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413/258999.html"}})();
尊宝娱乐 >火凤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章 生辰宴
    “叽叽喳喳。”金丝笼中,一对毛羽色艳的鸟儿正上下翻飞着。一年当正胜的中年男子正逗着鸟儿。

    这时,一个年岁七、八的女孩正蹑手蹑脚向中年男子走去。“小淘气,又想吓你爹爹了?”中年男子头也不回,笑道。“爹爹,真是。怎知道女儿来了?”小女孩樱唇一嘟,说道。

    “鸟儿都告诉爹爹了。”中年男子放下手中的金丝鸟笼,回身揉了揉小女孩那微卷的长发笑道。

    “哦?原来是小鸟告密的啊。”小女孩一愣,头朝一边歪去,甚是可爱。“柔儿,你别看鸟儿小,它们可是知道我们也不知道的事情呢。”中年男子说道。

    “原来鸟儿这样厉害啊~”小女孩一笑,牵着中年男子的手说道。“爹爹,娘叫您去吃早饭,我们一起过去吧。”“好。”中年男子了那样拉着小女孩的手一起向内堂走去。

    中年男子姓季名易寒,乃是当朝天子辅臣。而这小女孩便是季易寒的掌上明珠,季筱柔。

    季府,内堂。

    “柔儿,别顽皮,快来坐下。”妇人是季易寒之妻季羽裳,出于名门之家。如出水芙蓉般美丽。

    “近日可还忙么?”季羽裳见季易寒眉角生纹,不禁心疼。“也还好,并无繁忙之事。”季易寒见妻子担心,赶忙安慰。“那便好…”季羽裳见丈夫无恙便不再多问。

    一旁的季筱柔眨巴着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自己的父母,她觉得自己的父亲和母亲最近有些怪怪的。

    “柔儿,想什么呢?这是你最爱的枣泥山药糕,不吃么?”见女儿盯着自己放愣,季易寒不禁一笑。“要吃。”季筱柔两眼放光,夹起糕点毫不客气的一口吞下。

    “呵呵,你这丫头…”对此,季易寒与季羽裳相视一笑,都摇摇头,着实无奈。这宝贝女儿,可谓是他们的开心果。

    “后日是柔儿的生辰,我们要怎样过?”季羽裳问道。“这…还得靠你来张罗便可。”季易寒说道。“就知道你会这样说。”季羽裳叹道。“我们宝贝女儿的生辰可要办得隆重一些,对吧。”季易寒干笑一声说道。“都听你的。”

    一旁的季筱柔只顾着她的枣泥山药糕,生辰庆什么的仿佛和她没有半分关系。

    接下来的日子里,季羽裳便打理着生辰宴的一切大小事项。虽说打理起来得心应手,但也难免有些焦头烂额的事发生。这生辰宴的主角居然不知跑哪去玩了,找来的裁缝师傅也没法给季筱柔量衣了。

    “唉…这顽皮的丫头。”季羽裳叹口气说道。“娘,你怎么了”季筱柔不知何时出现在季羽裳身侧问道。“柔儿,快。让师傅给你量衣。”季羽裳见女儿回来,赶忙带她找裁缝师傅去了。

    裁缝师傅仔细量了尺寸后便离开赶制衣服去了。

    “娘,我的生辰不用这么劳师动众吧。”待裁缝师傅离开,季筱柔问道。“你这丫头,生辰当然得过的隆重些啊,明天可不准你再偷跑出去啊。”季羽裳说道。“好,我不跑。”季筱柔一口答应了下来,谁可想她会不偷跑么?

    生辰宴当日,季府上下热闹非凡。当朝的文武官都来到季府为季易寒之女贺生辰。

    季易寒对这种门面上的事可不感冒,平日里不对头的人来也不过是送份贺礼,打个兆头就离开罢了。

    与季易寒来往不浅的几人倒是拉这着季易寒说了不少絮叨。

    这生辰宴的主角却不露面,只在内屋拆贺礼。发现好玩的玩意儿就统统留下了。

    “易寒老弟,你的宝贝疙瘩今日是去哪了?”年岁比季易寒大上几岁的男子问道。“你说那丫头啊,她性子随我,不愿见人,老哥你又不是不知道…”对此,季易寒无奈的叹道。

    “哈哈哈,小柔儿怎么就偏偏随你呢。”男子搪塞道。“唉……”长叹口气,季易寒一笑。不知为何,他总觉得心中一阵惴惴不安。

    内堂。

    “哇!好漂亮的珊瑚手串~”季筱柔将珊瑚手串带在手上,仔细把玩了起来。“真好看。”抬起手臂,季筱柔一阵臭美。

    “爹娘好忙~我偷跑出去,也不会有人知道的吧~”大眼睛一眨,季筱柔见四周无人便跑出了内堂,向后门跑去。

    要她去过这无聊的生辰宴,她可不干。跟着那些大人们玩嘴上功夫她可学不来,倒不如一个人出去玩,甚是清静。

    时过黄昏,街上行人渐少。季筱柔走着走着便觉得无聊了起来,正打算打道回府之时。她便见到不远处,一身着白色长衣的中年人向她走来。

    “小娃子,天就要黑了,你怎么一个人在外面啊?”中年人走近,问道。“在家里无聊,就出来走走。”季筱柔说道。

    “可你不知道这天黑了外面是很危险的么?”中年人说道。“是啊,所以我正打算要回去呢。”季筱柔眨眨眼睛,笑道。

    “对了,叔叔你要不要来参加我的生辰宴啊?”季筱柔问道。“今日是你的生辰么?”中年人一愣。“对啊,今日是我的生辰。家里来了好多客人,叔叔你就当我的客人吧。”季筱柔一脸期待神色。

    “可我没有准备你的生辰礼物啊。”中年人一笑,说道。“没关系,我不要什么礼物。走吧。”说罢,季筱柔便在前面开道。

    有趣的小丫头……中年人心中如此想着。“叔叔,你快点。”季筱柔的声音传了过来。“哦,来了。”中年人应了一声,便快步跟了上去。

    “小丫头,你叫什么名字?”中年人问道。“我叫季筱柔,叔叔你呢?”“我?”中年人一愣,“你可以叫我玄池。”“好奇怪的名字啊。”季筱柔笑道。“是啊,其他人都这么说。”玄池不可否认的说道。“哈哈。”如银铃般悦耳的笑声响彻在玄池耳边。

    此时,正嬉笑着的季筱柔还不知道,她此时那天真烂漫的笑容将是她人生里最美好的一段回忆。

    夜,静的诡异。

    热闹的季府还不知杀身之祸正在慢慢的接近他们……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