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11/944.html"}})();尊宝娱乐 >我俩不是朋友 / 最新章节列表 > 《我俩不是朋友》 二十四

《我俩不是朋友》 二十四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午牛一个健步上前陪笑,“枣姐,回来了?”

    洪枣不去理他,扶住红宝,“你这闯祸胎怎么了。”

    红宝扑到她怀中,号啕大哭。

    豆泥自屋内出来,铁青着脸,头上粗筋爆绽,握着拳头,狠狠地说:“我都知道了,给我找到那只畜牲,我把他的——切下示众!”

    枣泥也很恶地说:“我一定会揪他出来报仇,上天入地给我搜,我必不放过。”

    他们扶红宝进屋,细细说话。

    红宝看到他们,哭到整张脸肿起。

    这时她头发长一点出来,卷曲贴紧头皮,像个幼儿。

    午牛这时已看清红宝真面目,他相信她是个混血儿。

    半晌枣泥坐下,边喝啤酒边摆出大姐模样,“这些日子你照顾她?”

    午牛不出声。

    “她伤势不轻,亏得你。”

    “应该的。”

    枣泥脸上露出寂寥之色,“女子独自跑江湖,似泡屎氹里,够腌臜的,我从没想过要做什么什么夫人,可是有时想想,能够躲在一个强壮男人身后,也许是种福气。”

    午牛握住她的手。

    枣泥用另一只手抚摸他脸颊,“阿牛你愈来愈可爱,这次勇救红宝,我为你骄傲。”

    午牛轻轻答:“我喝杯水枣姐也觉好。”

    她用手指捺他浓眉,“你们二人可有亲热?”

    午牛好不讶异,“枣姐,她不知多讨厌我。”

    枣泥微笑,“我差些忘了。”

    豆泥出来说:“我已知那厮是什么路数。”

    午牛说:“嘘,豆泥,算了。”

    “算?”

    “把他扯进宫里,一年半载后,成功起诉,也不过是判监三个月,一经张扬宣传,红宝日后不好做人。”

    豆泥恨说:“所以警方不管唐人街!”

    “大事化小,小事化无。”

    兄弟长大

    豆泥大声:“忍气吞声,百忍成金,吃亏就是便宜,大勇若怯……我全不信,我一定要站起来,若不报警,我也会打断那禽兽一条腿替红宝出气。”

    午牛按住豆泥:“更加不可,行私刑是社会最可怕一件事,你揶揄我是唐人街作风,那你,豆泥,你像义和拳,我们全愈活愈回去。”

    豆泥跌坐,半晌不语。

    枣泥心里却十分欢喜,她两个兄弟终于都长大了。

    “嘘,嘘,”她说:“别吵醒红宝。”

    大牛这时才有时间问:“你们在东岸的事怎样?”

    豆泥脸色转晴:“我们在商场租一个摊位,借熟人食肆厨房,精心做小碗担担面,一元试食,哗,人山人海,排成长龙。”

    枣泥接下去:“第二天,二元试食,情况又相似,食肆摊位主任纷纷前来愿意与我们合伙,商场特增护卫员维持秩序。”

    “我们做调查访问,结论是三元半一碗售价没问题,于是决定把正式售价订在三元。”

    大牛问:“有得赚吗?”

    “薄利多销,小碗最受女宾欢迎,现今世上没有不节食的女人,我们替她控制好食量,她不好意思再添,生意自然好。”

    大牛骇笑,“不是要客人添食生意才旺吗?”

    “时势不一样了,谁还敢吃饱。”

    枣泥用贝利巧克力酒加热搅进咖啡,斟入有耳杯,大家喝起来。

    红宝叫人。

    “什么东西那么香?”

    大牛体贴地用匙羹勺出让她喝一口。

    “唔。”红宝满足,又闭上眼。

    枣泥悄悄问她:“有无给大牛机会?”

    红宝在枣泥耳边说:“他捱义气而已,我们彼此憎恨。”

    枣泥忽然大笑起来。

    各人问她:“枣泥,笑什么?”

    洪枣只是这样回答:“我很放心。”

    稍后她接了一通电话,悄悄走到一边去听。

    大牛起疑,“那是谁?”

    豆泥迟疑:“一个人。”

    “我也知不是一条狗。”

    “枣姐不准我多嘴。”

    “男朋友?”

    大牛眨眨眼。

    “是否好人、多大年纪、相貌可算端正、做何种职业,还有,结过婚否,可爱惜她?!”

    豆泥咧开嘴,“你口气像家长。”

    “说呀。”

    “她说她有分寸。”

    大牛发急,“世上多的是骗子。”

    血统复杂

    “不要紧,”豆泥很豁达,“这人若有行差踏错,你我兄弟俩追到地尽头也搜他出来把他头颅切下一脚踢进大西洋。”

    “是,是。”大牛这时又觉行私刑毫无问题。

    幸亏豆泥加一句:“不过,他对她实在好到极点,这次面店一事,他大力支持。”

    大牛忽然酸溜溜,洪枣以后,势必分心,再也不会像从前那样爱惜他。

    豆泥读到他的心思,“我也那样想,但,又替枣泥开心。”

    他们过两天又要回东岸,大牛与红宝依依不舍。

    半夜,大牛听见红宝呻吟。

    他过去扶起她,“哪里不舒服?”

    红宝指着头皮。

    那条疤痕缝针扯紧头皮。

    大牛问:“是痒是痛?”

    “痒到骨子里,又不敢抓。”

    大牛连忙找来止痒药膏替她敷着。

    她鹿般大眼凝视午牛。

    他忽然问她:“你是何种族裔?”

    红宝轻轻说出身世:“我祖母是梅蒂,即法裔与红印第安阿岗昆族的子女,祖父是来自福建华人。”

    呵,血统如此复杂。

    他忽然想到可爱的精次也是混血儿。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