牛又盛一碗摊凉,好让红宝吃。

    “好味道,你放的是冰糖?”

    大牛再点点头。

    红宝不住哭泣。

    洪枣劝她,“当心哭瞎双眼,世上所有生物,都是父母比子女先辞世,才叫自然,难道你希望逆道而行?往后你争气做人,也就是报答了养育之恩,不用过分伤心,振作起来。”

    枣泥劝人,一向亲切,红宝渐渐止哭。

    但是半夜,大牛还是听到她低声饮泣。

    大牛在邻房枕在双臂,听得一清二楚。

    他也是伤心人,寄情功课工作,麻醉心灵。

    午夜梦回,仍然心碎。

    他想回家。

    可是也想不清家在何处,继母的家不再欢迎他久留,一直同他说,“阿牛,男儿志在四方,你要帮两个弟弟出身,不要恋家。”

    午牛其实已没有家。

    他想到精次胜利白皙纤细四肢,柔媚眼神,花瓣似轻吻……去,跟她去,还来得及……

    然而天亮了,鱼肚白露出曙光,新的一天开始,邻居开着收音机,大牛听到一把柔糜女声嗲腻地哼,

    “假如你听到一首蓝色歌曲

    像一朵花渴望露珠

    亲爱的

    那是我的心向你唱吟夜曲……”

    大牛转一个身,双膝乏力,胸口作闷,他根本不想起床,还起来干什么?就这样昏死在床一眠不起也不见得损失什么,也不会有人牵记他。

    他把头埋在枕头底。

    可是红宝过来敲门,她沙哑喉咙说:“我去上班,替你做了早餐。”

    大牛只得起来,红宝却已经离去。

    听枣泥说,她此刻得早起帮一家百货公司点货出货,钱花光了得赚回来。

    没想到早点是豆浆粢饭,吃饱了,心情略好。

    他一早往酒吧工作。

    地砖、墙壁、灯光……有毛病,他先问过老板,主动维修。

    午牛工夫极细,十分周到,老板好不欢喜。

    “卫生间水喉滴水经年,三个工匠全修不妥,全靠大牛。”

    给他工资,他还不愿收,又建议多装几枚鸣烟器。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