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413/259030.html"}})();
尊宝娱乐 >火凤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十二章 果浆酒
    接下来的几日里,方天正都会每日准时来到望月楼,来观凤凰的舞蹈或琴曲。对此,碧含烟很是好奇。这方天正为何像是中了邪一样的,每日不落的定会来望月楼一趟。碧含烟呈问过凤凰,对此凤凰也只是神秘一笑,说是秘密罢了。“姨娘,他又来了啊。”枫翎叹道。“嗯。”碧含烟哼了一声,便不再多说。“怎么了这是?”枫翎不解。“臭丫头,跟在你姨娘身后做什么,还不去接待客人。”碧含烟嗔道。“是、是。”应了一声,枫翎便离开了。

    望月楼雅厅内,方天正悠然品着香茗。静待着凤凰出现在那高台之上,这是门外传来了扣门声。“进来。”淡淡开口,方天正头也不抬的说道。闻声,门外的人推门走了进来,不是别人,正是凤凰。

    “大人。”凤凰端着一壶好酒走了进来。闻声,方天正抬起头。眼中不禁闪过一丝惊艳,“姑娘真是美得不可方物。”方天正叹道。“大人过誉了。”凤凰笑道。“姑娘不必谦虚,方某说的是实话。”方天正说道。“听口音,大人不是本地人吧?”凤凰问道。“哦?姑娘听得出来?”方天正一愣。“这里人流络绎不绝,各色各样的人都见得到。”凤凰柔声答道。“这样。”方天正叹道。

    “大人可胜酒力?”凤凰问道。“浅尝即止便可。”方天正淡淡开口。“小店虽无名贵酒水,但这果浆酒喝过之人无不赞誉,大人可有兴趣?”说罢,凤凰便是将手中酒壶轻放在桌面之上。“果浆酒?”方天正一愣。“此酒乃百果所酿,果香醇正,不胜酒力之人也是喜欢。”凤凰解释道。“哦?姑娘要与方某同饮么?”方天正问道。“恭敬不如从命。”凤凰嫣然一笑,便是打开酒壶。酒壶开启之时,浓郁的果香便是弥漫整间屋中。

    “好酒!”方天正赞道。凤凰将酒壶中的果浆酒轻倒入酒盅之中,杯中之酒呈翠绿之色。“大人,请。”凤凰将酒盅递给方天正。接过酒盅,方天正浅尝一口,双眼微眯,震惊之色不减反增。“这酒酿于谁手?”方天正问道。“此酒只有在望月楼才能品到,仅此一家独有。”凤凰说道。“可是出自碧娘子之手?”方天正追问道。“大人说对了。”嘴角含笑,凤凰说道。“这酒并不是所有人都喝的到的。”“此话怎讲?”听凤凰这么一说,方天正不禁一愣。“此酒酿造过程繁琐,出酒也不多,就连徐大人也不呈尝过。”凤凰解释道。

    “那倒是方某的荣幸了。”方天正笑道。“大人若是喜欢,这壶便是给大人拿走。”凤凰说道。“这···”方天正愣道。“如此美酒还是留在望月楼吧。”“无碍,大人带走便是。”说罢,凤凰便是将酒壶推到方天正面前。“方某多谢姑娘好意了。”方天正谢道。“大人,有一事小女不知当不当讲。”凤凰说道。“何事?说来听听。”方天正应道。

    “是有关徐大人的。”凤凰小声说道。“徐然?”方天正一愣。“恕小女多嘴,徐大人前些日子突然遇袭,之后便是将大人您叫来。但小女怎么都觉得徐大人这时将大人您叫来,都有些意味不明。”凤凰淡淡开口说道。“姑娘一届女子怎会知道此事?”方天正眉心一皱,问道。“徐大人是望月楼熟客,酒后乱语也是常事。”凤凰解释道。

    “哦?”方天正不语。“大人,小女没有别的意思,你不必望心里去。只是,有些事不得不防,不是么。”见方天正不说话,凤凰便是旁击侧敲的说道。方天正什么也没说,只是将手中果浆酒尽数饮尽。凤凰见状也不再说,悄悄的退了出去。目的以至,就看方天正要如何做了。

    雅厅之中,方天正正琢磨着凤凰的话。耳边便是传来了让他心惊胆战的声音。“方天正,你的命近日我定会来取!”“什么人?!”方天正猛地站起,朝着四周喊道。可并没人回答他的话。不稳的坐回木椅之上,方天正惊得一身冷汗。他不知道是何人要这么做,但可以肯定的是此人定与季家脱不了干系。想到这里,方天正脸色煞白,没想到这时隔十年之久的事情竟又是再度浮出水面。

    戌时,方天正终是离开了望月楼。

    “你和他说了什么?”碧含烟问道。“没说什么,就是说了一句近日来取他的命。”凤凰不淡不咸的说道。“···”碧含烟无语。“姑姑,你那果浆酒怎么酿的?”凤凰问道。“那个啊,都已经酿了二十几年了。”碧含烟答道。“不会吧。二十来年就有那么醇香的味道么?”凤凰不相信。“这可是我的秘方呢。”碧含烟说道。“哦。”应了一声,凤凰便是起身打算离开碧含烟的房间。“唉唉,别走啊。姑姑告诉你就是了~”见凤凰扭头就要走,碧含烟赶忙叫道。“真的?”闻声凤凰笑道。“小姑奶奶啊,真是气死我···”见状,碧含烟无奈的叹道。

    徐府。

    方天正离开了望月楼便是回了徐府,也没和徐然说话,径直回了屋子里。对此,徐然很是不解。徐然又哪里知道,方天正听了凤凰的话,真的怀疑起了他叫自己来的目的。他这吏部尚书,此时是陷入了恐惧与怀疑的漩涡之中了。

    “什么?百花百果?!”凤凰叫道。“小点声,小点声。”碧含烟无奈叹道。“竟然要这么多工序,这也太麻烦了吧。”凤凰叹道。“想要好酒当然要费一番功夫啊。”碧含烟说道。“哪有白来的东西啊。”“是啊···”凤凰长叹一声,说道。“好了,天色不早了,去休息吧。”碧含烟说道。“你也是,早些休息。”说罢,凤凰便是离开了碧含烟的房间。

    回了房间,凤凰便是拿出了前些日子收集的紫荆棘的汁液,《毒经》记载,紫荆棘汁液剧毒无比,沾染者虽不会一时间暴毙身亡,但却痛苦万分。但是用法得当,紫荆棘的汁液也可成为救命灵药。但这紫荆棘数量极少,所以很少被人知晓。“徐然,你送我这东西。我便回敬你一份大礼物吧。”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