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11/941.html"}})();尊宝娱乐 >我俩不是朋友 / 最新章节列表 > 《我俩不是朋友》 二十一

《我俩不是朋友》 二十一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晚上,大牛仍负责收拾。

    时时在卫生间把醉汉拖出街外,召警帮忙。

    他也想过,一失足成千古恨,若不振作,很快会成为流浪汉,他时时看到他们在后巷翻垃圾桶找食物。

    他午牛年老会怎样?

    也许,会回忆到廿多岁在酒吧工作,经过女客,她们会嘻笑着伸手摸他腰身手臂,“喂,今晚可有约?”真不知好气还是好笑,天天惨遭非礼。

    老……这个字最可怕。

    那一边,洪枣与红宝一起吃茶,也谈到老年。

    “老了怎么办?”

    洪枣答:“我比较乐观,略有积蓄,嫁个对我好的人,安顿下来,天天到超市格价,游哉优哉。”

    “我呢,枣泥,我会有好结局否?”

    “当然会,”枣泥握着她的手,“你那么好看,一定嫁得英伟夫君,爱你如珠如宝。”

    互不理睬

    “我已经结婚了。”

    “近日阿牛待你如何?”

    “互不理睬,并无说白,不过,他脸色似好些。”

    “他仍晚晚外宿?”

    “不,最近个多月,时时回家。”

    “咦,那只狐狸精呢。”

    “不知,不问。”

    “可是分开了?”

    红宝样子有点落寞,“我不理那些事。”

    “我与豆泥明日启程往东岸办公,你自己当心。”

    “明白。”

    这时枣泥接了一通电话,那边一开口就说:“阿姐,我陪你们走一趟,我不放心。”

    又是那个人,几乎是枣泥的裙下之臣。

    “不用劳驾。”

    “阿姐,你对东岸不熟,唉,其实你对西岸亦知不多,我已决定,今晚我到你家——”

    枣泥看到红宝疑惑神情,连忙放下电话。

    她不想事前张扬。

    洪氏姊弟离去之后,午牛更加寂寞。

    继母找他,与他详细说及弟弟们所盼望前程:“大弟托福试考六百分……”

    就看他是否取到居留证,压力巨大。

    想到红宝亲口对调查员说:“撵走他,逐他回乡。”大牛很不是味道,这女子恁地卤莽粗鲁,像个野人,他愿意相信她是毒妇,但她只是愚蠢无脑。

    一日回来,踢到她乱放在门口的塑胶闪光高跟鞋,似鬼眼,大牛吓一跳,忽然发火,取来只黑色大垃圾袋,把红宝那些丑陋的鞋子通统装进去,丢进垃圾箱。

    年轻的他觉得已经报仇,下了气,可是转头想:那红宝没了鞋,如何上街?

    他又替她买回几双平跟鞋,其中黑色漆皮圆头玛莉珍最叫他欢喜,大牛把新鞋放在门口。

    他安心上班。

    红宝回来更衣沐浴,看到厨房有肉丝莴笋炒年糕,连忙趁热吃一碟,更衣出门,不见了鞋子。

    咦,她四处找鞋,忽然看到新的七号平跟鞋,红黑白三对,都像是中学女生所穿,这午大牛,搞什么鬼,人家穿什么鞋关他何事,这人知不知一脱下六寸高鞋,一个女人再也不会步步为营挺胸凸臀?这蠢牛。

    红宝赶进房去检查她的鱼网袜,幸亏全在抽屉里,无奈,只得与童鞋配搭。

    那天深夜回转,看到大牛卧室有灯光,红宝已经太累,不想吵架,胡乱洗把脸睡觉。

    第二早又各自出门。

    这样,既不见面又不交谈,像已届老庄“邻户鸡犬相闻,不相往来”境界。

    永存心里

    精次没有再与午牛联络,像是等他自作决定。

    一次他经过她家,忍不住下自行车张望。

    司机立刻出来与他招呼:“午牛先生可是来游泳?”

    他立刻腼腆说不,上自行车离去,之后再也没出现。

    他当然想念精次给他醉心的温柔,她的音容永远存他心里。

    精次双手柔软,指尖冰凉,她喜欢轻抚他小腹体毛,爱怜笑说:“大家都进化了,单漏下你,浑身毛毛活下来,咯咯咯跑来跑去,大了,穿上衣服,变成现在这样。”

    他的劳工手心粗糙有茧,她却不介意,她时时让他那只大手捧着她的脸亲吻。

    以后,再也不会有异性那样宠爱他。

    午牛嗒然,他的失落多于绮念。

    而枣泥他们还不回来。

    一晚,正收拾酒吧台椅,老板同他说:“阿牛,我朋友在都灵街开设快餐店,只售热狗汉堡,打算装修,你可愿帮手?”

    大牛抄下地址答允往现场观察。

    这时他的电话响,他低头看到电讯:“接讯即来嘟嘟酒吧帮我,有客人无礼,红宝。”

    大牛立刻说:“老板,借你小货车一用,明早归还。”

    他急急出门,心急如焚。

    在那种地方工作,迟早出事,红宝偏又选择打扮得像流莺般迎客。

    她脾气如爆竹,得罪了客人还不知道。

    午牛飞车赶到嘟嘟酒吧,推门进去,四处找过,不见红宝,更觉不妥。

    他走近柜台,问人:“红宝呢,可是已经下班?”

    酒保回答:“不,她仍在工作,看,小费都还在杯里没取走,可能是出去到后门透口气,刚才她与客人争执生气——”

    午牛知道不妙。

    他走到后门查看。

    “红宝!”

    忽然听得呜咽声,午牛浑身汗毛竖起。

    在黝暗街灯下他看见一个女子被大汉按到墙角,迫她蹲下,把她脸按到他下体。

    那女子拼死挣扎,头脸捱拳,摔倒泥淖。

    午牛扑过去吆喝:“住手!”

    那大块头正伸脚踏向倒在地上的女子。

    午牛已认出那就是红宝,她已经一脸血污,嘴里发出动物受伤那样喊声。

    午牛红了眼,浊气上涌,他额上凸现青筋。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