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11/943.html"}})();尊宝娱乐 >我俩不是朋友 / 最新章节列表 > 《我俩不是朋友》 二十三

《我俩不是朋友》 二十三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大牛,我是大牛。”

    “啊,蠢牛,是蠢牛。”

    “是,我在你身边。”

    红宝又沉沉睡去。

    一连几天,午牛都寸步不离,守在她病床边,他借医院卫生间漱口洗脸,长了一脸胡髭。

    看护们感动:“如此恩爱——”

    “有时真觉得一个男人的年纪学历地位收入全不重要,最要紧是爱我。”

    红宝元气渐渐恢复,医生批准她出院。

    她拉着午牛衣角,神情恍惚。

    大牛轻轻说:“回家了。”

    “我得上班。”

    “不要担心开销,我这里有。”

    “我乏力做三餐。”

    “有我。”

    午牛替红宝买了运动衣裤,还有白色棉布内衣,小白袜全部卫生健康。

    他把她那些七彩糖纸似的衣裙全部丢弃。

    他帮她更衣出院。

    红宝乏力,靠在大牛身上,她肺部做手术处仍贴着防水胶布,医院食物难吃,她心情欠佳,时时呕吐,午牛知道她认为发生那件丑事她也得负起极大责任,故此内疚差惭。

    这种时刻,说话一定要小心。

    “枣姐呢?”

    “她出门到东岸,就回来。”

    红宝吐出一口气,闭上双眼,午牛替她把医院罩袍脱下,他吃一大惊,看傻眼,原来红宝,他挂名妻的胸脯如此雪白硕大,健美钟型,高耸到腋下,他像所有男人那样贪婪睁大双眼。

    刹那间良知发现“午大牛你怎可承人之危”她是个病人,他连忙替她穿上内衣外衣,一颗心碰碰跳。

    红宝丰满**与蜂腰像东洋成人漫画中女子夸张形象,没想到真有其人。

    一向他以为她穿那种厚垫胸衣才会造成的效果原来货真价实,怪不得惹来狼虎怪兽。

    他双手颤抖,只得叫看护替红宝换上长裤。

    大牛把红宝抱进轮椅,心想:她已一早看过他全裸,今日总算互相扯平。

    到停车场他把她抱进车厢,向看护道谢。

    红宝一直扯住他衣角不放。

    他把车驶回家。

    她一路安静,不发一言,仿佛再世为人,从前的刁泼活力一去无踪,这叫大牛心酸,他情愿她继续轻狂巴辣,叫他吃不消兜着走。

    到家,他背她上楼,腾出双手掏锁匙开门。

    一推开门,红宝闻到电子慢锅里鸡汤香味,她落泪。

    大牛把她放到睡房,“你好好休息。”

    床头花瓶里有一大束清香的白色晚香玉。

    红宝泪眼看着大牛,手仍握着他袖子。

    “不怕,到家了,你已辞工,不必再回那腌臜酒吧,现在由我照顾你复元。”

    红宝没有回话。

    他替她盖好被褥,给她一架小小电视机消闲。

    午牛到厨房盛一碗鸡汤,撇油,用一根吸管喂给红宝。

    他吁口气,吃松饼牛乳当一餐。

    见红宝张望他的松饼,他撕一小角给她,她缓缓咽下,又吃一点,那样,像幼儿般,吃下小半件。

    过两日,排忧解难略佳,想洗澡。

    大牛觉得沐浴比较妥当,扶她进浴室,让她坐小胶凳上。

    “你慢慢更衣。”

    来不及,红宝已经挣扎脱下上衣,胸脯噗一声跳出,大牛别转头,拉上浴帘。

    原来每个女子体态不一样,却一般诱惑。

    精次比较瘦削,但是她对午牛的柔情蜜意,却远比她们丰润。

    红宝起身,挣扎到床边,倒下,紧紧闭上双目,像是回到了家一样,他帮她漱口抹嘴。

    大牛想走开,红宝又拉住他衣角,他把外套轻轻脱下,交到红宝手中,她紧紧抓着。

    他问她:“可要通知家人?”

    她轻轻摇头。

    午牛感慨,“同我一样,我也孑然一人。”

    午牛没有外出,他替红宝张罗食物,清理家居。

    浴室一只抽屉,放满化妆品盒子,小小镜面泰半破裂,五颜六色粉彩一团糟,那些粉扑才惊人:油彩混着面汗与面油,一阵怪味,有些还像发出霉菌。

    全部扔掉。

    红宝为什么化妆?

    她素脸不知道比大花面好看多少倍。

    接着一个星期,午牛缩短工作及上学时间,尽量陪伴家中病人。

    工作必须,没有收入,何来生活。

    午牛到嘟嘟酒吧找负责人讲话。

    那中年女子十分磊落:“红宝是你女友?那晚发生的事,我十分内疚,警察来问话,认为后巷是公众地方,与酒吧无尤,但着我们装上侦察摄录影机,午先生,那天你没有走进酒吧,给我们很大帮助,我本人与同事都非常感激,否则我们生意将遭受损失,大家都是手停口停阶级,我们欢迎红宝随时回来,她一向是台柱,这信封里是她上月余薪及小帐,还有一千美元。是我与同事给她买果子吃,你有不满之处,尽管说出来,我们想法子。”

    午牛无话可说。

    他把信封收好。

    老板松口气,送他出门。

    “叫红宝好好休养。”

    回到家,午牛把信封交给红宝。

    红宝忽然张大双眼。

    啊,真没想到她有那么晶莹大眼睛,与整张脸不合比例,可是又出奇好看。

    她迅速把信封收到枕头下,又闭上双眼。

    午牛知道她会完全痊愈。

    翌晨红宝回医院复诊拆线。

    回转家门,看见洪枣双手撑着腰站门口等他俩。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