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413/259016.html"}})();
尊宝娱乐 >火凤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八章 老熟人
    “小娘子,你说什么呢?”男子一愣,不解的问道。“我说什么,你很快便知道了。”凤凰一笑,手中便是多出了一颗墨绿色的药丸。“这、这是什么?”男子问道。“少废话。”说罢,凤凰便将墨绿色的药丸塞到了男子的嘴中。“唔。”男子被迫吞下了药丸,干咳几声想要突出药丸。“哼。”凤凰一哼,便伸手点了男子的哑穴。

    “忘了和你说,这颗药是一颗毒药。”凤凰说道。听了凤凰的话男子不禁瞪大了双眼,“但是,毒不至死。不过药力一发,服药之人会全身奇痒无比。”凤凰嘴角一挑,坏笑道。“唔唔唔。”男子捂着喉咙,手指向凤凰。穴道被点,令他说不出话来。只能蹬着凤凰。“雨汐她的算盘可打的不咋滴啊,对我什么都不知道就让你来,可是失算啊。”凤凰坐在木椅之上,笑道。男子躺在地上不停的打着滚,表情痛苦。“药力发作了,感觉怎样?”凤凰问道。

    “唔唔唔。”男子哼哼唧唧,一脸痛苦之色。他现在全身奇痒无比,但又叫不出来。“算是对你的惩罚吧,药力半个时辰就会过去。你先待会吧。”说罢,凤凰便将男子踢到了一边。静等着雨汐的到来。

    “奇怪?这都多长时间了?怎么还不出来。”等在门外的雨汐嘟囔着。雨汐在门外不停的踱步,她不知道该不该进去。又过了半晌,雨汐终于是耐不住性子推门走进了凤凰的房间。她小心翼翼的迈着步子,生怕凤凰听见。

    正在雨汐如小猫半踱步之时,身后便是传出了凤凰的声音来。

    “呦~雨汐姐姐,你这是在干什么呢?”听到了凤凰的话,雨汐不禁身体一颤。她回头望去,只见凤凰正坐在香床之上,脚下正踩着浑身痉挛这的中年男子。“姐姐,你认得他吗?”凤凰轻踢了一脚中年男子,问道。“凝、凝儿妹妹,此话怎讲?”雨汐颤声问道。“他是姐姐你找来的吧?”凤凰双目微阖,“我想你是太低估我这个妹妹了吧?”冷声说道。

    “妹妹,你···”雨汐刚想说话,便被凤凰打断了。“姐妹一场,相识也不宜。我不想和你撕破脸皮,但是我希望你也不要触了我的底线。”“凝儿妹妹,姐姐我不是那个意思。”雨汐辩解道。“我无意夺你和银霜姐的位置,我只是暂住在姑姑这里。过些日子便会离开,想必也不会碍着你们。”凤凰不淡不咸的说道。听凤凰这么说,雨汐不禁暗叹了一口气。“姐姐,话已至此。我想你也明白,他就麻烦你处理一下吧。”说罢,凤凰解开了男子的穴道便出了房间。留下了雨汐和中年男子。

    见凤凰离开,雨汐便长叹了一声,长袖轻拂,也离开了房间。中年男子也从地上爬了起来,快步离开了望月楼。

    出了房间,凤凰便是闪身来到屋顶之上。“我知道你在,出来吧。”凤凰叫道。就在刚刚,她终于是觉察到有人在暗地跟着她。先前的察觉有跟着她人并不是错觉,而是真的。“出来!”凤凰轻喝一声。几息之后,一道黑色人影便是出现在了凤凰的面前。见黑色人影出现,凤凰便是问道。“你是谁?”“姑娘不必知道我是谁,我是奉人之命,来保护姑娘的。”黑色身影正是墨瞳。

    “奉谁之命?”凤凰追问道。“恕在下无可奉告。”墨瞳淡淡的说。“哼。”凤凰哼了一声,腰间软剑抽出,刁钻的刺向墨瞳。墨瞳身形一退,躲开了凤凰的攻击。凤凰紧追不舍,手中软剑犹如游蛇,袭向墨瞳周身。

    墨瞳只守不攻,尽可能避开凤凰的攻击。凤凰停下脚步,她觉得眼前的青年的武功路数很是熟悉。“你是墨卫之一?”便开口问道。“姑娘已经知道,那墨瞳便先告退。”说罢,墨瞳袖袍轻挥,隐匿了而去。

    墨瞳离开,凤凰便收回了软剑。“唉。”叹了一声,她的心里一暖至少还有人会惦记她。

    凤凰飘身而下,出了望月楼。便向药罐子的屋子所在走去。

    “药前辈,您在吗?”到了药罐子的屋前,凤凰问道。“咳咳,进来吧。”几息后,屋内便传出了药罐子的声音。凤凰听后,便推门走了进去。“咳咳。”刚一进屋,凤凰便呛了一口药烟,不停的咳嗽着。“前辈,您在弄什么呢?”顺着药烟望去,凤凰便看到了药罐子不停的扇着药罐,浓浓的药烟翻滚而出。

    “咳咳,呛死了,呛死了。”话音刚落,凤凰便听到了药罐子的喊声。随即药罐子的身影便是从药烟里一路小跑的奔了出来。“前辈?”凤凰一愣,她看到药罐子满脸黑灰,弄得十分狼狈。“诶呀,是小凤凰啊。找老头子干嘛啊?”药罐子抹了把脸上黑灰问道。

    “啊,没什么。只是想告诉您我的寒毒已经清了,您的药真的管用。”凤凰说道。“哈哈,那当然。”药罐子哈哈一笑,“老头子我被称为医仙可不是白叫的。”说道。“嗯,手给老头子看看。”闻声,凤凰便伸出了手。“嗯,的确清了。”药罐子说道。“丫头,以后用毒,可要小心啊。”药罐子提醒道。“知道。”凤凰点头应道。

    “丫头,老头子要忙了,你随便啊。”药罐子说道。“您忙吧,我先走了。”“好。”说罢,凤凰便离开了。

    望月楼,高台之上。

    环抱游龙戏凤琴的凤凰正轻抚琴弦,幽幽的唱着。空灵的嗓音响彻在望月楼之中,所有人都陶醉在这莺声燕语之中。

    望月楼的门扉大开,此时几名护卫正抬着轿子进了望月楼。不过并没有人瞧见,护卫停下了脚步,放下了轿子。将轿子的轿帘掀开。轿中正坐着一中年男子,男子长着一张狭长的马脸,凹目鹰鼻,不怒自威。男子出了轿子,一袭紫色圆领窄袖袍衫,手中一把折扇轻摇着。双目微阖,细细听着凤凰的琴曲。

    凤凰见有人走进,便抬头向门口望去。可不望不要紧,这一望凤凰便再没了心思弹琴奏曲。纤手一滞,琴弦顿时崩断。凤凰双目望向男子,眼中杀意不止。

    ******老熟人出现了,猜猜他是谁吧?最后,求推荐,求收藏。************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