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413/259031.html"}})();
尊宝娱乐 >火凤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十三章 碧血荆棘
    司徒府。

    一道人影一边跑着,一边说道。“公子,焱冥回来了。”“哦?”一袭白衣的司徒虚彦闻声回头,迫不及待的问道。“事情可打听到了?”话音刚落,欣长身影的青年便是走进了司徒虚彦的房间来。“公子。”青年单膝跪地,向司徒虚彦施礼。“快起来。”司徒虚彦上前一步,扶起了青年。

    “公子所托之事,焱冥已办妥。”名叫焱冥的青年答道。“太好了。”司徒虚彦双掌猛地一拍,哈哈笑道。“公子请过目。”焱冥呈给司徒虚彦一卷卷轴。接过卷轴,司徒虚彦认真的看着,中途他那长眉倒是多度皱起。合上卷轴,司徒虚彦问道。“就这样?”“是。”焱冥答道。“这丫头的身份竟查不到。”司徒虚彦长叹一声,嘴角的笑容更加浓郁,让人琢磨不透。“有趣。”

    自从在望月楼见过凤凰之后,司徒虚彦便觉得凤凰的突然出现定有蹊跷,于是便派出焱冥调查凤凰的底细。可得到的却是凤凰是孤儿的事实,其他的便什么也查不到了。司徒虚彦又哪里知道,凤凰的身份早已被东临公子洗白过了。

    “公子,还要继续查么?”焱冥问道。“不必了。”司徒虚彦摆摆手,“此事不要对任何人说起,明白么。”“是,属下知道。”焱冥答道。“你去休息吧。”司徒虚彦淡淡开口。“是。”说罢,焱冥便离开了房间。

    待焱冥离去,司徒虚彦便是点燃了火折子将卷轴尽数焚毁。

    翌日,望月楼。

    凤凰此时还不知道司徒虚彦正在调查她,正一心在调研紫荆棘的汁液。《毒经》记载,紫荆棘汁液辅以碧血叶草。服之者,三日之内若的不到解药,必然经脉逆行,血液滞留,不治而死。若辅以幽蓝灵芝,服者则百病可愈。这紫荆棘即是毒药,也是救命良药。用之得当,便是良药;用之不当,便是毒药。

    凤凰从随身的包袱中取出了一通体透明的瓶子,只见瓶子当中有着红绿相间的液体。凤凰将瓶子瓶塞打开放于桌上,小心翼翼的将紫荆棘的汁液取出少许,顺着一根竹管将紫荆棘汁液倒入了瓶中。只听“嗞啦”一声响,紫荆棘的汁液便是与那红绿相间的液体融为一体。

    “呼。”叹了口气,凤凰拭去额角的汗滴,将瓶子重新密封好。这瓶中装着的正是碧血叶草的汁液,两者相容,便会成为毒药。

    凤凰收好了瓶子,又将屋子里的其他东西收拾起来,便是整理了妆容,出了屋子。刚出屋子没多久,凤凰便是看到了碧含烟向她走来。“姑姑,有事?”快步走上前去,凤凰问道。“你的小情人来了。”碧含烟媚眼低垂,含笑说道。“小情人?”凤凰一愣,便是问道。“是司徒虚彦?”

    “哎呦,你怎么知道?”碧含烟手中香帕一甩,笑道。“他又来做什么?”凤凰心中暗叹一声。“姑姑,他要见我么?”凤凰问道。“嗯。”碧含烟点头应道。“哦,那我去见他。”说罢,凤凰便是迈步离开。“好好相处哦~”还没走多远,凤凰便是听到了碧含烟的话,不禁脚下一趔趄,险些摔倒。

    望月楼雅厅,风雨阁内。司徒虚彦正静静的等待着凤凰,修长的手指不断的在桌面上轻敲。一对凤眸轻阖,嘴角处噙着微笑。怎么看都是那种足以迷倒万千少女的美男子。可是凤凰却对他不感兴趣,这样司徒虚彦很是郁闷。

    屋外木梯传来蹬踏的声音,司徒虚彦闻声睁开双眼,重新整理了长衫,等待着凤凰推门而入。“吱呀。”一声,风雨阁的门被推开。一道粉蓝色身影现入了司徒虚彦的双目之中,身影走到司徒虚彦身前五步处停了下来。凤凰双手环胸,黛眉浅皱开口问道:“司徒公子,你今日前来,所谓何事啊?”“闲来无事,想看看姑娘。”司徒虚彦答道。

    “你···”凤凰瞪视着司徒虚彦,竟不知道说些什么。“我怎么了?”司徒虚彦一愣,问道。“公子你既然闲得无聊,何不回家去睡觉呢。”凤凰双手叉腰,仰头瞪视着司徒虚彦,说道。“呵呵。”干笑一声,司徒虚彦俯下身体对凤凰说。“你根本不是碧凝,更何况碧含烟根本没有外甥女。那么,你是谁?”“你竟然闲的去调查别人的*。”凤凰冷声说道。

    “我才没有那癖好,只是好奇姑娘你的身份罢了。”司徒虚彦嘴角一挑,笑道。“哦?这么想知道我是谁么?”凤凰嫣然一笑,问道。“嗯。”司徒虚彦下意思的点点头,下一刻便是觉得冷冽的寒意侵来。“那去阎罗那里问吧。”说着,凤凰便一掌击向司徒虚彦。“哇。”司徒虚彦猛地一惊,脚步移动,慌忙躲着凤凰的攻击。“你要谋杀啊!”一边躲着,司徒虚彦一边叫道。

    “哼!”冷哼一声,凤凰紧追不舍。不知怎么,她一看到司徒虚彦就有种揍他一顿的感觉。“救命,谋杀啊!”司徒虚彦那个欲哭无泪啊,就是想来看看凤凰,结果还被弄得这副模样。司徒虚彦现在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司徒虚彦,你要是再敢出现在望月楼,我就见一次打一次!”停下脚步,凤凰恶狠狠地说道。“为什么?”司徒虚彦不解。“哼。”凤凰一哼,心中暗想。“不为什么,就是讨厌你。”“姑娘我···”司徒虚彦刚想说话,三根飞针便是贴着耳边飞过,到口的话是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姑娘这么讨厌在下,不会就是因为之前的事吧?”脚步一动,司徒虚彦便是来到凤凰的身后。“···”凤凰低下头,整个人的身体都在略微发抖。不提这事也罢,一提起来凤凰就来气。“姑娘?”见凤凰不说话,司徒虚彦便是叫道。“司、徒、虚、彦!!”凤凰一字一句的叫道。

    “呃,不好。”干笑两声,心中暗叫不好。司徒虚彦赶忙撒腿就跑,一边跑着一边喊道:“姑娘,我错了,是我不对!!!”“给我站住!!!”凤凰紧紧追着司徒虚彦,这一幕让望月楼的所有人都是搞不明白,这是闹哪出?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