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413/259023.html"}})();尊宝娱乐 >火凤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五章 一对璧人

第二十五章 一对璧人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姨娘,你、你说什么?”枫翎不敢相信,杏目圆瞪。“臭丫头,小点声。”碧含烟说道。“他们俩肯定有事瞒着我,绝不会错的。”“那,姨娘你想?”枫翎试探着问道。“偷窥。”碧含烟说道。“咳咳。”枫翎呛了口气,她没想到比含烟会说的如此光明正大。两女偷偷地进来了雅厅,找了个风水地理位置极佳的地方躲了起来。

    凤凰进到内屋,便是看到司徒虚彦正立于窗前,背对于她。“司徒虚彦!”凤凰叫道。闻声,司徒虚彦回了头。可迎接他的不是美人投怀,而是凌厉的掌风。“你干什么?”躲开凤凰袭来的掌风,司徒虚彦问道。“我干什么?”哼了一声,“你说呢!”凤凰便是掌掌皆至。“喂喂喂!”司徒虚彦只好躲着凤凰,连解释的机会也没有。

    “凝儿姑娘这般凶狠,小心没人娶你啊。”司徒虚彦悠哉说道。“你!”凤凰杏目怒瞪,水袖轻拂,冰蓝色的粉尘便是洒出。司徒虚彦一愣,几个呼吸间便是吸进了冰蓝色粉尘。“咳咳,这是什么?”吸进了冰蓝色粉尘,司徒虚彦便觉得全身身体发麻,使不出力来。“麻痹毒粉啊。”凤凰淡淡开口说道。“···”司徒虚彦听后一愣,“你!”“我什么我,这麻痹粉药力半个时辰,现在你就是待宰的小肥猪了。”呵呵一笑,凤凰望着司徒虚彦说道。

    望着凤凰那不坏好意的笑,司徒虚彦实是后悔。早知道就呆在家里不出来好了···

    “你、你想做什么?”司徒虚彦问道。“不做什么。”凤凰答道。“谁信啊!”司徒虚彦心中哀嚎。“我只是很好奇,公子你竟还敢来我望月楼。就不怕,我神不知鬼不觉的杀了你么?”凤凰笑道。“我想姑娘你不会杀我的。”司徒虚彦说道。“哦?”黛眉一挑,一柄银色短剑便是架在了司徒虚彦那修长的脖颈之上。“公子可别动啊,要是你这么一动。我的手一颤,你可能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凤凰嘴角一挑,笑道。

    “这女人···”司徒虚彦嘴角一咧,呵呵干笑了几声。“姑娘,把刀子放下吧。”“我为什么要放下?”凤凰说道。“你!”司徒虚彦无语。“唉唉,别动。”手中短刀一动,血丝便是顺着司徒虚彦的脖颈流下。“公子,你便上半个时辰吧。”收起手中短刀,凤凰便打算转身离开。可没曾想,刚一转身。整个人便被司徒虚彦擒住,动弹不得。

    “你?!”凤凰一惊,难道是麻痹毒粉失效了?“好狠啊你。”司徒虚彦贴着凤凰耳边说道。“放开我!”凤凰厉声说道。“不放。”司徒虚彦淡淡开口。“嘶,好痛。”司徒虚彦倒吸一口冷气,脖间的伤口虽细,但却让他不敢太过用力。“哼。”凤凰抬脚狠狠地踩了司徒虚彦一脚,司徒虚彦立马便松开了环抱凤凰的手,一张俊脸因痛不禁有些扭曲。

    “臭丫头。”司徒虚彦狠狠说道。“活该。”凤凰哼了一声,便丢给司徒虚彦一个小瓷瓶。“这是?”司徒虚彦一愣。“刀上有毒,这是解毒药。”凤凰说道。听了凤凰的话,司徒虚彦再也没心思和凤凰拌嘴了。他没想到,凤凰会在刀上涂毒。“看我做什么,还不快涂上。”凤凰见司徒虚彦望来,便翻了一眼说道。暗叹了口气,司徒虚彦便是将瓷瓶之中的解毒药倒了出来,敷在了脖间伤口之上。

    见司徒虚彦乖乖地抹了药,凤凰嘴角边浮起一抹笑来。“你今日前来,所谓何事啊?”凤凰问道。“只是想和姑娘道个歉。”司徒虚彦说道。“哦。”应了一声,凤凰便不再说话。“那日是虚彦鲁莽,还请姑娘莫怪。”司徒虚彦拱手说道。“公子即以道歉,小女自然不会计较,还请公子安心。”凤凰淡淡开口。“呼。”见凤凰原谅他,司徒虚彦便是彻底的宽了心。

    “唉,姨娘,怎样了?”躲在一旁的枫翎不解的问道。“不知道。”碧含烟答道。她们俩什么都没看到,因为凤凰和司徒虚彦所在的地方是个死角。更何况,凤凰就知道碧含烟肯定会跟来,所以特意的避开了她的视线。

    “公子,小女告辞了。”说罢,凤凰便是起身离开了雅厅。待凤凰离开不久,司徒虚彦也离开了雅厅。见雅厅没了人,碧含烟和枫翎才走来出来。“唉。”长长的叹了一声,碧含烟一脸无奈。什么都没看到,真是失败啊。“姨娘,你没事吧?”枫翎问道。“我能有什么事啊。”碧含烟大咧咧的说道。“哦。”

    出了望月楼,司徒虚彦便找到了他的专用马车。车夫见司徒虚彦走来,便是说道。“公子好。”“嗯,好。”应了一声,司徒虚彦便上了马车。奇怪?咱公子今个是怎么了?两个车夫对视了一眼,满脸的疑惑。管他三七二十一,大喝一声“驾!”

    马车之上,司徒虚彦轻轻抚着他那脖间还在发痛的伤口发呆。脑海中不断闪烁着凤凰的那张倾国的脸庞,司徒虚彦的嘴角便不禁浮出了一抹莫名的笑容。“呵呵。”司徒虚彦傻笑一声,便不再吱声。车外的车夫都是一愣,他们公子今天真的反常。“公车子。”夫叫了一声。没反应。“公子?”又叫了一声。“有什么事?”车内,传出了司徒虚彦的声音。“公子,你没事吧?”车夫问道。“我能有什么事,专心驾车。”司徒虚彦说道。“是。”

    望月楼,凤凰的房间。

    “凝儿啊。”碧含烟叫道。“姑姑,有事?”凤凰问道。“你和司徒公子,怎样了?”碧含烟黛眉一挑,问道。“他?我们没事啊。”凤凰说道。“是么?”碧含烟愣道。“姑姑,别瞎合计了。我们没可能的。”凤凰摆摆手,说道。“丫头,你觉得司徒公子怎样?”碧含烟问道。“不怎么样。”凤凰干脆答道。“真的?”碧含烟一愣。“真的不能再真了。”凤凰叹道。“好吧。”碧含烟放弃了撮合这对在她看来的璧人。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