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413/259028.html"}})();
尊宝娱乐 >火凤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十章 意外收获
    见银霜和雨汐向自己走来,凤凰不禁黛眉浅皱。“不知银霜姐今日来小妹这,是有什么事么?”凤凰开口问道。“是有些事。”银霜浅笑,便是拉着雨汐向凤凰拜了下去。“姐姐这是做什么?”凤凰见状一愣,便是不着痕迹的脚步一措,没有接受银霜二人的一拜。“姐姐请起,有事我们屋里再议。”凤凰上前扶起银霜二人,说道。“好。”说罢,银霜和雨汐便是跟着凤凰进来屋子。

    “姐姐你这是做什么?”将银霜二人让到座上,凤凰便是问道。“今日前来是来向凝儿妹妹赔罪的。”银霜淡淡开口。“何来这赔罪一说?”凤凰一愣。坐在身侧的雨汐面色显得极其不自然起来,凤凰也许不记得了,可她自己知道做了什么。“妹妹当真不记得了么?”银霜一叹,“前些日子汐儿对你做的事,我都知道了。”原来如此···凤凰暗叹一声,她真没当回事。经银霜这么一提她也是想了起来。

    “那事我没有···”还未等凤凰说完,银霜便是拉着雨汐“扑通”一声跪在了凤凰的面前。“姐姐,你做什么?”凤凰愣道,“快起来。”“汐儿自打来了望月楼便和我一起生活,她的性子我自是了解。可是,我没想到她会对妹妹你做那种事。是我这当姐姐的美教育好妹妹,今日是来向凝儿你赔罪的。”说着,银霜便是再度拜了下去。雨汐见状也赶忙拜了下去,祸是她闯的,自当也要解决的。

    “姐姐们请起,事已过去多时,我也没有受什么伤害。我看的出汐姐姐是为了你好,姐妹一场,自当不易。凝儿还是你们的妹妹,此事就此揭过。”说着,凤凰便是将银霜二人搀扶起来,笑道。“妹妹。”银霜不知该如何开口。“汐姐姐也不好受的,霜姐姐别多想了。我凝儿不是那小肚鸡肠的人。”凤凰浅浅一笑说道。“妹妹不怪我们最好。”听凤凰这么说,银霜便是好受了些。

    “妹妹,你脸色看起来不是太好,是身体不舒服么?”银霜问道。“哦,没事,可能是昨晚着凉了。”凤凰摆摆手以示没事。“这着凉也不能轻视,要不然我差人去给你购几副汤药来?”雨汐说道。“没事,我自己去一趟就行了。”凤凰答道。“姐姐也是要注意身体的好。”“嗯。”

    银霜和雨汐在凤凰的房间坐了一会便是离开了,待银霜离开,凤凰便是出了望月楼,向药罐子的药铺子走去。

    到了药铺子,凤凰便是直接推门而入,刚一进门便是呛了口药烟。“咳咳。”咳了一声,凤凰便是冲着药烟滚滚的地方说道。“药爷爷,你这又是弄什么呢?”凤凰受不了药罐子的死磨硬泡便是改口叫他药爷爷了。“唉呀,还能弄什么啊。”药烟里传出药罐子的叹声。“···”凤凰无语,真不知道药罐子是弄什么能弄得整间屋子都是浓烟滚滚。

    “药爷爷,有什么伤药效果快的?”见药罐子不吱声,凤凰便是问道。“嗯?”药罐子听后一愣,便是从药烟里走了出来。“你···受伤了?”药罐子抬头瞧了凤凰一眼,问道。“无大碍。”凤凰答道。“无大碍你能跑老头子我这来么?”哼了一声,药罐子说道。“脸色惨白,失血过多。伤口怎样了?”“无大碍。”凤凰答道。“你这丫头。”药罐子吹胡子瞪眼的瞪着凤凰,不知说些什么是好。

    “给我药吧。”摊开手,凤凰说道。“呼呼。”长叹了口气,药罐子小声嘀咕了一句。“真不愧是东临那混蛋教出的。”“药爷爷,嘀咕什么呢?”凤凰低下身子问道。“咳咳,没啥。等着,爷爷给你拿药去。”干咳了一声,药罐子便是回了药烟里去。“好。”

    过了吧、片刻,药罐子便是走了出来。“每日涂于伤口之上,不出三日便可痊愈。”“好。”应了一声,凤凰便接过了药罐子递来的药。“丫头,别总是弄得一身伤。”药罐子说道。“尽量。”凤凰笑笑,便是说道。“药爷爷,你忙吧,我走了。”“去吧。”药罐子将凤凰送了出去,望着凤凰很快便消失不见的身影长长叹了口气。“东临你那一身毒功害了自己不说,竟将它传给这丫头,你到底想些什么呢?”药罐子自叹自说,便是回了屋子里。

    回了望月楼,凤凰刚想涂上药罐子给的药,屋子的门便是突然打开。凤凰吓了一跳,只见进来的人是碧含烟。也对,这屋子也只有碧含烟会这么进了···暗叹一声,凤凰想道。“姑姑,有事?”凤凰不解问道。“没事就不能来啊。”碧含烟毫不客气的一屁股坐在凤凰的床上,说道。“可以来。”凤凰叹道。“徐然府上来了个大人物。”碧含烟也不逗凤凰了,便是说道。“哦?”凤凰一听便来了兴趣,问道。“不知这大人物是何人?”

    “吏部尚书,方天正。”碧含烟淡淡开口。吏部尚书?凤凰一愣,这徐然好端端的叫来着吏部尚书是做什么?莫非?想到这里,凤凰眼中一冷。“姑姑怎知道这吏部尚书前来?”凤凰好奇的是这个。“你姑姑我是什么人啊。”碧含烟嘴角含笑,说道。“呵呵,也对。”凤凰轻笑,“多谢姑姑这情报了。”“哪里哪里,我先走了啊。”说完,碧含烟便是离开了房间。

    “哼,如此官爷岂有不见之礼啊。”一抹笑意浮上脸庞,凤凰眸光一闪。好戏也得有人欣赏,这不,有人送上门来了···这送上门的大礼岂有不收之礼。于此之时,徐府内堂。一袭紫杉长袍,面相清秀的中年男子正坐在内堂座椅上。这人正是吏部尚书——方天正。

    “方兄,好久不见。”正在方天正悠然品茗之时,偏厅便是传出了徐然的声音。“是什么事差人快马加鞭请我来啊?”方天正放下手中紫砂茶杯,问道。“却有急事,十万火急。”徐然说道。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