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413/259035.html"}})();尊宝娱乐 >火凤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十七章 不是冤家不聚头

第三十七章 不是冤家不聚头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啊呜。”三尾灵狐听了凤凰的话,一双如黑曜石般的大眼睛眨动了几下。用头亲昵的蹭蹭凤凰的脸,小舌头舔了嘴唇四周,用期待的目光望着凤凰。凤凰见状,无奈的叹了口气。从袖口中拿出了油纸包好的浆果梅子,三尾灵狐见状便从凤凰怀里跳了出来,三条大尾巴不停地摆动着。

    “给你。”凤凰拿出了几颗梅子,丢到了三尾灵狐的嘴中。三尾灵狐“啊呜”一口便吞了这浆果梅子,随后便眨巴着大眼睛,继续期待着凤凰再丢几颗梅子。“没了。”凤凰黛眉抽搐,这三尾灵狐当真是个吃货。

    “啊呜。”三尾灵狐叫了一声,声音那叫一个委屈。“事情完后,这东西都是你的。”凤凰淡淡说道。“啊呜。”见没了希望,三尾灵狐也只能认栽。不干活就吃饭,美得它啊。“乖,事情办好了,有你吃的。”凤凰抚抚三尾灵狐的皮毛笑道。

    说罢,凤凰便起身离开了。望着凤凰离去的身影,三尾灵狐便扭着那球状的身体回到了内厅。

    凤凰悄悄出了徐府之后,便是来到了关押方天正的小屋处。推门而入,只见方天正用仅剩的一只手臂正费力的割着那紧紧缠绕他的缰绳。嘴角扯起一抹笑意,凤凰说道。“方大人,那绳子你是割不断的。”见声音从背后传出,方天正身体不禁一颤,扭动脖子向后望去。下一刻,他那双眼眸里却写满了震惊与不可思议。

    凤凰虽是一袭夜行衣,但那曼妙玲珑的身段,却是这也行衣无法遮掩的。

    “你是女人?”方天正不敢相信的问道。“我没说过,我是男人啊。”凤凰一笑,迈步向方天正走去。“大人,想好了么?是说还是不说?”“方某不知,何来告知一说。”方天正咬定了不开口,什么也不肯说。“哦?那么大人是想让我折断你全身的骨头,才肯说么?”凤凰冷哼一声,说道。

    “你!”方天正一愣,他相信眼前的女子定会说到做到,断骨之痛又岂是他可以忍受的。“说不说?”凤凰问道。“姑娘,你有事何苦逼方某呢。”方天正叹道。“你若不知情,徐然叫你来做什么,叙旧么?”凤凰呵呵一笑,“希望我的耐性不要被大人你耗没了。”冷冷说道。

    “姑娘,你···”方天正有些后悔,为何那年会接下这屠戮季府之命。如不接下,也就不会有今日之事了。唉···方天正暗叹了一声,如今错已酿下,说什么都晚了。“姑娘,错是方某犯下,我从没指望会被原谅。但我想,你的家人肯定不希望你是现在这个样子,他们希望你应该好好活着才对。”方天正说道。

    “哈哈哈哈。”凤凰放声大笑。“好好活着?你倒是说的轻巧,你让我如何好好活着,如何为我那无辜死去的家人申冤。”素手一抬,只听方天正的左手臂骨发出了令人牙酸的声音来。方天正强咬着牙,没有叫出声来。“我现在的生活完全是拜你们所赐,和这件事有关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而你和徐然,就是这第一与第二个为季家平冤的血祭之人!”凤凰尖声叫道。

    她曾经无数次想过,要如何为死去的父母报仇。要如何做才能为季府上下翻案,她知道,这世上的法制根本不会起到作用。既然有法如虚设,那么她便自立一法,让那些曾对季府动手的人,一一折于自己之手。

    “我很想知道,我季家到底是犯了什么错,竟遭全门灭口,一个不留。”凤凰扯过方天正的衣领,狠狠说道。“方某不知道。”方天正紧锁双眉,因为剧痛他全身都不停的颤抖着。“哦?”凤凰挑眉问道。“这么说来,你是想做了一个糊涂鬼去死了?”说着,便一手掐在了方天正的脖间。

    “咳咳。”咳了几声,方天正说道。“如若姑娘杀了方某可以泄恨的话,那便杀吧。”“呃!”见方天正这么一说,凤凰不禁一愣。掐在方天正脖间的手,不禁一松。“姑娘,不可心软。”这时,墨瞳突然出现在凤凰身后。“呵呵。”凤凰轻轻一笑,说道。“方大人,你也不用着急去死。至少,想死也要等到那条肥鱼上钩才好。”

    是啊,墨瞳说的对,不可以心软。凤凰心中如此告诫着自己。

    方天正见墨瞳突然出现,眼中闪过一丝厉色。早不出现晚不出现,偏偏这个时候出现,坏我大事。方天正心中咒骂道。

    “哼,方天正,莫以为你三言两语我便回着了你的道。难道你真以为我凤凰是好糊弄的?”凤凰黛眉紧锁,素手一扬。便听方天正叫道。

    “啊啊啊啊啊啊!”

    “咳咳。”几口鲜血咳出,方天正目光阴鹫的瞪视着凤凰。“哼。我说过,你要是再刷花样,我不介意弄断你的骨头。”凤凰见方天正那瞪着自己的目光,冷冷说道。方天正没有答话,他知道自己现在就是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

    “墨大哥,他交给你了。”交代了一句,凤凰便离开了这间小屋。

    夜间的冷风袭过,凤凰不禁打了个寒颤。被冷风这么一吹,凤凰的心神倒是安静了下来。叹了口气,凤凰说道。“历练还是不够啊,竟险些被几句话给动摇心神。”

    抬头望着天上的那轮明月,眼泪竟不知不觉流了下来。凤凰还记得小的时候,八月十五那日自己便是和爹娘坐在园中,吃着月饼,赏着同样是满月状的月亮。只可惜,这样的日子永远也会补来了···

    抹去眼角的泪,收理好情绪,凤凰便闪身向望月楼而去。

    离望月楼还有不到两百米的路,凤凰突然驻足,望向了前方。只见依稀一道人影立于凤凰跟前不远处,照人影看来是个男子。这个时辰,街上怎会有人?凤凰心中想道。

    脚步声传来,凤凰下意思的手拂过腰间,一柄软剑抽出,横于身前。人影走进,凤凰不禁一愣,心中猛地一震。

    怎么是他!

    向凤凰走来的人影不是别人,正是司徒虚彦。

    “如此月色,本以为会遇见仙女共赏圆月。可没想到竟会遇上这一身夜行夜,又杀气慎重的姑娘,我是运气好呢,还是运气太被了呢?”司徒虚彦一路轻笑,手中折扇扇动,距离凤凰十步处停了下来。望着凤凰,笑道。

    真是冤家路窄···凤凰心中如此想道。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