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413/259011.html"}})();
尊宝娱乐 >火凤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三章 原是故人来
    “公子静修中,不见客。请先生回去吧。”青影剑眉一挑,冷声道。不知为何,他总觉得眼前的男子今日所来目的不善。“哦?”男子轻哦一声,笑道。“故人来见,却闭门不见么?”

    “先生请回。”青影沉声道。“先生请回吧,公子不见任何人。”火魅嫣然一笑,手中火红色的长鞭扬起。“客到门前,哪有不见之理。”男子一笑,脚下一动。身形便是出现在了青影和火魅的身后。

    “他即不见,那我便去见他,你们便先休息一会吧。”说罢,男子便拂袖而去。留下了被点了穴道的青影和火魅在原地。

    “可恶。”

    后院,碧池。

    男子径直来到了石门前,推门而入。“东临,还不出来见我么?”话音一落,便传出东临公子平淡无奇的声音来。“没想到你还是找来了,玄池。”

    来的人正是玄池,他一直寻找着东临公子的住处。只为了带回季筱柔,如今他终于是找到了东临公子的住所。“哼。”玄池一哼,不满的问道。“柔儿呢?”“柔儿?那是谁?”东临公子轻声一笑。“在我面前就不必装模作样了。把柔儿还来。”玄池寒声道。

    “她死了。”东临公子不淡不咸的说。玄池听后愣在了原地,“你说什么?”他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她早在五年前便死了,我杀了她。”东临公子嘴角处扯起一抹残忍的笑意。

    “是么?”玄池淡淡开口,手中青色长剑夺鞘而出,月色长刃径直刺向东临公子喉咙。剑尖距离东临公子喉咙前便停了下来,一把折扇抵住了月色剑刃。

    “许久不见,一见面就想要我的命么?”东临公子一笑,脚尖点地,身体倒飞而退。玄池紧跟不舍,手中长剑刁钻的刺向东临公子的周身。

    “东临,你真的杀了柔儿?”玄池问道。“对我无用,留她做什么。”东临公子浅笑,手中折扇摊开,玄池见状便倒退了两步,远离了东临公子。

    毒仙东临之名,可不是白叫的。一身毒功,出其不意。让人防备不能,玄池便在这把折扇之下吃过亏。

    “东临,你还是我认识的那个东临么?”玄池长眉微皱,他还想的到,十年前那个聪颖天真的师弟。时间一过,物是人非。

    “呵呵,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当年他狠心逐我出师门时,我便说过,我和你们再无丝毫瓜葛。”东临公子神色默然,冷声说道。“东临!”玄池叫道。“哼!”冷哼一声,东临公子身形一动。

    来到玄池身前,手中折扇为刃,袭向玄池。

    当当!

    长剑提起,挡住了东临公子的折扇,火花溅起。玄池抬掌击向东临公子右胸。东临公子身形倒退,血丝顺着嘴角流下,原本就苍白的皮肤此刻看起来更加苍白了几分。

    “把柔儿交出来。”见东临公子受伤,玄池收剑驻足,心中有些过意不去。“她走了,去做她该做的事了。”抹去嘴角处的血渍,东临公子说道。

    “你…”听东临公子这么一说,玄池不禁暗叹一声。季筱柔还活着,找到她也就是时间上的事了。“东临,回来吧。师傅他很想你的。”玄池说道。“……回去做什么?我早就和你们没关系了。”东临公子一愣,黑色碎发遮住了双眼,玄池看不到他此时的神情。

    “东临……”“你已经知道她的事,就请离开吧。”说罢,东临公子便离开了碧池。玄池见东临公子离去,长叹了口气,便也离开了碧池。

    玄池走到外院,解开了青影和火魅的穴道,离开了东临公子的府邸。青影和火魅望着玄池远去的身影相互对视一眼,不禁一脸震惊之色。东临公子的武功他们是知道的,很少有人能在东临公子手下全身而退。但玄池却毫发无伤,这点足始他们震惊了。

    “走吧,别想了。”见青影还在思索着,火魅便拍拍他的肩膀,向内院走去。青影也收回了思绪,快步跟上了火魅的脚步。

    望月楼,内堂。

    “凝儿妹妹?”天儿唤着凤凰的名字,出奇的凤凰没有听到。“凝儿妹妹?”天儿于是又唤了一声。“哦,天儿姐,有事么?”凤凰回神,问道。

    “怎么了?叫你也不应声,想什么呢?”天儿走上前来,摸摸凤凰的额头。“我没事。”凤凰干笑一声,不知为何,她的心在刚刚狠狠地抽痛了一下。

    “没事就好,近日长安染上风寒的不少,可要注意身体啊。”天儿见凤凰没事,好意提醒道。“嗯。”点点头,凤凰将游龙戏凤琴摆在了双腿之上。

    碧含烟把这游龙戏凤琴给了凤凰,让其他姑娘们好生的羡慕。

    轻抚琴弦,凤凰便不禁想起了她的娘亲羽裳。季羽裳便是弹得一手好琴,凤凰自小耳濡目染,也随羽裳弹得一手好琴。

    “天儿姐,你怎么到的望月楼?”凤凰问道。“我?”天儿一愣,神情不禁有些淡漠。“凝儿,这里的女人都是被亲人卖来的。”天儿叹了一声,幽幽的道。

    “对不起……”凤凰歉然道。“没事,这里的女人都已经习惯了。”天儿摆摆手,扯动嘴角无声的笑笑。看着天儿,凤凰觉得她还是幸福的。至少,她还有爹娘疼爱她。

    “凝儿,姐姐先走了。有事要做。”说罢,天儿便起身离开了。“姐姐慢走。”凤凰起身将天儿送了出去,回了房间凤凰将游龙戏凤琴收起。

    “凝儿妹妹~”刚收回琴,凤凰便听到屋外有人唤她的名字。推开窗子,凤凰便看到了笑得非常灿烂的枫翎。

    “翎姐姐,有事么?”凤凰不解。“我想你也是没什么事,陪姐姐去买些东西可以吧?”枫翎笑道。“好啊。”凤凰一口答应了下来,合上窗子便出了门去。“走吧。”见凤凰出来,枫翎便挽上了凤凰的手臂。两女有说有笑的便出了望月楼。

    “凝儿,你第一次来长安么?”枫翎问道。“是啊。”点了点头,凤凰答道。其实她和东临公子来过几回,但是每次都是匆忙离开了,也没有仔细逛过长安。

    “那今天姐姐我休息,我们就好好逛逛长安吧。”枫翎见状,笑得格外的开心。“随姐姐开心就好。”凤凰说道。她的确要熟悉一下长安的环境,正好,枫翎可以带她熟悉一下长安。

    “走吧,先陪姐姐买胭脂吧。”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