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413/259009.html"}})();
尊宝娱乐 >火凤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一章 一曲琵琶行
    当天晚上凤凰终于是见到了望月楼姑娘们的揽客手段,凡是来到望月楼的男人们全部都像丢了魂了似的,甘愿将腰包里那白花花的银子掏出来赏给姑娘们。

    扯扯嘴角,凤凰干笑一声。“今后你就要和这些姐姐们相处了,习惯就好。”见凤凰那无奈的样子,碧含烟笑道。

    碧含烟站在二楼,清清嗓子,开口说道。“各位公子,官爷。今日奴家的外甥女碧凝,要为各位献上一曲,还望诸位赏脸。”

    原本还哄闹一堂的望月楼,在此刻安静了下来,落针可闻。几息之后,阵阵掌声响起,纷纷叫好。

    而当事人却是青着一张脸,不知如何是好。凤凰没想到碧含烟这么快便把她推了出去。

    “碧凝姑娘出来吧。”“奏上一曲给我们听听。”“出来吧。”大厅中的男子皆是满脸期待之色,等着所谓的碧凝姑娘露脸一见。

    “凝儿,去吧。”碧含烟望着凤凰一笑,柔声说道。凤凰暗叹一声,狠狠地瞪了碧含烟一眼,便飘身而起。

    凤凰一把抓过大厅垂下的红纱,双脚轻蹬支顶圆柱,借力飘身落于大厅的高台之上。

    白衣胜雪,一头如墨般长发直披而下,明目微阖,凤凰樱唇轻起。悦耳的声音如夜莺般动人。

    “小女碧凝,初来长安,今日为各位公子,官爷献上一曲。”说罢,凤凰便坐于高台木椅之上,身前木台之上正摆着一张红檀木雕琢而成的古琴。

    琴首雕琢着踏云游龙,琴尾雕琢着振翅金凤。龙凤首尾相合,栩栩如生。故此琴名曰——游龙戏凤。

    凤凰轻抬双臂,一双纤纤玉手轻搭于琴弦之上。

    指尖轻触琴弦,琴声渐起。悠扬空灵的琴音回荡在望月楼中,所有人在此刻都将呼吸声降低。

    浔阳江头夜送客,枫叶荻花秋瑟瑟。

    主人下马客在船,举酒欲饮无管弦。

    醉不成欢惨将别,别时茫茫江浸月。

    忽闻水上琵琶声,主人忘归客不发.

    寻声暗问弹者谁?琵琶声停欲语迟。

    移船相近邀相见,添酒回灯重开宴。

    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

    转轴拨弦三两声,未成曲调先有情。

    弦弦掩抑声声思,似诉平生不得志。

    低眉信手续续弹,说尽心中无限事。

    轻拢慢捻抹复挑,初为《霓裳》后《六幺》。

    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

    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

    间关莺语花底滑,幽咽泉流冰下难。

    冰泉冷涩弦凝绝,凝绝不通声暂歇。

    别有幽愁暗恨生,此时无声胜有声。

    银瓶乍破水浆迸,铁骑突出刀枪鸣。

    曲终收拨当心画,四弦一声如裂帛。

    东船西舫悄无言,唯见江心秋月白。

    沉吟放拨插弦中,整顿衣裳起敛容。

    自言本是京城女,家在虾蟆陵下住。

    十三学得琵琶成,名属教坊第一部。

    曲罢曾教善才服,妆成每被秋娘妒。

    五陵年少争缠头,一曲红绡不知数。

    钿头银篦击节碎,血色罗裙翻酒污。

    今年欢笑复明年,秋月春风等闲度。

    弟走从军阿姨死,暮去朝来颜色故。

    门前冷落鞍马稀,老大嫁作商人妇。

    商人重利轻别离,前月浮梁买茶去。

    去来江口守空船,绕船月明江水寒。

    夜深忽梦少年事,梦啼妆泪红阑干。

    我闻琵琶已叹息,又闻此语重唧唧。

    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我从去年辞帝京,谪居卧病浔阳城。

    浔阳地僻无音乐,终岁不闻丝竹声。

    住近湓江地低湿,黄芦苦竹绕宅生。

    其间旦暮闻何物?杜鹃啼血猿哀鸣。

    春江花朝秋月夜,往往取酒还独倾。

    岂无山歌与村笛,呕哑嘲哳难为听。

    今夜闻君琵琶语,如听仙乐耳暂明。

    莫辞更坐弹一曲,为君翻作《琵琶行》。

    感我此言良久立,却坐促弦弦转急。

    凄凄不似向前声,满座重闻皆掩泣。

    座中泣下谁最多?江州司马青衫湿。

    悠悠琴音渐停,凤凰收回了抚琴的手。站起身子向大厅里的所有人鞠了一躬。

    望月楼里所有的人此刻都还沉醉在这曲琵琶行中不能自拔,似乎并没有感觉到琴音已停。过了良久,终是有人回过神,为凤凰送上了掌声。

    掌声响起,也带回了人们的思绪。所有人都纷纷伸出双手为凤凰鼓掌。

    “好!”“唱的好!”“没想到碧凝姑娘嗓音是如此清喉娇啭。”“姑娘手如柔荑,声如谷莺,当真美的不可方物。”

    赞许声不断,台下的富家公子和达官贵人无不赞言有加。

    凤凰一曲奏完,便是抓住红纱,娇躯一动,便跃上了二楼。不再给那些公子官爷们搭话的机会。

    “呵呵,各位公子官爷不必心急一时,凝儿她就在奴家这落脚。你们还指望见不到她么?”这时,碧含烟一语道出了公子官爷们的心思。也算是为她的生意打下了提前量。

    见碧含烟这么一说,大厅中的公子官爷们无不在内心松了口气。他们还真怕明日见不到这所谓的碧凝姑娘,这望月楼的女人们他们都是看腻的了,这突然出现的碧凝着实是勾起了他们的心。

    “不打扰这位了,奴家告退。”欠下身子,碧含烟便和凤凰离开了二楼。待凤凰二人离开,望月楼又恢复了哄闹一堂的模样。

    后院。

    凤凰和碧含烟回了房间,碧含烟便一股脑的冲向了她的软塌之上,舒舒服服的躺了下来。

    见碧含烟躺的舒服,凤凰便开口说道。“碧姨娘,再有这事麻烦你下回提前通知我一下,也让我有个心理准备好么?”“还叫我姨娘啊?”碧含烟扭扭身子,嗔道。“姑姑。”凤凰改口叫道。

    “唉~乖外甥女~姑姑还指望你能给我挑起牌坊呢?”碧含烟自我感觉良好的说着,丝毫没有看到凤凰此时的一张臭脸。

    “好好,我帮你挑着牌坊。但你要帮我找一个人。”凤凰叹道。“什么人,说来听听。”碧含烟说道。“等我一会。”说罢,凤凰便走到一旁,拿起桌上的笔,沾墨画了起来。

    片刻过后,凤凰将画好的图像递给了碧含烟。“就是他。”“长的还真有特点。”拿到画像后,碧含烟笑道。“就要麻烦姑姑了。”“这世上还没有我碧含烟找不到的人,你这妮子就放心吧。”有了碧含烟的这句话,凤凰便放心了。

    子时三刻,望月楼终是熄灯关门,结束了这一天的战斗。但是碧含烟却把所有姑娘们都叫到了大厅,所以人都不知道所谓何时。

    “你们说姨娘今个叫我们来是要做什么?”“谁晓得啊。”“我只知道我现在好困啊,只想睡觉。”“我也是…”姑娘们交头接耳,小声嘀咕着。“嘘!别说了,姨娘来了。”不知是谁通风报信了,所有人在此时闭上了嘴,一言不发,不再抱怨。

    话音刚落,碧含烟便踏入大厅之中,身边还跟着凤凰。这时,一名身着绿字裙的女子将木椅搬了过来,让碧含烟坐下。

    “今天叫你们来,是想介绍个人给你们认识。她是我的外甥女,叫碧凝,今后就要和你们一起生活了。凝儿。”碧含烟说道。听碧含烟叫自己,凤凰赶忙上前。

    这时凤凰没有带面纱,望月楼的女子们见到凤凰都不禁倒吸了一口气。因为跟凤凰比起来,她们都觉得自惭形秽。

    “我是碧凝,见过各位姐姐。”凤凰乖巧的俯下身子说道。“我是红袖。”“我是白伊。”“我叫若澜。”“我叫红月。”

    望月的姑娘们都纷纷围了上来,自报起家门来。凤凰周围被围的水泄不通,众女都询问起凤凰怎样保养皮肤。一时间,竟寒暄了起来。

    而碧含烟对此只是一笑。“好了,时辰不早了,都去歇息吧。时间多的是,不及于一时。”听碧含烟开口,众女齐声说道。“姨娘早些休息,我们告退。”“去吧。”说罢,众女便纷纷退开,各自回房间休息去了。

    凤凰此时便得救般的叹了口气。“凝儿,早些休息吧。我们回去了。”碧含烟起身,凤凰便挽上她的手,一起回了后院。

    凤凰二人刚走不久,一道身影便是出现在大厅之中。身影正是奉东临公子之令保护凤凰的墨瞳。见凤凰无事,墨瞳的身影便消失在黑暗之中。

    回了房间,凤凰便吹响翠笛。片刻之后,门外便是传出踏雪的蹄声。凤凰推开房门,见踏雪无恙,便带它来到了马棚,喂给它新鲜的嫩草。踏雪见到鲜草便兴奋的叫了几声。

    凤凰一笑,她就知道,这聪明的踏雪,定能找的到她,所以才会在城门前放走了踏雪。这不,它便寻着凤凰的气味找到望月楼来了。

    “踏雪,有没有人跟踪我们?”轻抚着踏雪的脖颈,凤凰问道。踏雪闻声摇摇头,已示没有。“奇怪?难道是我感觉错了?”不知为何,凤凰总觉得有人跟着她。难道是感觉错了么?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