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413/259013.html"}})();
尊宝娱乐 >火凤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五章 高山流水
    “霜姐,我看姨娘她很看重她那个外甥女呢。”雨汐坐在银霜的香床之上,柔声问道。“是么?”银霜坐于铜镜之前,正细致着用眉笔瞄着眉。“姨娘自有她的打算,怎么说我们都是姨娘带出来的。大家都是姐妹,有些事你心知肚明就行了。”“霜姐说的是。”雨汐听银霜这么一说,她便明白了。“对了,听说姨娘今晚还让凝儿出台,姐姐有兴趣去看看么?”雨汐问道。

    “汐儿,帮我看看这簪子该插在哪里?”银霜没有回答雨汐的问题,而是叫她帮忙看看。“我来看看。”雨汐一笑,起身向银霜走来。银霜将簪子递给雨汐,“姐姐,这玉花簪是哪位官人送你的啊?”雨汐接过这玉花簪,瞧了个仔细。

    “丫头,少皮。”银霜笑笑,嗔道。“好,我不皮。我给你戴上。”雨汐呵呵一笑,便把玉花簪带到了银霜的头上。“看看,怎样?”雨汐从桌台之上拿起了铜镜,让银霜好看到玉花簪的位置。“很好。”点点头,银霜嫣然一笑。“晚上我们去看看吧。”“好。”

    夜幕已至,望月楼的生意也是分外红火。但多数男子是冲着可以再见一次碧凝姑娘而来的。他们也不知道是否能够见到碧凝姑娘,见不到也不会白来一趟。至少会在这望月楼砸上不少银子。

    凤凰一袭粉色罗裙,正立于二楼之上。她望着大厅之中那些女子们毫不顾胸前袒露的春光。娇嗔声、呻吟声不断在耳边响起,凤凰便不禁为她们无奈身为妓女的命运而叹。

    凤凰足尖轻点,飘身而起。手捧游龙戏凤琴落于大厅的高台之上。凤凰刚一现身,便引起了台下轰声一片。所有男子都神色兴奋,他们今日并没有白等。总算是盼到了这所谓的碧凝姑娘。

    凤凰一现身,整个望月楼大厅便霎时鸦雀无声,落针可闻。来望月楼寻欢的男子是想再见凤凰一面,而望月楼的女人们看着凤凰的目光则是充满了敌意。她们害怕凤凰会抢了她们的生意。

    凤凰轻坐在木椅之上,纤手抚于琴弦之上。所以人都屏住呼吸静待着琴音响起。

    银霜和雨汐此时也站在二楼,正望着凤凰。“霜姐,你说这凝儿今日会奏上怎样一曲?”雨汐问道。“不好说,她琴艺非凡,想必任何琴曲都难不住她的。”银霜摇摇头,目不转睛的注视着凤凰。“安静看下去便知。”听了银霜的话,雨汐便不再多问。

    悠扬清脆的琴音响起,樱唇轻启,凤凰轻声唱道。

    张一片风帆凌波澜船儿停在月湖畔

    江水汇朝北转我面向南遥望二千年前的石台俞伯牙和钟子期他们的故事从春秋开始就流传

    疏林繁花无言拜子期安葬的江岸有座古琴台

    山巍巍水洋洋高山流水古琴扬我焚香,为你再抚一段秋风寒秋风凉

    知我音者在汉阳你说瑶琴有六忌八绝七不弹

    月复缺月又圆为谁痛心又彷徨弦可接,琴可复,再觅知音难

    出汉江入长江纵舟北上不复往叶落泪两行,愁把青丝乱你静静听我轻轻弹琴声悠悠饶山峦

    风雨停云渐散树影斑驳了单檐殿下汉白玉石案

    知音奏知音弹石碑上残留的余音永世轮回转

    七弦声声断伯牙绝弦焚琴处叫作古琴台

    山巍巍水洋洋高山流水古琴扬我焚香,为你再抚一段秋风寒秋风凉

    知我音者在汉阳你说瑶琴有六忌八绝七不弹

    月复缺月又圆为谁痛心又彷徨弦可接,琴可复,再觅知音难出汉江

    入长江纵舟北上不复往叶落泪两行,愁把青丝乱

    星斗移司南转中秋江畔岸新土一丘为我盼挥泪抚琴弹

    梅子山悲韵漫子欺逝皆枉然此曲

    一曲终了,凤凰便不再弄弦,起身离开了高台。大厅里的众人还沉浸在这高山流水的音律里,无人发觉凤凰的离开。

    “巍巍乎志在高山,洋洋乎志在流水。”银霜惊叹。“一曲琴,知音者难寻?”“霜姐,你怎么了?”见银霜叹道,雨汐不解。“伯牙难寻子期,挑弦断琴,只为知音奏这高山流水之曲。现在听来,也是理解了伯牙当时的心情啊。”幽幽叹了一声,银霜便不再停留,莲步轻移,离开了大厅。雨汐快步追上了银霜。

    凤凰刚出了大厅,便是见到了雪舞和几个女子迎面朝她走来。凤凰停下脚步向雪舞欠下身子,雪舞嘴角你挑说道。“凝儿妹子,你这手好琴姐姐我可是好生羡慕啊。”

    “姐姐不必过谦,凝儿只是略微懂得琴曲。”凤凰淡淡说道。“哦~这么说来,姐姐得空可要好好教教妹妹你了。”雪舞眉眼一挑,嘴角处带着一抹嘲讽的笑。

    “还请姐姐指教。”凤凰也懒得和她斗嘴,就顺着她的意说道。“呵。妹妹们,我们走吧。”见凤凰不再多说什么,雪舞便轻拂手帕,扭着细如水蛇般的腰肢离开了。

    凤凰见雪舞离去,便小声嘀咕了一句。“肤浅。”

    想起了药罐子给她的丹药,凤凰便快步回了房间,紧锁了门窗。盘坐于床榻之上,从袖间取出玉瓶。打开瓶口,倒出了一枚呈青白色的药丸。

    凤凰将药丸送去嘴中,一股清凉之意便弥漫在喉咙间。凤凰运起内劲,将药丸之力运到了各处经脉之间。青白色的药力便包裹住凤凰的经脉,温养着凤凰那被冰幽蓝寒毒侵入的经脉。

    “呼。”

    呼出一口冰蓝色的浊气,凤凰便睁开了双眼。她不禁满脸惊讶,因为药罐子给她的丹药,药力显著而温厚,不伤经脉。她想不出几日,她这被冰幽蓝所伤的经脉便能恢复原本的模样。

    凤凰虽懂毒功,却不精通医理。她知道自己已中冰幽蓝的寒毒,便是用其他毒物来以毒攻毒,压制着寒毒。可日子一长,也不个办法。如果寒毒深入骨髓,就算神医在世也是没了办法的。

    而现如今,有了药罐子的丹药,凤凰便能彻底的清除了这寒毒。

    “公子他,不会有事吧?”想到这冰幽蓝的寒毒,凤凰便不禁担心起了东临公子。这寒毒侵体,可不是闹着玩的。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