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413/259042.html"}})();
尊宝娱乐 >火凤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十四章 意外的告白
    “司徒公子,麻烦你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碧含烟面色不善的问道。“呃···”司徒虚彦心中一阵哀嚎,还怎么解释啊?就算我说了是你家那外甥女故意这么做的,你也未必会信啊。“喂,我本以为你是什么正人君子,没想到你也和其他男人一个模样。”枫翎一脸嫌弃的翻了司徒虚彦一眼。我也是男人啊···司徒虚彦无语。

    “好了,凝儿不哭了。”天儿一边替凤凰擦着眼泪,一边安慰着。“三位,可否容我解释一下。”司徒虚彦说道。“还解释什么,事实摆在眼前,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家凝儿呢。”枫翎一听司徒虚彦还要解释,便是气不打一处来。杏目一蹬,叫道。

    “不是,其实···”司徒虚彦刚想说些什么,便是看到天儿怀里凤凰那狡黠的笑容。这丫头···司徒虚彦头大,自己原来中了计,竟不知不觉。

    “公子,也许我们需要你的一个详细解释。”碧含烟淡然一笑,说道。“什么?”司徒虚彦一愣,便是看到天儿二人向他走来。“喂喂喂!你们做什么?!”两人三下五下便把司徒虚彦给捆了起来,当然,这是出于某人的乖乖配合之上。

    “姨娘,要怎么做?”绑完司徒虚彦,枫翎拭去额角的香汗,问道。“带他去后院关着。”碧含烟说罢,便是带着凤凰离开了。司徒虚彦望着凤凰的背影,心中暗叹一声。他倒想看看凤凰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天儿和枫翎带着司徒虚彦悄悄出了雅厅,向后院走去。

    碧含烟走出大厅,便是问道。“小祖宗,你又做什么?”凤凰骗的过天儿二人,可骗不过碧含烟。“那家伙,怀疑我了。”凤凰淡淡开口。“哦?”碧含烟眉头一挑,一丝凝重之色爬上脸庞。“所以呢。”碧含烟追问。

    “没事,交给我吧。”凤凰摆摆手,便向后院走去。“你可别给我捅出篓子来啊。”背后还传出碧含烟的声音来。“放心吧。”待凤凰离去,碧含烟叹道。“真的没事么?”

    凤凰来到了望月楼后院的存储杂物用的仓房之中,便是看到在此等着她的天儿和枫翎。“凝儿?”枫翎见来的是凤凰,不禁一愣。“姐姐们去歇息吧,这里有我呢。”凤凰淡淡一笑,说道。“凝儿,你不怕他···”天儿黛眉浅皱问道。“没事。”凤凰摇摇头,“这里交给我便是,你们回去吧。”凤凰话已至此,天儿也不好多问,便和枫翎离开了仓房。

    司徒虚彦在仓房之中静静的望着凤凰,一言不发。“意外的老实呢。”凤凰关好仓房的门,笑道。“姑娘,你想做什么?”司徒虚彦见凤凰目光不善,便是问道。“司徒虚彦,我和你口中的小毛贼就那么像么?”凤凰问道。“我、我有说像么?”司徒干笑两声,说道。“我可没听错哦。”凤凰说道。“倒是姑娘把握绑在这里,难道不是做贼心虚么?”司徒虚彦轻笑一声,说道。

    “要不是公子你如此紧逼,小女哪里会用如此下策呢?”凤凰一脸委屈的说道。“咳咳。”司徒虚彦干咳了一声,不再吱声。“好了,不逗你了。”凤凰一笑,她突然觉得让司徒虚彦吃瘪很有趣。“把你关在这里应该没人会找吧。”凤凰问道。“不会你还要关上我几日吧?”司徒虚彦一愣,说道。

    “嗯,正有此打算。”凤凰回道。

    “姑娘把我关起来,没什么好处不是么?”司徒虚彦说道。“谁说没好处啊?”凤凰双目一眯,笑道。“可以敲你父亲一笔,难道不是好处?”“千万别这么做!”司徒虚彦神色一变,劝道。“哦?”凤凰一愣,莫非这司徒虚彦很怕他父亲?

    “开玩笑。”凤凰淡淡开口。“呼。”见状,司徒虚彦长吁了口气。“我问你一件事,如实回答我哦。”凤凰走进,盯着司徒虚彦说道。“姑娘请说便是。”司徒虚彦嘴角一挑,这么近距离望着凤凰,是第几次了呢?

    “想什么呢?”见司徒虚彦发愣,凤凰便抬手掐向司徒虚彦腰间软肉之上。“痛、痛!”司徒虚彦惊呼一声,眼泪在眼角处打转。“哼。”松开手,凤凰不理司徒虚彦那眼泪汪汪的凤眼,便是说道。“你,为什么再三来望月楼?”“这···”司徒虚彦不知如何解释是好。“为什么总是来找我?”“因为我喜欢姑娘你啊。”司徒虚彦答道。

    “啊?”凤凰大脑暂时宣布罢工,愣了半晌,凤凰便不禁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公子别开玩笑了。”“我没开玩笑。”司徒虚彦见凤凰一笑,便是不禁窘促起来,连忙解释道。“公子真是幽默。”凤凰掩嘴轻笑,目光直视司徒虚彦,淡淡开口。“喜欢我,怕你是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呃!”司徒虚彦全身汗毛战栗,刚刚一霎那,他分明感觉到了凛冽的一丝杀气,一闪即逝。“司徒公子,奉劝你一句,离我远些,是上策。”凤凰俯身低语。“如果,我硬是要呆在姑娘身边呢?”司徒虚彦说道。

    “刷。”

    一把短刀架在司徒虚彦脖间,冰冷的刀刃,让司徒虚彦的清醒了几分。

    “那到时候,我会毫不犹豫的割掉你的脑袋。”凤凰冷冷开口。司徒虚彦身体一颤,目光中多了几丝惊讶。他没想到凤凰竟会说出这种话来。

    “刷刷。”纤手挥动,一刀砍断了绑着司徒虚彦的绳子。“你走吧。”司徒虚彦晃了晃被绳子捆的发麻的手,不解的望着凤凰。“就这么放我走了?”“不走?”凤凰摆弄着短刀,淡淡开口。“呃···”司徒虚彦见状,暗叹了一声,便是离开了仓房。

    人生的第一次告白,就这么完了?!司徒虚彦出了仓房,一脸的无奈。开玩笑,本公子怎是那种被一把刀而折腰的人啊。司徒虚彦心中如此想道。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