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413/259044.html"}})();尊宝娱乐 >火凤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十六章 猎人与狐狸

第四十六章 猎人与狐狸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长安城,一片繁荣景色。而在这繁荣之下,却有着不为人知的黑暗面存在。平民被欺压,富商官员们饮酒寻欢,视平民百姓如粪土。百姓苦不堪言,又无可奈何。

    凤凰行于街旁,静观着长安之景。时过黄昏,太阳照在凤凰的影子上,将影子拉的细长。凤凰盯着自己的影子发呆,心中却盘算着今后的打算。

    张海峰么···心中默念一遍张海峰的名字,凤凰嘴角扯起一抹浅笑。书信已经送达,她便不信这张海峰还能坐视不管。眼前要做的便是怎样和张海峰碰面,从他口中套出当年季家惨案的缘由了。

    “还得用宵白羽的身份么?”叹了一声,凤凰便向着望月楼的方向走去。

    司徒府。

    司徒虚彦坐在桌旁,以手托腮,另一只手不停地在桌面之上敲着。一旁的平子紧盯着司徒虚彦,一点声音也不敢出。他可是知道自家主子的性子,司徒虚彦最烦有人在他思考的时候来烦他了。“公子啊,你这是怎么了呢?”平子看着司徒虚彦长眉紧紧拧在一起,一言不发,便心中暗想。

    “平子。”司徒虚彦出声叫道。“诶,我在。公子有何吩咐?”平子见司徒虚彦叫他,赶忙上前。“望月楼那姑娘怎样了?”司徒虚彦问道。“公子,那姑娘我们一直盯着呢。”平子说道。“哦,紧紧盯住了。”司徒虚彦再次提醒。“公子,您就放心吧。”平子笑道。“我说,公子您不是真看上人家姑娘了吧。”平子打趣道。

    “找揍是么?”司徒虚彦瞪了平子一眼。“公子,您的事可瞒不过我啊。”平子无视司徒虚彦的眼神,笑道。“好了,平子。帮我个忙。”司徒虚彦也懒得和平子斗嘴,向平子招招手。平子见状凑了上去,司徒虚彦附耳说道。“我要去徐府,你知道怎么做。”

    “公子,求你放过我吧。”听完司徒虚彦的话,平子“扑通”一声便跪在地上,可怜兮兮的看着司徒虚彦。“怎么了这是?”司徒虚彦一愣,不解的问道。“公子,不是小的不帮你,而是老爷下了命令不准你去徐府啊。”平子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司徒虚彦无言以对,他没想到司徒相如竟会如此反对他踏入徐府。

    “起来吧,我不去就是了。”司徒虚彦摆摆手,他可是对徐然身死抱有很大的疑问,这么一件大事发生,而且他又知道疑凶是谁。要他乖乖呆在家里那是不可能的。“公子可要说话算话啊。”平子起身,盯着司徒虚彦说道。“啊,说话算话。”司徒虚彦不耐烦的挥挥手,支开了平子。

    得溜出府邸啊···心中如此想着,司徒虚彦便盘算着如何离开府邸之事了。

    司徒虚彦正盘算着如何离开府邸之时,身在望月楼的凤凰也在盘算着如何接近张海峰又不会被司徒虚彦逮到。“头疼啊。”凤凰揉揉太阳穴,长叹了口气。“应该找姑姑问问才是。”打定主意,凤凰便起身出了屋子,向碧含烟房间走去。

    “姑姑,我进来了。”在门外喊了一声,凤凰便是推门而入。刚一踏入房间,一股香风便是扑面而来。凤凰向里屋走去,便是看到碧含烟慵懒的躺在长椅之中,闭目养神。“姑姑,起来了。”凤凰淡淡开口,便是做到了一旁的椅子上。“丫头啊,姑姑还乏着呢。”碧含烟眼也不睁,无奈的叹道。

    “懒床会长肉的。”凤凰不淡不咸的说着。“你不早说。”碧含烟一听此话,立刻便从长椅之中坐了起来。“有事问你。”见碧含烟起来,凤凰开门见山的说。“什么事啊?”碧含烟问道。“户部尚书张海峰,你知道吧。”凤凰说道。“你要干什么?”碧含烟双眼微阖,凤凰这么一问,心中不禁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来。

    “有事。”凤凰答道。“什么事?”碧含烟追问。“和你无关。”凤凰拿起木椅旁的水果和小刀一点一点削着果皮,便不再吱声。碧含烟动动嘴角,无奈的说道。“小姑奶奶啊,你想知道什么呢?”“全部。”淡淡开口,凤凰将削好的说过递给了碧含烟。接过水果,碧含烟叹了口气,说道。“用一个动物来形容他,最恰当不过了。”“是什么?”凤凰问道。“狐狸。”碧含烟淡淡开口。

    “狐狸?”凤凰一愣,“怎么说?”“官道之中,无人不与他交好无人不谈之色变。官员常说,得罪谁也不要得罪张海峰。得罪了他,你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碧含烟解释道。“是么?”凤凰一听,便不再追问。碧含烟也没再说下去。

    “谢了,姑姑。”半晌过后,凤凰突然开口,吓了碧含烟一跳。“丫头,你问他做什么?”碧含烟问道。“天气转凉了,需要件皮毛。正巧,这有只狐狸送上门了。”凤凰一笑,“送上门的,没有不收的道理,不是么?”还不等碧含烟说什么,凤凰便转身出了房间。

    “丫头,你可得给老娘省点心啊···”碧含烟叹道。

    张海峰收到信函后,便马不停蹄的赶往长安。一是要确认徐然和方天正的死样呢,二是他要会会这季家遗孤。他倒想知道,这季家的人到底有何厉害之处。

    “霄,你说。这季家遗孤,会是什么人呢?”张海峰隔着轿帘,问道。名叫霄的男子答道。“这我可不知了。”霄手中折扇轻掩嘴边,说道。“你很想见这个人,不是么?”张海峰说道。“大人,此话怎讲?”霄叹道。“别人不知,我还不知么?你那眼神已经出卖你了。”张海峰淡淡开口。“果然何事都瞒不过大人您啊。”霄无声的笑笑,收起手中折扇。眼中精芒闪过,嘴角一抹邪笑浮起。

    “还有几日可到长安?”张海峰问道。“不出两日,便会到达长安。大人安心养神便是。”霄说道。“也好。”说罢,张海峰便不再过问。霄轻声吩咐轿夫加快速度,尽快赶往长安。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