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413/259021.html"}})();
尊宝娱乐 >火凤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滴二十三章 再临徐府
    目送徐然离去之后,凤凰便是绕到望月楼的后门,悄悄地进了去。碧含烟此时正在屋中慵懒的躺着,这时,屋里的门扉毫无征兆的打开。惊得碧含烟花容失色,可定睛一看,碧含烟便是无奈的说道。“我道是谁,凤凰啊,你下回进来先吱个声啊。”“好。”这进到碧含烟房间的不是别人,正是乔装了的凤凰。她这一身男子打扮,可不敢堂而皇之的进望月楼的大门。所以只好从后门进来了。

    “怎么样了?”碧含烟定了神,便是问道。“一切都好。”凤凰淡淡开口,便是笑道。“看这样子,近日他定会还找上我。”“你给了他什么?竟让他离开时还乐得合不拢嘴的。”碧含烟着实好奇,便是再度问道。“一株八瓣冰灵草。”凤凰说道。“只不过,是加了些特殊东西的冰灵草而已。”“你···有十足的把握么?”碧含烟试探的问着。“姑姑放心,万无一失。”展颜一笑,一双明眸在这屋内烛火的照映下,更是添了几分迷离。

    夜,徐府。

    徐然在家仆的护送下回了卧房,满身的酒气熏天。让的他那几房内人都不愿与他同枕,他也是落得轻松。便是抱着“宵白羽”送他的八瓣冰灵草,一头栽倒在床上,呼呼大睡去了。待徐然睡熟,他那怀中的八瓣冰灵草却是闪烁着碧蓝色的光晕,随着徐然每次的呼吸,那碧蓝色的光晕便是会吸进徐然的身体当中。

    翌日,清晨。

    凤凰早早便是起来,在院子中精心的浇灌着门外的鲜花。“凝儿妹妹,你起的可真早啊。”这是,枫翎的声音便是在凤凰身后响起。闻声回头,凤凰便见天儿和枫翎朝她走来。“天儿姐和翎姐姐也很早啊。”放下水中的水舀,凤凰说道。“还不是得到姨娘的令,要我和天儿今日去买些上好的糕点粉么。”听凤凰这么一说,枫翎便是抱怨了起来。“糕点粉?买这个要做什么?”凤凰不解。“你不知道?”天儿一愣,说道。凤凰摇摇头,以示不知。

    “也是,你也刚来没多久。”天儿一叹,便是说道。“每年徐然徐大人的生辰都要我们望月楼招牌的冰点来庆生,这不,日子马上就到了。”“哦?”凤凰问道。“他的生辰石什么时候?”“三日后。”天儿也没多想便是告诉给了凤凰。“三日后。”凤凰听后若有所思的道。“凝儿要和我们去采购糕点粉么?”枫翎问道。“好啊,便随姐姐一同去。”凤凰痛快的答应了下来。“那走吧。”三女有说有笑的便出了望月楼,往城东方向走去。

    “难道我们望月楼用的点心粉有特供的么?”见天儿二人直奔城东而去,凤凰便是问道。“当然了,我们楼只用城东燕老板一家的粉。”枫翎说道。“哦?难道还有什么说道不成?”凤凰问道。“嗯,这点心粉也分等级和质量,好的粉做出的点心自当不一样。”天儿解释着。三人说笑间,便是走到了城东的点心粉铺子。

    天儿进到铺子里,没出半刻便是走来出来,手中多了一个圆鼓鼓的布袋。不用问也知道,这里装着孝敬给徐然的点心粉。

    见天儿出来,三女便是原路返回,打道回府。回了望月楼,天儿和枫翎便是直奔后厨而去。凤凰正打算回房间,便是看到了雨汐朝她走来。到了凤凰跟前,雨汐神情显得不自然,显然她还是对上次发生的事情心有愧疚。“汐姐姐,你有事?”见雨汐半天不吭声,凤凰便是问道。“哦,姨娘说要是你回来,就要你去见她。”雨汐见凤凰一问,便是说道。“姑姑?”凤凰一愣,碧含烟罩她做什么。“我知道了,这就去。”说罢,凤凰便离开了。

    “姑姑,你找我?”凤凰来到了碧含烟的房间推门而入,便是问道。“你可算回来了。”碧含烟黛眉紧皱,便是说道。“怎么了?”凤凰不解。“你看看这个。”碧含烟递给凤凰一张请柬。“徐然给的?”结果请柬,凤凰没打开,便是问道。“你怎么知道?”碧含烟一愣。“就知道他会来这套。”凤凰随手把请柬一丢,坐到木椅之上,说道。“一株八瓣冰灵草哪能打发的了他,这不,找来了么。”

    “唉呀,他这个人就是贪得无厌,真不明白你为何要去招惹他。”碧含烟坐到凤凰身边问道。“有些事要找他,就这样。”凤凰淡淡开口。“他要你今日未时在这等他,有人会来接你到他府上。”碧含烟说道。“嗯。”应了一声,凤凰便不再说话。碧含烟见状也不再多说什么,只是告诉凤凰一切小心为上。

    未时,望月楼门口。一乘轿子早已恭候多时,未时不出一刻,“宵白羽”便是出了望月楼,坐入了轿中。轿夫见状,便抬着轿子往徐府走去。

    轿子颠簸了多时,方才停下。轿帘掀起,凤凰便是从中走来出来。再度“光临”徐府,竟是别番滋味。徐府红漆大门訇然打开,徐然哈哈一笑便是迎了出来。“哈哈,宵老弟。徐某恭候多时了。”“不知今日大人叫在下所谓何事?”凤凰问道。“外面风大,我们进去再说吧。”说罢,徐然便把凤凰让进了府邸。

    “宵老弟莫见怪,今日叫你前来,只是想让老弟见一样东西。”徐然说道。“不知大人口中之物是?”凤凰说道。“唉,叫大人生疏了,称我一声老哥吧。”“老哥?这辈分是哪对哪啊?”凤凰心中叹道。徐然说道。“礼不可废。”凤凰淡淡说道。“你我何来礼分啊。”“那好,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不再推迟,凤凰便是说道。“莫非老哥你是有什么好东西不成?”

    “到了你便知道了。”徐然带着凤凰穿过一道长廊,来到了一所保护严密的屋前。“老哥还卖关子。”凤凰无奈的说道。“哈哈。”笑了几声,徐然便是吩咐道。“打开房门。”“是。”府上下人应了一声,便是取出钥匙打开了房门。

    房门轰的一声打开,徐然便将凤凰让了进去。刚一踏入房间,凤凰的面色便是阴寒了下来,暗自叹道。“区区一刑部侍郎,竟坐卧灾这金山银山之中,究竟是收刮了多少民脂民膏。”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