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11/948.html"}})();尊宝娱乐 >我俩不是朋友 / 最新章节列表 > 《我俩不是朋友》 二十八

《我俩不是朋友》 二十八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午牛把脸钻进她颈窝,像猎犬寻找黑松露菌般专注,“我想你。”

    精次再次感动,虽然这年轻人尚有保留,但感觉得到他的情意比她认识的所有男子为多。

    午牛忽然说:“我的手在发抖。”

    “喝点酒可好。”

    他摇头,轻轻解开精次的丝衬衫,她外衫与内衣间是柔软真丝那种叫“添食的呼息”淡贝壳粉红,几乎与她皮肤一般颜色,也同样柔滑。

    他咕咕哝哝,“……不是为着这个。”

    精次笑不可抑,与他在一起,总是无比欢愉。

    第二天午牛告假,没去开工。

    下午,精次出外办事,他才想起要到学校看成绩。

    管家说:“午先生,司机在外等你。”

    午牛笑,“司机是侍候精次小姐的人。”

    管家也笑:“一样啦,精次小姐不在,你都没来过。”

    午牛问:“她几时走,我该送她。”

    “精次小姐这趟因为要载庄家四口连两个保母,故此借用友人私家飞机,今日下午四时在第F9号停机坪。”

    “啊。”

    午牛出门到学校。

    两个好同学在等他,带他到壁报前伸手一指,他们三人名字都在榜上,获优等证书,同学说:“虽然在学校网页可以一目了然,但总不比站在榜前开心。”

    电话响起,精次找他。

    “你溜到何处?巴不得用绳索绑你在身边。”

    午牛笑,把好消息告诉她。

    “有何打算?”

    “与同学合组建造公司。”

    “我有相熟商业律师。”

    午牛只是笑,“我还打算申请两个弟弟过来。”

    “啊,我有最好的移民律师。”

    午牛答:“我也爱你,胜利。”

    “你仍在结婚中?”

    “我爱你。”

    精次笑:“你会来送飞机吧。”

    到此为止

    这时,同学在他身后说:“卿卿我我,嘟嘟囔囔,午牛真是女人汤丸,女生见他合不拢嘴——”

    午牛笑着挂上电话。

    他们三人,午牛、张亮、袁欣三个年纪相仿,背景相似,聊到将来,充满憧憬。

    午牛开始觉得活着不是太坏。

    稍后,同学驾车送午牛往飞机场,几经转折,才找到F9号停机坪。

    袁欣说:“好家伙,你有朋友坐私人飞机?”

    午牛一抬头,只见一辆银灰色海流型九座位小型喷射飞机,停在空地上,接着,他看到飞机身上漆着唯恐人家看不到血红的两个大字:MoneyHoney。

    午牛怔住。

    他知道那是精次胜利的昵称。

    借飞机给她的人,竟然以她为名,由此可知二人关系如何,他像是巴不得她收下这辆飞机。

    午牛垂头。

    不,不,他不是自卑,他这一辈子都不会向往拥有飞机大炮潜艇,他只是蓦然明白,尽管他爱精次,精次也同样爱他,两个人永远去不到一起,环境背景及要求实在距离太远。

    到此为止是最理智做法,午牛忽然心平气和。

    他发出电邮:“祝顺风,我有事未及前来,午牛。”

    他对同伴说:“我们走吧。”

    张亮笑:“看到没有,男人拥有Money,自然也有Honey,努力,兄弟。”

    午牛心头十分惆怅,淡淡哀恸。

    那边,在拥挤热闹的十四座位车上,精次收到电讯,她读过,不出声。

    渐渐像魂离肉身,眼神静寂地看着车窗外公路风景。

    庄生何等细心,轻声问:“他不来送我们?”

    精次点头。

    米兰诺说:“那愣小子又臭又硬,似茅厕砖头。”

    庄生说:“可是实在漂亮。”

    “那是一只夯牛。”

    庄生又说:“他自始至终爱精次是精次,没问她索取任何利益,够骨气。”

    “何必斤斤计较。”

    “精次,算了,人各有志。”

    精次抱起了其中一个幼婴,轻轻说:“来日,阿姨教你洗黑钱。”

    她脸贴住婴儿,声音凄婉,大家都笑不出来;可是,除了真正想要的,其余一工,都已得到,还有什么可埋怨的呢。

    午牛又何尝好过,与同学分手,他踯躅回家。梦远-书城

    一进门,看到玄关地上两只帆布袋。

    有客?

    看多一眼,发觉两只破袋属于他午牛。

    这是怎么一回事?

    他打开袋口一看,里头已装着他的家当:内衣内裤,牙膏牙刷,一应俱全。

    谁把他的行李都收拾起来丢在门口?赶他走?

    “红宝,红宝。”

    红宝自卧室出来,T恤短裤,崩着脸鼓着嘴。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