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413/259038.html"}})();
尊宝娱乐 >火凤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十章 惊夜(求推求收)
    “你!!”听了凤凰的话,徐然一对凹目怒瞪,身体因愤怒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他没想到凤凰竟会拿他的妻儿来以此相要挟。“别伤害我的妻儿!”徐然叫道。“在下可没和你开玩笑,不说的话她们可会死的。生是是死,还凭你的决断啊,大人。”凤凰淡然开口,目光紧盯徐然不放。

    “呼呼。”胸口剧烈的起伏着,徐然内心不断挣扎着,考虑是否要告诉凤凰他的幕后主使者。他不会被凤凰只言片语所惑,在官多年,他早已见识过各种人。凤凰虽口说会拿他妻儿要挟,但是否是真的还很难断定。徐然不得不谨慎起来。

    “我耐心有限,别磨光了这耐心便好。”见徐然久久不开口,凤凰冷声说道。“呃。”徐然一惊,冷汗顺着脖颈流下,竟不知该如何开口的好。“还是说你想亲眼看到妻儿死在你面前么?”凤凰拂袖背对徐然,一抹笑意浮在嘴角之上,目光扫向了墨瞳。徐然顺着凤凰目光望去,看到了站在离他不远处一言不发的墨瞳。徐然知道,以墨瞳的速度,杀了他的妻儿根本不在话下。

    可恶。心中暗骂一声,徐然拧眉叹道。“我告诉你,只求你能放过我的妻儿。”凤凰淡淡开口,扫了徐然一眼。“你没有资格和我讲条件。”

    徐然身后的方天正见徐然松口,口中发出了模糊不清的呜呜声,想阻止徐然说出幕后主使者。徐然此时顾不上这些,一心只求妻儿平安,其他人的事都已经和他无关了。

    凤凰望向墨瞳,她可不希望这个时候被人打扰。墨瞳自然明白凤凰的意思,身形一动便来到了方天正的身后,一记手刀劈向方天正脖间。闷哼了一声,方天正只觉得眼前一黑,便晕了过去。

    “说吧。”凤凰淡淡开口,望着徐然的目光里杀意不止。“徐某当年灭杀季府上下是接到户部尚书张海峰之命,其他的便不知情了。”徐然说道。

    户部尚书?凤凰一愣,没想到自家一案,竟会扯出户部、吏部、刑部三大官职人员,到底所谓何事。

    “就这些了?目的为何?告诉我!”眉头一挑,凤凰问道。“权贵之中,我徐然就是一个鞍前马后的无名小卒。叫我做事,我就得做事,我怎么知道目的为何?哈哈哈哈。”徐然惨然一笑,答道。也罢,这家伙这么怕死,想来也不会说谎。凤凰暗叹一声,便抽出了腰间的软剑。剑刃指向徐然,凤凰说道。“你有没有想过会有今日?”“···”徐然沉默不语,双眸失神,似乎知道自己没有了活路一般。

    “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当年你一剑砍断了我父亲的头颅,可曾想过今日你也会死在我的剑下。”凤凰黛眉紧锁,说出的每一个都如刃般刮在徐然心头。

    “错是我一人犯下,还望你能放过我那妻儿。”徐然淡淡开口说道。凤凰没有答话,手中软剑轻挥,温热的鲜血便是溅在脸上,徐然的身体嘭的一声倒在了地面。凤凰仰天叹道,泪水顺着脸颊不断的流淌着。“爹,娘。女儿会杀尽仇人,望你们在天之灵可以安息。”

    墨瞳静静望着凤凰,他不知道眼前比他还要小的凤凰到底经历了些什么。到底为何要执意复仇,不惜双手染血,不惜一切代价。墨瞳突然发觉,比起凤凰来说,自己还是幸运的。至少他对那从未见过面的父母没有一丝情感,不用惦记着何时为这些事烦心。

    半晌过后,凤凰终是从悲伤之中走了出来。拭去眼角的泪水,凤凰走到了方天正的身边。抬手点向方天正脖间,方天正皱了皱眉,便是醒了过来。口中“呜呜”的叫着。解开绑在方天正口中的绳子,凤凰问道。“方大人,想说些什么?”

    “徐然呢?”方天正焦急的问着,他不知道自己晕了多久,只希望徐然不要将事情说出去。“死了。”凤凰说道。“什么?”方天正一愣,他不敢相信凤凰就这么杀了朝廷命官。“你杀了朝廷命官,可知是什么罪么?”方天正说道。“哼,朝廷命官与我何干。你应该担心你自己的还能活多久猜对。”凤凰冷声笑道。

    听凤凰这么一说,方天正开口问道。“他,和你说了什么?”“张海峰你应该认识吧?”凤凰说道。“呃!”方天正身体猛地一颤,便不再来口讲话。“看样子,你是知道。”凤凰叹了一声,“有什么想说的么?”

    摇摇头,方天正不再开口。冰冷剑刃架在了脖间,方天正从未想过自己会这样死去。真是应了那句话,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了···剑刃一动,方天正只觉得脖间一凉,便再没了任何知觉。

    小屋之中此时弥漫着血腥味,凤凰眉头也不曾眨动。她杀过人,早已麻木了。墨瞳见凤凰不语,便是问道。“姑娘,接下来你要怎么做?”“徐然和方天正的尸体挂到徐府门前,其他的就烧了吧。”凤凰淡淡开口。“我知道了。”应了一声,墨瞳便抬起方天正和徐然的尸身出了小屋。

    凤凰从袖口中取出了火折子,将其点燃,扔到了小屋之中。眼中映着的火红之色,与十年前的那一夜一样。大火蔓延在季府之中,鲜血四处飞溅。凤凰无论如何也忘不了那一夜所发生的事情。

    那是如梦魇一般,挥之不去的夜···

    “墨大哥,我有些累了,事情就拜托了。”说罢,凤凰便转身离开了小屋。

    第二日,徐府门口。门卫一如既往的早起开门,可刚一开门,便是吓得魂飞魄散了。门口处正挂着徐然和方天正的尸体。门卫脚步踉跄的想内院跑去,便跑还边叫道。“来人啊,大人的尸体被吊在门外,快来人啊!”

    徐府上下此时此刻如同惊弓之鸟一般不知所错,徐然和方天正突然的死亡,毫无征兆。无迹可寻,如何调查都无处着手。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