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11/949.html"}})();尊宝娱乐 >我俩不是朋友 / 最新章节列表 > 《我俩不是朋友》 二十九

《我俩不是朋友》 二十九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你做的?这是干什么?”

    红宝藐藐嘴:“三日两夜没回来,我猜想你已经不耐烦在这里住。”

    午牛气结,“你这蠢女人,我还以为你的劣性都改过来了,谁知死性不改,还是爱吵架,神经病。”

    红宝突然走近,伸出双臂推他。

    午牛怪叫:“别动手。”

    “脏-男人不知羞耻,到处乱-睡,祝你惹-梅-毒-爱-滋-疱-疹,全身-烂-光。”

    两人愈说愈难听。

    需要关注

    “我往什么地方睡关你何事?我又不是你男人,我与你一点关系也无,我不过捱义气才留在这里,这里不是你的公寓,你有什么资格把我行李丢出,你是疯妇!”

    红宝气红眼,“你这浪荡子失救。”

    “我不要再与你吵,好男不与女斗。”

    红宝这时蹲到地上呜咽,双手掩着面孔。

    午牛已经走到门口,听见她幽幽哭声,又转回头。

    只见红宝抱头,像胎儿那样蜷缩一角。

    大牛走近,扶起她,“闹什么?多费精神。”

    红宝抽噎说:“我头上伤口痛。”

    “我帮你揉揉,老是痛,得告诉医生。”

    红宝委屈得嚎啕,“你去了何处,也不说一声。”

    “同事与我将注册合组建造公司,我们已接个多月工作量。”

    这是他电话响,以为是精次,但却是洪枣。

    “我刚想陪红宝复诊,有事找我?”

    洪枣说:“我要单独见你。”

    “明午如何,我约好妈妈通视像电话,你也来。”

    “单独,午牛,即你一个人。”

    “好,好,我来找你。”

    放下电话,午牛吩咐,“穿衣看医生。”

    红宝披上外套,“我走不动。”

    午牛叹口气,背起他的假妻。

    医生仔细替红宝验查。

    午牛问:“情况如何,她老抱怨头痛,有时苦至流泪。”

    医生忽然微笑。

    午牛看着他,莫名其妙。

    “午太太的伤势无碍,她已全部复元。”

    “那么痛!”

    “也许,是其他原因,或者,你多疼她一点。”

    医生眼神充满笑意,电光石火之间,大牛明白过来。啊,原来如此,红宝爱娇需要关注。

    之间红宝坐高凳上,微微摇动双腿,哭过的她脸肿嘴肿,像个孩子。

    午牛静静看着她,红宝的确还是个孩子。

    他走近轻声问:“还痛吗?”

    红宝显示不出声,过一回才嘀咕:“痛!”

    “你今天还上班否?”

    她又点头。

    午牛揉揉她的头,卟一声吻头顶,“自己当心。”

    医生见他俩亲爱,不禁笑起来。

    把红宝送往厂房,午牛累极回家休息。

    他倒在小床上,沉沉睡去。梦见生母,他对她说:“妈妈我想家。”

    母亲轻轻地抚他额角,没有言语,大牛落泪,呢喃叫妈妈。

    他转一个身,继续憩睡,年轻真好,伤怀也照睡。

    第二天黄昏,他在家与继母通话。视像里继母显得苍老,叫大牛心酸,但两个弟弟神采飞扬,高大英俊,一式剃着平头,好看得不得了,幸好大牛也刮了胡须,一般精神。

    “大哥。”他们俩齐声叫他。

    在社会午牛是后生,在家做大哥,大牛笑咧了嘴,这些日子吃的咸苦,忽然都不成一回事,烟消云散。

    “大牛,”继母说:“真感激你,我对你一片心思并无白花,如今你对本对利还我,不枉我背着你到工厂做清洁工作,那时有人劝我:又不是你亲生儿,你自己又怀孕,这么苦为何来——”

    大牛一边微笑,一边耐心聆听。

    反而是两个弟弟,推母亲一下,“说这些陈年往事干什么,妈真可怕,一开口便自太平军讲到义和拳。”

    大牛忍不住笑。

    “大牛,弟弟们到了彼帮升学,即时可以打工,你不心再汇钱给我,留着自己用。”

    大牛答:“弟弟是弟弟,我管我。”

    继母对两个儿子说:“先前叫你们讲的话呢。”

    大牛连忙答:“不用不用。”

    可是他弟弟牛丰忽然聚精会神,脱口问大哥:“你身后那大眼丰胸的女子是谁?”

    “阿丰!”继母恼怒。

    大牛诧异回头,看到人影一闪。

    “呵,那是红宝。”大牛笑,他叫她:“红宝,过来。”

    红宝却不愿亮相。

    另一弟弟午生笑,“好一个美女。”

    午丰说:“大哥,我们已着手申请学校,约半年后可启程与你团聚,大哥,你的恩德,没齿难忘,我们会好好读书报答你。”

    这些言语,看样子都是事先背熟。

    继母再三道谢。

    大牛借故说:“我要上班,妈,下次再谈。”

    “还有两件事,大牛。”

    “妈妈请讲。”

    “洪枣要结婚啦,她让我代她宣布。”

    大牛怔住。

    他冒失地问:“谁?”

    午妈举起一张两人合影照片。

    大牛看仔细,原来是旧居那个租小房间贮货的大汉,大牛见过几次。

    “他。”他心里忐忑。

    “是个生意人。”

    怪不得枣泥要单独与他讲话,大概要亲口告诉嫁人一事。

    大牛忽然鼻子一酸,这认识水,待她可好,他们相爱吗,他似乎不像一个正派的人。

    又想到枣泥一旦组织自己家庭,想必不方便似旧时般宠爱他,那种损失不能形容。

    大牛脸色骤变。

    “大牛,还有一件事——”

    “妈妈,时间到了,下次再谈。”

    他关掉电脑,泪盈于睫,枣泥是他生命中最重要女性啊。

    女子一旦嫁人,便自珍珠变成鱼眼,完了。

    红宝轻轻走近。

    “枣泥要结婚?”

    她全听见。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