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11/960.html"}})();尊宝娱乐 >我俩不是朋友 / 最新章节列表 > 《我俩不是朋友》 四十

《我俩不是朋友》 四十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红宝挣扎,“让我打死这贱人,你——,上门讨打,我的家,我的男人”忽然她也嚎啕大哭。

    大牛六神无主,幸亏两把刀都已落在地上,被他踢开。

    他抱住红宝不放,一边说:“玛瑙,请你离去。”

    听到这句话,两个女子都不再吵闹。

    午牛已经作出抉择。

    一时只听到饮泣之声。

    红宝反转身,紧紧抱着大牛腰身。

    大牛护着她的头,示意玛瑙速走。

    他把红宝拉进她卧室,关上门。

    红宝伏在大牛胸前哭的很厉害。

    大牛低声问:“你怎么还如此鲁莽,我还以为你都改过。”他叹气。

    红宝只是哭。

    大牛轻轻说:“我明白,我明白,是头上那伤口,又开始痛,可是?”

    红宝泣不成声。

    “你那街头战士脾气总得改一改。”

    “我……”

    “什么?”

    “我不能失去你。”

    “我在这里。”

    “你若离开我,我会与你同归于尽。”

    大牛骇笑,他百分百相信红宝说的是实话。

    再开门看视,玛瑙已经离去。

    大牛黯然。

    轻轻走到厨房,再也没有心情做安格斯腰眼肉,他叹气,搔头,坐下喝啤酒。

    红宝任由他独处,不去打扰他。

    天渐渐亮起。

    红宝一言不发做咸豆奶给他,白馒头蒸得热腾腾,撒些猪肉松,大牛有回到家感觉,稍微好过。

    晨曦里看洗尽铅华的红宝,她天然卷发长得蓬蓬齐耳,因昨夜痛哭,五官浮肿,像个丑娃娃。

    大牛走近,把她拥在怀里,“坏脾气要去掉。”

    她整夜都怕他开门离去,害怕缩成一团,一觉惊醒,发觉他还在,又忍不住流泪。

    “你呢?”

    “我?”

    “你身边女人川流不息,你的——,不怕累。”

    大牛气结。

    “其实她长得十分漂亮,还有,凭良心说,那老女人也秀丽,她们都不放松你。”

    大牛低声说:“你也好看。”

    “以后不准有别的女人。”

    大牛不出声。

    “说‘你知道’。”

    “你知道。”

    “不,‘我知道’。”

    “我知你知道。”

    这时红宝明白,这午大牛实在是她克星。

    不过,她也有对付他的办法。

    她告诉他:“我提早下班,比你先回家,你不必接我。”

    大牛出门开工。

    昨晚,玛瑙被赶出门,去什么地方,可载得到车,她可打算留在异乡,抑或回头?

    那些,都已不是午牛的烦恼,他爱莫能助。

    一个男人,应该只看到一个女子的眼泪。

    不过他心情沉重,比平日静默。

    工程顺利进展,建筑师陪业主视察。

    忽然叫他:“工头在否?”

    大牛走近,朝她们点头。

    建筑师是一个妙龄女子,看到午牛,先是一怔,然后轻轻说:“屋主林太太问,是否有一种天然粉红色大理石,她的意思是,不用打磨,用原石镶成图画室壁炉。”

    一个比一个疙瘩刁钻。

    大牛想一想,“我去取样本,我所知一个颜色,淡珊瑚石,有一丝粉红,叫做天使的呼吸。”

    秀丽的林太太高兴,“就是它。”

    大牛连忙退开,埋头苦干。

    她们再同他说话,他只用一个“是”字,免惹麻烦。

    不能轻举妄动,家里有人会砍杀他。

    落班回到家里,打开门,扬声:“红宝,你可在家?”

    没回应。

    他闻到肉香,她肯定早回准备晚餐。

    “红宝——”

    有人从卧室走出。

    是红宝,她身穿黑色薄胶皮紧身衣,腰身束得只有一握,大胸脯推高,大格子鱼网袜,脚下一只透明半尺高鞋,鞋踭内小灯泡闪闪发光。

    黑眼圈,血红唇,低哑着声音,“蜜糖,你回来了?”

    大牛啼笑皆非,咆吼一声,红宝用他最害怕的装扮吓他,这女子调皮得无以复加,注定治他。

    依旧是别处转来,质量不包,将就看。

    这还不止,红宝忽然摸一摸不知什么,小扇子似假睫毛尖全部发出亮光,是光纤,蓄电池贴在耳边,她变成活圣诞树。

    如此恶俗,摆明挑衅,大牛忍无可忍,扑过去把红宝压到地下,用一只手抓住她两条手臂,另一手撕去假睫毛。

    大牛恨恨说:“看你还怎么动弹。”

    红宝看着他不出声。

    忽然,她嘟长樱桃般嘴唇,表示嘴巴还有作为,大牛忍不住深深吻她,接着,他把脸埋到红宝胸前,左右左右那样摩挲。

    呵,他陶醉得像置身天堂,心花怒放,他终于找到了爱侣,她随时准备与他同归于尽,而且,是个美女。

    红宝觉得麻痒,咕咕笑。

    大牛忽然想起一句话,叫人欺天不欺。

    ——六个月后——

    对年轻人来说,半年是一段颇长时间,并且可以发生许多事。

    午牛与红宝先到东岸参加洪枣婚礼。

    他们乘火车前往,三日两夜在车卡度过,沿途观赏风景,十分享受优游。

    红宝觉得午牛天生懂得生活,他工作不徐不疾,非常勤工,却不急进,擅烹饪,专做美味小食及家常菜,爱整洁,不介意做家务……

    在婚礼他是洪枣兄弟身份,与豆泥一起祝酒。

    洪枣看到大牛与红宝并肩出现,当然知道发生什么事,她是新娘,忙得分身不暇,非得与每位亲友合照,没有时间问个详细。

    只见大牛总把一只大手护着红宝背脊,免她遭到碰撞,枣泥微笑,大牛天生懂得爱惜及保护女性,红宝算是幸运。

    至于玛瑙,只接过她一次电话,知会洪枣,她已找到居所,搬出去了,房租支票放在桌上,她没多说,只留下新地址,那是一个极贵重地区,洪枣不予置评,她只知道,一个年轻貌美女子,如果专注要得到某种物质,她总有办法。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