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413/259001.html"}})();
尊宝娱乐 >火凤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章 白衣公子
    “柔儿。”玄池轻声唤道。伏在玄池膝上沉沉睡着的季筱柔将身体紧紧蜷缩在一起,细眉紧锁,两行泪痕在脸庞上清晰可见。“苦了你了…”玄池轻轻擦去季筱柔眼角的泪痕,长叹一声。

    “季府的权势并不弱,是何人敢夜闯季府又大开杀戒呢?”轻抚着季筱柔那柔顺的长发,玄池自言自语道。

    “爹…娘…”熟睡着的季筱柔突然惊醒,眼泪如泉水般喷涌而出,无止之意。

    “柔儿,不哭。”玄池见状,轻轻拥着季筱柔安慰道。“玄、玄池叔叔…”听到玄池的声音,季筱柔抬头望去。“爹和娘他们为什么被杀了?”如此问道。

    “柔儿,叔叔我不知道。”玄池摇摇头,紧紧拥住了季筱柔。被玄池紧紧拥住的季筱柔一愣,随即放声大哭。

    玄池什么也没再说,只是任由季筱柔放声痛哭。他知道,只有大哭一场,发泄心中的痛,才能让悲伤远离这个八岁的女孩。

    也许是哭累了,季筱柔就静静地坐在玄池身旁,一言不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柔儿,饿了么?”玄池问道。季筱柔摇摇头,以示不饿。

    “柔儿,你想去哪里?”玄池试探的问道。摇摇头,季筱柔一脸茫然之色,她不知道该去哪里。家已经没有了,她要去哪里呢?

    “柔儿和叔叔回家好么?”季筱柔一愣,她哪里还有家了。“从现在开始叔叔的家就是柔儿的家。”蹲下身子,玄池注视着季筱柔的目光,说道。

    “嗯。”点了点头,季筱柔应道。“走吧。”伸出手,玄池说道。季筱柔握住了玄池伸来的手,也许只有这双手才能给她一丝安全感吧。

    “师姐,你将柔儿托付给了我,玄池定当守护好她。”牵着季筱柔的手,玄池暗自说道。

    烈阳正盛,一处碧波水谭,一白衣青年正悬于之上。白色长袍无风自动,一头漆黑如墨的长发直披于肩,垂到腰迹。

    青年脚步一动,就那样在水面上行走着。仿佛他本身就和水面融为一体似的,丝毫不受重力的影响。

    “公子。”水谭外,一青衣男童拱手叫道。白衣青年闻声驻足,“说。”“公子,季府一夜间被灭无人生还。”男童说道。“哦?”白衣青年闻声回头,剑眉一挑,“当真无人生还?”问道。

    “事发之前,有人曾看见玄池先生去过季府。”男童如此回答。“玄池?”白衣青年一愣,随即说道。“好了,你下去吧。”“是。”男童说罢便离去了。

    “玄池,你我多久未见了?”待男童离去,白衣青年自言自语说道。“脱离江湖就会平安过日子,你觉得可能么?羽裳…”白衣青年说罢,身体向后倒去,扑通一声便沉入了池底。

    “叔叔,我们要去哪?”坐在马车里,季筱柔问道。“去见一人。”“谁啊?”季筱柔追问道。“到了你便知道了。”玄池怕提起季筱柔的伤心处,便没告诉她要去见谁。“叔叔,你还卖关子…”季筱柔无奈的叹道。

    “呵呵。”干笑一声,玄池不语。疾驰的马匹突然驻足,吓得季筱柔险些从座椅上摔下来。“怎么回事?”玄池问道。“实在抱歉,吓着二位了。这路上突然有人路过,我也只好拉紧缰绳了。”赶车的车夫紧忙道歉。

    “没事。”玄池打住车夫的话,一把撩起车帘,只见马车前不远出正站着一青年。“不知兄台可否让出条路来,让我们通过。”跳下马车,玄池拱手说道。

    不知为何他觉得眼前的青年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如果,我不让呢?”青年转身,一把折扇开于身前,嘴角处带着坏笑。“是你…”玄池一愣,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他。“好久不见了,你这急急忙忙是要去哪?”青年一笑,合上折扇,目光望向马车。

    “我可不想见你。”玄池冷声道。“可我有事却要问你呢。”青年双眸微眯,“羽裳她怎样了?”问道。

    “你都知道又何必来问我。”玄池说道。“是么…”青年一叹,眸中闪过一丝黯然之色。“车中之人,我很是感兴趣呢。”青年一哼,身形一晃,越过玄池直朝马车而去。玄池心中暗叫一声不好,足尖轻点地面,追上了青年。

    驾车的车夫连滚带爬的逃离了此地,马车之上便只剩季筱柔了。青年折扇一挥,车帘被掀翻。“啊!”突然出现的青年让季筱柔心惊,她不知道这青年目的为何。

    青年见季筱柔一愣,“真像啊…”叹了一声,青年抓过季筱柔将她带出了马车。下一刻马车便轰的一声破碎开来,玄池手持长剑怒视着青年。

    “将柔儿还来。”“这是她的女儿吧。”青年无视一脸怒气的玄池,只是看了看身边的季筱柔。“别打她的主意。”玄池近身,长剑挥出。“哼。”青年一哼,手中折扇上撩,挡住了玄池的剑。

    季筱柔一脸惊恐之色,玄池手中的剑又让她想起了那生辰宴上所发生的事。季筱柔紧紧抓住青年的袖袍,全身颤抖。

    “哼。”见状,青年抽回折扇,扇面打开,冰蓝色的粉尘散落。青年抽身而退,只见玄池突然单膝跪地,瞪视着青年。

    “半个时辰后,麻痹自然消除。这女孩,我便接收了。”说罢,青年便带着季筱柔离开了此地。

    “东临,你个混蛋!给我回来——”林间,传出出玄池那不甘的怒吼声。

    季筱柔跟着那白衣青年,耳边传来那疾驰的风声,让她没心情体会第一次远离地面的快感。风去利刃般,刮的脸蛋生疼,她只好将头埋在青年背后。

    青年终于带她落地,季筱柔也找回了重力感。青年将她放下,径直向不远处的马车走去。季筱柔快步跟上,她现在也没法去找玄池,因为她不认识路啊。

    上了马车,季筱柔便紧缩在马车的一角处,不敢靠近青年。青年见状一笑。“小丫头,你叫什么?”“季、季筱柔…”季筱柔小声答道。“我很可怕么?”青年问道。

    没有说话,季筱柔拼命的摇头以示不是。“呵呵。”青年淡然一笑,起身向季筱柔处走去。

    季筱柔本想躲开,可奈何她已经帖在了车壁之上。“我的名字叫做东临,你可以叫我公子。想为你的爹娘报仇么?”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