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413/259005.html"}})();
尊宝娱乐 >火凤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章 十年
    “哇啊!”凤凰紧搂着火魅的柳腰,双眼紧闭。听着耳边那呼啸的风声,紧绷着身体,不敢动弹。生怕火魅会放开她的手。“凤凰,放松身体,没事的。”感觉到凤凰身体僵硬,火魅不禁笑道。

    玉足一蹬,火魅借着翠竹的韧性,飘身跃起。翠竹因外力弯成半圆形,火魅带着凤凰就那么站在翠竹上,身不动如山。

    见火魅停下,凤凰终于睁开了眼睛。“唉…”叹了一声,火魅身形一动,重新回到了地面。找回重力感的凤凰长吁了口气。

    “凤凰,你这样畏惧,怎能学会轻功。”松开手,火魅说道。“学好轻功,就要身轻如燕。燕子为何会飞?并不是因为它们天生如此,它们也是靠后天的努力才学会飞翔的。我想你应该明白。”火魅狠狠批了凤凰一通,便转身离开了翠竹林。

    凤凰愣在了原地,火魅的话让她想通了。燕子都能学会飞翔,我又为何不能呢。她不甘心,她不想被小小的燕子打败。

    想到这里,凤凰半蹲身体,打算尝试所谓的“第一次飞翔”。却被一人按住了肩膀,打断了她的动作。

    回头望去,凤凰看到的是东临公子那俊逸的脸庞。“公子…”“先静下心,急躁并不能成事。”“…是。”听了公子的话,凤凰也不再急于求成了。

    “凤凰,想象一下。你现在变成了一只雨燕,要如何才能飞翔?”东临公子问道。“掌握平衡?”“不错,人类没有燕子那剪尾。但我们可以调节自身的平衡,做到身轻如燕。”

    “手。”东临公子伸出手臂,凤凰将手搭在了东临公子掌上。轻握住那软若无骨的手,东临公子脚尖一点,带着凤凰跃身而起。踏着翠竹那厚实的竹叶,凤凰终于消除了心中的那份畏惧。

    东临公子见状,抽出了手。凤凰一愣,赶忙稳住身形。脚尖轻点,舞于竹叶之上。

    其实,她是学过舞步的。做到身轻如燕对她来说并不困难,只是那夜杀戮余惊始终不消,对她来说是层禁锢枷锁。

    “公子。”火魅来到东临公子身边,她并未走远,她先前说的那番话是东临公子的授意的。“你怎么看。”东临公子问道。“公子高明。”火魅答道。

    “那孩子天资聪颖,一点就通。”东临公子嘴角扯起一抹淡淡的笑。火魅很好见到东临公子笑,着实一惊。

    “呼…”凤凰立于竹叶之上,她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做到了。“哈哈。”扯扯嘴角,凤凰干笑一声。放松了心神,脚步一错,失了重心跌了下去。

    火魅一惊,身形一动追了上去。火魅刚追上去,却没有看到凤凰的身影。“凤凰?”火魅叫道。“呵呵。”银铃般的笑声响在耳边,火魅回头望去。却发现凤凰此时正踏在竹竿之上,一脸嬉笑之色。

    “你这丫头。”火魅无奈的摇摇头,害她白担心一场。吐吐舌头,凤凰足尖一点,身形一跃,落在了地面之上。

    东临公子看在眼里,表面脸色平静,实则在他看到凤凰跌落时,胸膛里的心猛然骤停。他不能让她的女儿出事。

    “好了,时候不早了,回去休息吧。”说罢,东临公子便离开了。凤凰和火魅随即也离开了竹林。

    转瞬,十年已过。那个八岁的女孩早已出落的如芙蓉般美丽动人。

    后院,碧池。

    凤凰那如墨般黑发直垂而下,齐于腰间。如羊脂玉般的皮肤不见一丝瑕疵,一双明瞳眨动,浓密的睫毛如扇。樱唇轻合,整个人如仙境仙女般人间难寻。

    嗖嗖!

    破风声响起,凤凰娇躯一动,脚下莲步轻移。躲开了三根银针的偷袭。“公子,这透骨针我收下了。”凤凰一笑,只见手中指缝处夹着三枚银白色的长针。

    “给你便是。”东临公子从旁走出,十年岁月没有蹉跎他半分。他的容貌还如凤凰初见他之时一样。对此,凤凰很是好奇。

    十年里,凤凰将《毒经》完全参透,对此东临公子深感无力。想当初,他可是用了十余年的时间才参悟的。

    “公子,怎么了?”见东临公子出神,凤凰问道。“凤凰,你是时候离开了。”东临公子淡淡的说道。“呃…”听了公子的话,凤凰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回答。十年的相处,让她难免生出情愫。

    “我不能留你一辈子,你有你的事要做,不是么?”东临公子说道。是啊,还有事情要做。凤凰心中暗叹。

    东临公子不再多说什么,转身离开了碧池。凤凰独自一人留在碧池里,起身抽出腰间软剑。

    足尖一点,飞身跃起,手中软剑探入碧池。手起,带起片片水花。水花飞起,溅于石壁之上。发出了“噗噗”的声响。

    碧池水有毒,乃碧麟蛇毒汁。

    “只是一滴,就如此厉害。”凤凰轻叹,她早就知道水池有毒,但没想到毒性竟如此之猛。

    收剑,凤凰驻足。晶莹的汗滴顺着修长的脖颈流下,凤凰长吁了口气。

    离开碧池,凤凰直接回到了住处。她知道自己是时候该离开了,只是没想到竟会如此之快。

    “凤凰。”门外传来了火魅的声音。“来了。”应了一声,凤凰便推开门。“魅姐,有事么?”见火魅笑的灿烂,凤凰不解的问。

    “走吧,出去逛逛。”火魅笑道。“好吧。”凤凰无奈,火魅的兴趣就是拉着她四处逛。

    “魅姐,你今日又要去哪?”凤凰略感头疼,火魅的脚程可不是一般的好。“去买些胭脂水粉啊~你看你,一张漂亮脸蛋也不抹粉。”伸手捏捏凤凰那吹弹可破的脸蛋,火魅嗔道。

    “魅姐,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性子。”凤凰叹道。“呵呵,知道知道。”火魅笑笑,着实无奈。两女有说有笑,没过多久便来到了市集之上。

    火魅从袖口里抽出一块薄纱,递给了凤凰。凤凰识趣的带在了脸上,她那张绝美的脸,实在是太过明显。火魅对此很是无奈,想到第一次来到集市之时,被众男围堵的情形到现在还是记忆犹新。

    两女相识,露出了一抹无奈的笑容。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