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413/259048.html"}})();
尊宝娱乐 >火凤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章 失算
    “姑娘收起剑,胜算可就不大了啊。”霄不淡不咸的说道。“是么?”凤凰浅笑,“你来试试就知道了。”霄见凤凰一脸轻松,反倒是心中升起一丝不安来。纸扇重开,扇骨之中银光闪现。银色的短刀出现在了扇骨之上,霄难得收起笑容,凝视着凤凰。

    “你怕了?”凤凰问道。霄呵呵一笑,脚下一动,便是来到凤凰面前。手中折扇毫不客气的扫向凤凰身前。“哼。”轻哼一声,凤凰抬手做挡势。“小看这扇子可要吃亏啊。”霄叹了一声。“是么?”凤凰淡淡开口,手中四根银针恰到好处的挡住了霄手中的扇刃。

    “什么?”霄暗吃一惊,竟没想到凤凰会挡的下来。“你就只是这样?”凤凰黛眉一挑,素手上扬,挑开了霄的纸扇。“呵呵。”霄笑而不语,手腕一翻,纸扇犹如长了眼睛似的追着凤凰不放。

    坐在床榻之上的张海峰双眉微皱,不知为何,他总觉得再哪里见过这个女孩。“是谁呢?”张海峰心中暗叹。

    “追的好紧。”见霄紧追不舍,凤凰一阵恼火。看样子,得想个法子脱身才是啊。“喂!”凤凰叫了一声,霄应声抬头,看到的却是凤凰一张带着狡黠笑容的面容。“不好!”霄暗叫不好。凤凰双手一拂,冰蓝色的粉末便飘洒而出,直奔霄而去。

    “什么?”霄见凤凰洒出粉末后一愣,随着呼吸而吸进了粉末。凤凰站定,不再出手。“呜。”霄眼中充满了震惊之色,只是吸进粉末不到几息,身体便麻痹了。怎么回事?!霄不解,凤凰对他做了什么。

    “你就好好呆上一个时辰吧。”凤凰笑道,说罢,便向屋内走去。“站住,等等!”霄欲阻止凤凰,可身体却不受控制。不再理会霄,凤凰走进屋中,望向了张海峰。“户部尚书张海峰?”凤凰问道。张海峰面不改色开口问道。“霄呢?”“霄?原来他叫霄啊,我没杀他,只是让他老实会罢了。”凤凰淡淡开口。“你是谁?”张海峰问道。“你不需要知道。”凤凰冷冷开口,“你只需要回答我的问题,如果不说的话。”一边说着,凤凰一边向张海峰走来。

    “我会毫不犹豫的割开你的喉咙。”走到床边,凤凰伸手抵上张海峰的脖间。三根明晃晃的银针触在脖间,张海峰不敢挪动身体。“想必你也知道徐然他们的事,我问你,为何要屠杀季家?!”凤凰问道。“我不知道。”张海峰说道。“不知道?”凤凰一哼,手中银针一动,鲜血便顺着张海峰的脖子滴落在被褥之上。

    “呜。”张海峰紧皱双眉,狠狠瞪着凤凰,心想自己要是会武功该有多好。“我耐心有限,别想耍花样。”凤凰淡淡开口,毫不理会张海峰的目光。“你就算杀了我也无用,我不知道的事你要我如何说。”张海峰解释道。

    “都是死鸭子嘴硬,不见棺材不落泪啊。”凤凰冷冷开口,银针又向下刺了进去。张海峰倒吸一口凉气,还是闭口不言。凤凰见状,目光一寒,便欲掏出袖中纸包,却不想被背后之人暗算。

    “唰——”银光一闪,鲜血溅了一地。

    “唔!”凤凰捂着肩膀,与张海峰拉开了距离。回头定睛一看,暗伤她的人竟会是先前中了麻痹毒粉的霄。怎么会···凤凰一愣,没想到这麻痹毒粉竟会对他不起作用。“可恶。”凤凰见今日无法再得手,便是转身冲出了房间。留下了一句,令张海峰后怕的一句话。

    “张海峰,你的命我定会来取。”

    “大人,您没事吧?”凤凰离开后,霄急忙询问道。“没事。”张海峰捂着受伤的脖子,一副惊吓未定的样子。“你呢?”张海峰问道。“没事。”霄淡淡开口,说完便是一头栽倒在地。“霄,霄!”张海峰见状一惊,急忙喊道。“来人啊,来人!!”

    待凤凰离开后,徐府的护卫终是察觉出有贼人潜入府邸,急冲冲的慢府邸寻找了起来。在内院之外发现了晕厥过去的雷虎。

    出了徐府,凤凰一路朝着药罐子所在的方向而去。

    药罐子此时正忙着查看药柜当中的药材,便是听到“咣当”一声,吓了一跳。“谁啊?”药罐子叫道。几息后,见无人答应,药罐子便是拿起一旁的木棍走了出去。还没走出多远,便是听到药罐子“哎呦”了一声,翻到在地,骨碌了出去。“哎呦,我的老腰啊。”药罐子艰难的爬了起来,想看看是什么绊了他一跤。定睛一看,却是足足吃了一惊。

    “小凤凰!”绊倒药罐子的正是凤凰。凤凰从徐府出来后,便是来到了药罐子的家中,可见大门紧锁,便只好从屋顶进来。可失血过多,便从屋顶之上摔了下来。药罐子先前听到的声音正是凤凰摔到地上的发出的声音。“谁下的手啊,真是够狠的。”药罐子简单看了凤凰的伤口,不禁叹道。

    “唉。”长叹了口气,药罐子将凤凰抱起。这时也不见药罐子佝偻着腰,也不像平日里那般无力病态。“你这丫头,何必以身犯险呢。”药罐子幽幽叹道。

    翌日清晨,望月楼。

    “凝儿,你在么?”枫翎一大早便是来到凤凰的屋前叫道。“凝儿?”叫了几次,都无人答应,枫翎便是推门而入。可屋中空无一人。“奇怪?这么早,去哪了?”枫翎神经大条的没有发现异状,便是离开了。

    “呜。”睁开双眼,凤凰向四处望去。一股药味传来,凤凰才想起来昨晚是来到药罐子的家中。肩膀处传来轻微的痛感,凤凰做到床边,回想着昨晚徐府的事。“看样子,这麻痹粉要加大剂量了啊。”凤凰如此叹道。

    “醒了?”这时,药罐子从旁走出,由恢复了那副佝偻病态的样子。“药爷爷。”凤凰一愣,问道。“你救了我啊。”“除了老头子我还能有谁啊。”药罐子哼了一声,说道。“多谢药爷爷了。”凤凰说道。“唉,先别忙着谢老头子。告诉我,你这伤势怎么弄得。”药罐子说道。

    “不说行么?”凤凰问道。“不行。”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