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11/947.html"}})();尊宝娱乐 >我俩不是朋友 / 最新章节列表 > 《我俩不是朋友》 二十七

《我俩不是朋友》 二十七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红宝嘟起嘴,哭丧脸,“我头上伤痕又痛又痒。”

    大牛信以为真,连忙查看。

    只见缝针之处结疤再也长不出头发,有一个五分硬币大小秃斑,可怜。

    红宝忽然紧紧抱住他腰身。

    “咦,你这干什么?”

    红宝不出声。

    “今晚轮到你洗碗,我累极了,先漱口休息。”

    他推开她,回房间掩上门。

    大牛坐下,他仍然记得红宝投诉他是个洗厕所的粗人,他不生气,但也不忘记,人家已经痊愈,又可重新展翅,他岂可有非份念头。

    况且,他也不喜欢她那样雄爽的女子,他心中仍然只有精次的柔情。

    他不会因利乘便:什么,你就在邻房,不搭白不搭,他不是那样的人,所以他比较寂寞。

    他翻一个身,大字那样在小小床上睡着。

    已经顺利获得蓝卡,夫复何求。

    红宝洗妥碗碟,走出厨房。

    她本不是那样邋遢,适巧在母亲重病,心情最坏、时间最不够用之际遇见午牛,纯属不幸。

    她一抬头便看到大牛躺着憩睡,裸上身,只穿一条小小内裤,提高手臂,露出腋窝,他双肩宽阔,臂肌发达,腰身细,最好玩是十只足趾圆圆,还像小孩。

    她被吸引,轻轻走近,靠在门框看他。

    一向只有满街男人谗痨地瞪着她看,但红宝甫见午牛就偷偷看他。

    开头觉得他说不出特别。

    此刻又觉得他好看。

    这大半年发生许多事,结婚后两人都沉着不少,也发掘了对方的优点,假使她也有些许好处的话,他应知道。

    大牛呼噜呼噜。

    怪不得枣泥那样喜欢他,他爽直光明,虽无修养学养,却自然懂得守则,他强壮有力,愿意承担,热心助人,不图回报,这不是优质男人?

    呵还有,他全身散发强烈男性气息。

    红宝渐渐走近一点。

    恍如隔世

    大牛爱吃,全身肉肉,看样子到中年,一定会有个肚圈,不知大家都三十岁之际,还是否有缘相会。

    红宝蹲到他身边,凝视他,大牛丰厚嘴唇鼓鼓,曲线奇佳,下颚方整,百分百男子线条,今时今日,男人就是要像男人。

    红宝想看得更多,但是踌躇,一向想到什么做什么的她忽然发挥自制,他已获得蓝卡,不日将申请离婚,恢复自由之身,他们有缘无份。

    红宝看他腋下纹身:生……天……

    她认识华文有限,看不懂,但觉花纹造型美妙。

    红宝恋恋不舍回到自己房间。

    她听见小小声音:喜欢他,就挤到他身边睡。

    不行,她也有自尊。

    小小声音又问:你在等他自动过来?

    红宝没有回答。

    不用想,那小子不知多骄傲。

    过几天,午牛在课室答试卷,虽觉题目不难,但他怕英语水平不足,幸亏有三分一是选择题,正忐忑,交卷时限已届。

    出到门外,恍如隔世,有电话找他。

    “午牛,速来我家,精次。”

    精次!午牛一颗心几乎跳出口腔,他凄然按住胸口,喂,镇定我心。

    他叫部车子赶往精次家。

    只见门口结着无数深浅粉红色气球,大开中门,宾客携礼物进出,咦什么事?有人生日?

    只见管家迎出,满脸笑容:“午先生,欢迎,等你呢。”

    “精次在哪里?”

    “在里边,跟我来。”

    午牛匆匆入内,大厅也到处布置粉红色缎带,七彩大字:庆贺琪琪与安蜜到世上。

    大牛一想,莫非是——

    “哎唷,我没带礼物。”

    管家笑答:“人来了就好,大家都牵记你。”

    大牛忍不住大声叫喊:“胜利,胜利。”

    他奔入书房,看到精次坐书桌前,他鼻子一酸,上前凝视精次,呵,她秀丽精致如昔,笑脸欣欣,午牛实在忍不住,紧紧拥抱她。

    “我做梦了?你回来了?”

    精次没头没脑亲吻他,埋在他脖子嗅他气息,“想坏我了,大牛。”

    大牛含泪欢笑,“今日为谁庆祝生日?”

    有人在身后答:“我们两个女儿。”

    果然是英俊的庄生与米兰诺,他们一人抱一个女婴走近。

    大牛拉着精次过去细看,只见两个幼婴似洋娃娃般可爱,苹果脸胖嘟嘟,见人懂得欢笑。

    “抱抱?”

    “不不。”大牛不敢。

    真没想到两个男人那样会打扮幼婴,小小女孩头上戴着蝴蝶结,身穿大方美观水手服,人客围拢,争相逗弄。

    庄生笑,“午牛,你与精次小姐真心相爱,也该结婚。”

    午牛抱住精次不出声。

    精次低声咕哝:“他不愿娶我。”

    “那么,你娶他好了。”

    对于谁娶谁嫁谁,庄生不觉有任何问题。

    庄说下去:“我与阿米经过几许艰难,才有今日,这一分钟还有人想用石头掷死我俩,你们又有何难处?”

    精次与午牛无言。

    庄生说:“我与米带着孩子们将前往英伦生活,与精次小姐同一架飞机。欧洲人心比较宽厚,希望大家有好日子过,午牛,你也一起来,我们组织装修公司。”

    精次看着午牛,午牛还是没有回应。

    连庄生都气恼:“牛!”

    大牛把这个牛字提升到另一境界。

    人客告辞。

    无比欢愉

    精次轻轻问他:“你走,还是不走?”

    那温柔媚糜的声音似一线丝线般缠住年轻男子,他把下颚搁在她肩上,“今天无论如何不走。”

    精次只得轻叹一声,他仍有保留。

    午牛说:“我是来看你,不是你的身体。”

    精次笑答:“糟糕,我即是我身体。”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