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413/259033.html"}})();
尊宝娱乐 >火凤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十五章 情报
    凤凰在碧含烟门前踌躇了许久,始终是没有迈开步子。她不是故意要和碧含烟发脾气,而是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说有关司徒虚彦的事罢了。“唉。”叹了一声,凤凰终是抬步走到门前,轻扣门扉。“姑姑是我,你在么?”声落,屋内却没人答应。不会还在生气吧?凤凰心想。几息后,还是没人回应,凤凰便是开口叫道。“姑姑,我进来了哦。”

    屋内始终是没有传出碧含烟的声音,凤凰终是推开门,走了进去。碧含烟的房间漆黑在一片,只能看到透窗而入的那依稀月光。“姑姑,捉迷藏可不好玩,出来吧。”凤凰说道。

    屋内还是没人应声。

    “本想考虑去给司徒虚彦那家伙道个歉的,既然你不来那就算了。”说罢,凤凰便打算转身离开。“唉唉,别走啊。”屋子里终是传出了碧含烟的声音。“不躲着我了?”凤凰转身,无奈的叹道。“呵呵。”轻笑一声,碧含烟从偏厅走了出来,点燃了屋中的红烛。

    见凤凰望着自己不语,碧含烟干笑了几声,说道。“凤凰啊,你真的要和姑姑去给司徒公子道歉么?”“怎么可能。”凤凰淡淡开口。“让你道个歉又不会掉块皮,怎么就比登天还难啊。”碧含烟哭丧着脸说道。

    “你怎么知道不会掉块皮。”凤凰一脸漠然的看着碧含烟,说道。“总之,我是不会去。”“你、你、你···”碧含烟指着凤凰,你了半天也没说出一句话来。“姑姑,我和那个家伙的事情你就不要插手了。我的事情我自己会处理好的,时候不早了,早些休息吧。”说罢,凤凰便离开了碧含烟的房间。

    “气死我了!”待凤凰离去,碧含烟毫不顾形象的放声尖叫起来,却又对凤凰毫无办法。谁叫她凤凰是那个人的人呢···想到这里,碧含烟也就只有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翌日,凤凰一袭男装出了望月楼,向徐府走去。到了徐府门口,却被两名守卫拦下。“来者何人。”守卫冷冷问道。“小弟姓宵,是徐大人的好友,可否麻烦两位大哥给通传一下呢?”凤凰拱手说道。两名守卫对视一眼,便对凤凰说道。“请稍等片刻。”“好的,劳烦二位了。”凤凰一笑,便是在门外等待。其中一名守卫推门而入,去通传此事了。

    凤凰也不心急,便是在门外静静等着。经过上一次徐然遇袭之后,徐府的守卫便是变得井而有序了起来。至于怎么个有序法,凤凰倒是很好奇。所以,今日便是又一次以“宵白羽”的身份来“探望”徐然。

    过了片刻,先前去通传的守卫便是回来,对凤凰说道。“宵先生,里面请。”说着,便将凤凰让了进去。

    凤凰穿过外院,来到了内堂。只见徐然一脸灿烂笑容的出来相迎。“宵老弟,许久不见,可想老哥我了?”“当然,这不抽空来看老哥你了。”凤凰拱手一笑说道。“这位是?”望向徐然身旁还有一人,凤凰问道。“哦,来介绍一下。”徐然一笑,便说道。“这位是方天正,方大人。”“宵某见过大人。”凤凰听后,拱手拜道。“宵先生不必客气,请起。”方天正拱手还礼。

    “屋外说话不方便,我们进去在谈。”说着,徐然伸手请道。凤凰三人进了内堂,徐然好酒好茶伺候着。一是方天正吏部尚书的身份,二是凤凰的奇宝来源,都让徐然不敢怠慢。“老哥,这府上怎么多了很多下人?”借饮茶之机,凤凰问道。

    “说来不怕你笑话。”徐然叹了一声。“哦?此话怎讲?”凤凰问道。“先些日子,我府遭了歹人袭击,这不以防万一,就增派了些人手。”徐然倒是没有掩盖,都说了出来。“何人敢如此大胆,竟来袭击老哥你?”凤凰故作愤怒,问道。

    “老弟可别和外人去说,否则我这脸可没地方搁了。”徐然小声说道。“小弟谨记。”凤凰递给徐然一个“我绝对不和外人说”的眼神,凤凰于是又问道。“袭击老哥你的人可是一男子?”“正是,老弟你怎么知道?”徐然一愣,说道。“这老哥你遇袭一事,我倒是觉得是那人所为。”凤凰说道。“哦?怎讲?”徐然一愣。听到凤凰这么一说,一旁默默饮茶的方天正也不禁抬起头来,看向了凤凰。

    “前些日子,我偶然在街上遇见一青年。他虽相貌平平,但骨子里透着一抹冰冷暴戾的杀气。”凤凰双目微皱,淡淡说道。“你怎知道此事与此人有关呢?”一直没开口的方天正问道。“看他那样子,我便留了个心。找人盯着他,果不其然,那青年一直托人打听有关徐府和老哥你的事。”凤凰见方天正问她,便是说道。

    “这···”徐然握茶杯的手,在此时不自然的哆嗦了起来,面色也变得灰白,不带一丝血色。“老哥,你没事吧?”见徐然脸色不对,凤凰问道。“没、没事。”徐然不自然的回了一句,脸色缓和了些。

    “至于他为何要打听老哥你的事,那次袭击是不是他做的,就要老哥你来调查了。”凤凰叹道。“我只能帮到这里了。”“多谢老弟好意了。”徐然应道。“话已传到,我便不待了。希望老哥你早些抓住这毛贼。”说罢,凤凰便起身在方天正和徐然目送中,离开了徐府。

    待凤凰离开,方天正便是说道。“这小子的话你信?”“莫不成他会害我?”徐然觉得喉咙很干,猛地喝了口茶水,说道。“他的底细你清楚么?他这么说为了什么?目的为何?都要查清楚。”方天正丢下一堆问题留给徐然,便是拂袖而去,出来内厅。

    方天正离开后,徐然脚下一个踉跄,瘫坐在地。凤凰的话起了些作用,至少徐然他害怕了。像他这样的人,惜命如金。近日发生的事,让徐然甚是头疼。十年前季府之事,便是他亲手接下,并付之一炬。但没想到,竟会有遗孤活着。先如今又来找他寻仇,种种事接踵而来,让徐然坐立不安,时刻担心着自己的这颗脑袋还会在脖子上安家多久。

    “唉···”长叹声,回荡在内厅,久久不散。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