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413/259026.html"}})();
尊宝娱乐 >火凤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八章 逼供
    生辰宴结束只是已是深夜,来徐府庆贺的达官贵人们早已纷纷离开。一番喧闹过后,徐府也恢复了平静。

    内堂,徐然醉的不省人事。迷糊之中喊着侍童,“安子,给我斟上壶醒酒茶来。”“是。”稚嫩的童声响起,便是为了徐然去煮醒酒茶去了。半个时辰后,门外传来了声响。“大人,您的醒酒茶好了。”“进来吧。”徐然吐字不清的说着,过多的酒精麻痹了他的舌头。“是。”门外的人得令便是推门而入。

    人影欣长的身影来到徐然的床前,说道。“大人,您要起来饮茶。”说着便是将徐然从床上掫了起来。喝的几乎不醒人事的徐然并没有发觉他身前的人是谁,就由着人影将他扶起。

    “哗啦!”

    一泼冰冷的水从头浇到了脚下,徐然半睁开眼看到的是他身前一面带凶兽面具的人。

    “嗤!”

    又是一条古香缎撕成的布条,这在市面上价格不菲的锦缎到了此人手里,倒成了捆人的绳子了。

    “你、你是何人?”徐然愣道。此时他终是醒了神,发现他正被捆成粽子状的跪在地上。人影嘴角一挑,面具之下的一双眼冷冷地注视着徐然。徐然被盯得有些如刺在背,一对凹目并没有太多的惧意。此人将他捆起,自然是有所求,既然有所求,那么他就不必担心性命安危。

    “我是怕你吃不住痛,才将你捆起。”人影见徐然眼中露出的嘲笑之意,便是停下手中的动作,淡淡开口。“你执掌刑狱多年,想必知道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在受刑之时会发挥怎样的力量吧。”人影一笑便是说道。

    听了人影的话,徐然的眼中终是露出了恐惧之色。他浸淫刑狱多年,太清楚刑法的残酷了,一个不怕死的人未必禁得起刑罚的折磨,恐怖的刑罚足以将驰骋沙场,意志坚毅的将士折磨至疯。

    人影面具之下的嘴角扯起一抹笑意,一双明目此时冰冷不带一丝感情。此人正是凤凰,宴席之上时她将徐然灌醉,为的就是此刻。凤凰知道,徐然的护卫只有在徐然入睡之时方才离开。所以凤凰便是借着这个时候将徐然灌醉,借机来盘问当年之事。

    “大人不必惊慌,有些事只要你如实回答,便不会吃皮肉之苦。”凤凰淡淡开口,面前的徐然双手反缚,跪在她面前,犹如待审的囚犯一般。

    凤凰知道当年屠杀季府的凶手绝不止徐然一人,当年他只不过是个小小的刑部手底的侍官。幕后的主使是谁?这一切的答案,都要从徐然身上得知。

    凤凰将先前撕开的锦缎搓成布条,用手抻抻,对它的结实度很满意。不愧是上好的锦缎。凤凰走到徐然身后,将布条嘞在徐然脸上,弄成类似马嚼头那样的东西,一头嘞在徐然嘴中,一头拉在手里,这样一来徐然想叫出声也是不可能的了。

    凤凰想知道,到底是因为什么才使季府惨遭灭门。他们只是与世无争的人,就算季易寒为当朝辅臣,也没有得罪任何人,又何来这灭门之由。有是何人可以有如此大的权力,将季府付之一炬。他们不是一群山贼,不是强盗,而是背后势力不浅的人。就这样将十多口性命随意抹杀儿不被人知。

    凤凰抬脚踢向徐然肩膀,徐然闷哼一声,身体便向前倾去。凤凰手中布条一拉,徐然的身体便在半空中悬着。

    “你现在可以说话了,如果你喊出来想死的不明不白,我不介意给你一刀。”凤凰沉声说道。

    徐然弯着腰跪在地上,口中套着嚼头,这种对他如牲口的侮辱,只呢暂时忍下来,强忍着心中的怒火,徐然问道。“你是何人,我们间何仇之有?”

    “不共戴天之仇!”

    “笑话,徐某乃朝廷刑部侍郎,分时作奸犯科之辈,徐某自当是严惩不贷。若是这天下犯人家眷都要寻徐某报仇,徐某可不够杀的,哪里轮的到你。”徐然嗓音沙哑着说道。

    “哦?”

    凤凰缓缓说着:“那我问你。十年前,绍兴城中季易寒季府一家犯了什么错,要被屠杀灭口,男女老幼一个不留。”

    “十年前,绍兴,季府···”

    徐然的声音里充满了疑惑,似乎这季府一家的性命早被他这大人物抛之脑后了。重复了一遍,徐然的身子不禁猛地一颤,失声问道:“你!你到底是什么人?怎会知道府之事?”

    “我是在问你!说!”凤凰手拉嚼头,厉声道。

    松开手,徐然咕咚一声额头着地竟也不知痛。颤声说着。“你···是谁?到底是谁?”

    “我是谁并不重要,你只需告诉我是谁派你去的!说!”凤凰厉声道。

    狠狠一脚踏在徐然脸上,整个人就那样狼狈的贴在了地面之上。“痛快说出来,我会考虑饶你一命。”凤凰说道。

    “哼!我想杀谁就杀谁,何来理由,何须向你说明。”徐然声音嘶哑,神色狰狞的冷笑道。

    “十年前你只是个刑部侍郎手下的小侍官,那来的权利屠杀一家又不被盘查。你那背后指使者是谁?说出来也许会饶你一命。”凤凰冷冷开口。

    “哼!没有人指使我,就算你杀了我你也什么都不知道,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徐然说道。

    “还是个硬骨头!”冷哼一声,凤凰说道。“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

    说罢,凤凰手中便多了一刻墨绿色的丹丸。一把扭过徐然的头,将丹丸塞进徐然的嘴中。

    “咳咳。”干咳了几声,徐然问道。“你给我吃了什么?”“徐大人,恐怕你的任何刑罚也比不上这个。”凤凰一笑,便是从袖间拿出了一面手鼓来。

    手掌轻拍鼓面,下一刻徐然的面色便是巨变。全身瞬间痉挛起来,汗水如泉咏般流下。徐然只觉得鼓声响起之时,他的全身如万虫噬咬一般,痛苦难耐。

    鼓声停止,徐然得救般的大口大口喘息着。一对凹目中写满了怨毒之色。

    “这蛊虫噬体的滋味怎样啊?”凤凰一笑,“如果不想再尝些苦头的话,就老实的交代是谁指使你去的。”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