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413/259029.html"}})();
尊宝娱乐 >火凤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十一章 胡旋舞(求推求收)
    “是什么急事?”方天正不淡不咸的说道。“十年前,我们失手了。”徐然叹道。“十年前?”方天正义愣,想了了片刻,终是面色变了。“你是说,季府还有人活着?”方天正半信半疑的问道。“的确还有漏网之鱼,前些日子找上了我。”徐然那一双凹目中还透着一丝丝恐惧之意,那夜蛊虫可是将他折腾的死去活来。“你是怎么做事的,那年不是将季府全门都付之一炬了么,怎么还有人能活着。”方天正斥责道。“唉,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徐然长叹一声,“但我想那个人肯定还会来的。”“我想你知道该怎么做。”方天正说道。

    就在徐然将事情讲给方天正之时,凤凰也在想着要如何再以“宵白羽”这身份混进徐府。徐然突然叫来的这个吏部尚书,定是与十年前季府一案有关。“以他为饵么?”凤凰一愣,随即笑道。“两条肥鱼当真是肥美啊。”虽然事情有变,和凤凰原来的计划不一样,不过···这样也并非坏事。

    “姑姑,你对这方天正了解么?”找上了碧含烟,凤凰问道。“他啊,以前见徐然带他来过这几回。依我看天下男人都是那个样。”碧含烟说道。凤凰一听便是说道。“姑姑,你能将徐然他们请来望月楼么?”“哦?你要做什么?”碧含烟问道。“钓鱼。”凤凰淡淡开口。“记得钓到大鱼,也给姑姑留一条啊。”碧含烟说道。“这是当然。”凤凰一笑,说道。

    徐府。

    “方兄,难得会一次长安,不去那里看看么?”徐然问道。“哦?”方天正望向徐然,嘴角含笑。“有什么好娘子么?”“正巧那望月楼中有一倾城之色的美人。”徐然说道。“那好,便去看看吧。”一听徐然这么一说,方天正又岂能坐的住。“哈哈。来人,备车!”徐然就知道这方天正坐不住,正巧碧含烟还请他到望月楼一聚,这正好成全了徐然。

    望月楼,大厅。

    徐然于方天正早已到了这里,正坐于二楼雅厅之内。视线正好望于大厅高台之上,随有美人立于高台之上起舞,可这方天正确从不正视一眼。似乎有些等的不耐烦,方天正问道。“你口中的美人何时才能现身呢?”“方兄要有耐心啊,我想快了。”徐然呵呵一笑,说道。方天正索性也不在多说,便坐在椅中等待。

    大厅中的舞姬终是退下,见状方天正坐直了身子,向下望去。这时,一缕香风传来。只见一人,坐于红纱幔上,轻荡到大厅之中。凤凰一袭宽袖红裙,一块方巾遮住脸庞。背对着徐然二人,宽袖一拂,脚下一动,便是随着鼓声轻轻舞起。

    脚尖点地,凤凰整个身体都是轻旋于空中一般。宽袖随着身体摆动,急旋。让人看不清凤凰的脸,

    坐于二楼之上的方天正此时目不转睛地望着凤凰,手中轻敲着鼓点。

    欢快的舞曲中,凤凰红衣咧咧,时而急旋,时而蹬踏,脚尖轻旋地面。那张绝美的脸,忽左忽右,让人琢磨不定。鼓声终止,凤凰驻足。大厅中叫好声不断,掌声迭起。

    胡旋女,胡旋女。心应弦,手应鼓。弦鼓一声双袖举,

    回雪飘飖转蓬舞。左旋右转不知疲,千匝万周无已时。

    人间物类无可比,奔车轮缓旋风迟。曲终再拜谢天子,

    天子为之微启齿。胡旋女,出康居,徒劳东来万里余。

    中原自有胡旋者,斗妙争能尔不如。天宝季年时欲变,

    臣妾人人学圜转。中有太真外禄山,二人最道能胡旋。

    梨花园中册作妃,金鸡障下养为儿。禄山胡旋迷君眼,

    兵过黄河疑未反。贵妃胡旋惑君心,死弃马嵬念更深。

    从兹地轴天维转,五十年来制不禁。胡旋女,莫空舞。

    方天正轻吟白居易的诗句,眼中尽是一片迷离之色。“方兄,怎样?正美人和你胃口吧。”徐然问道。“她是谁?为何之前都没有见过?”方天正问道。“她叫碧凝,是这望月楼老板娘子的外甥女。”徐然解释道。“哦,原来如此。”方天正说道。“方兄不想征服这等美人么?”徐然说道。“哦?”方天正义愣,他还真没这么想。

    “徐爷。”这时门外传来碧含烟的声音。“进来吧。”徐然应道。“是。”碧含烟轻推开门,走了进来。身后还跟了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凤凰。“奴家见过二位大人。”碧含烟柔声道。“这是奴家小女凝儿,今日特为大人献上一曲,还望大人喜欢。”说着,碧含烟退了一步,将身后的凤凰让了出来。

    此时,凤凰已经摘掉了面纱。那绝美的脸庞是彻底的映在方天正的眼中。

    “凝儿见过大人。”凤凰半蹲身体施礼道。“不必多礼,姑娘的舞很美。”方天正赞道。“多谢大人称赞。”凤凰浅浅一笑,说道。一旁的碧含烟对此无语,看样子这方天正的心是彻底被凤凰给勾了过来了。一旁的徐然则是嘴角扯起一抹笑意,他有他的目的。也只有这方天正还蒙在鼓里,被两方算计着。

    “大人今夜要留在这吗?”碧含烟问道。“方兄你要如何?”徐然看着方天正。说道。“不必了,多谢碧娘子款待,先告辞了。”说罢,方天正便是出了雅厅,见状徐然快步跟了上去。“唉呀,这唱的是哪出啊?”碧含烟手中香帕轻挥说道。“呵。”凤凰轻笑一声,“这方天正被算计还不知道呢。”“哦?”碧含烟一听,问道。“徐然要他当替死鬼?”“正是。”凤凰说道。“还没看出来这徐然竟是个绵里针。”碧含烟叹道。

    “管他绵里针还是笑里刀,都一样要死。”凤凰淡淡开口。“小姑奶奶,你的伤好了么?竟然跳胡旋舞,伤口裂开了怎么办。”碧含烟问道。“好的差不多了,没事。”凤凰答道。“得到什么灵丹妙药了啊?”碧含烟笑道。“哪有什么灵丹妙药啊。”凤凰无奈叹道。“药爷爷给的。”“那个老家伙?”碧含烟一愣,难怪啊···“很管用呢。”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