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413/259049.html"}})();尊宝娱乐 >火凤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一章 望月楼一聚

第五十一章 望月楼一聚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真的不行?”凤凰问道。“不行。”药罐子果断拒绝。“唉。”暗叹了一声,凤凰刚想开口,却听到药罐子怪叫了一声。“我的汤药啊!”说罢,药罐子便是一路小跑的奔向了外头。见状凤凰无奈的笑笑,试着动了下肩膀。“好痛。”刚动一下,凤凰不禁倒吸了口凉气。

    “可恶。”心中骂了霄一通,凤凰便是琢磨起霄中了麻痹毒粉还能动的原因。“这么说起来,之前司徒虚彦不也···”凤凰突然想起先前和司徒虚彦试探交手时的情景来,司徒虚彦不是也免疫了麻痹毒粉么。“看样子,真的得重新调配下配方了。”想到这里,凤凰又是长叹了口气。

    “咳咳咳。”药罐子咳嗽的声音传了过劳,凤凰闻声望去,只见药罐子灰头土脸的朝她走来。看见药罐子这么个狼狈样子,凤凰不禁问道。“药爷爷,你怎么了?”“咳咳,没事。”药罐子摆摆手,说道。“你肩上的伤需要静养三日,这三日不能让肩膀受力,知道了么?”药罐子嘱咐道。“嗯。”凤凰点点头应道。

    “那药爷爷,我先回去了。”凤凰说罢,便欲起身离开。“嗯。”药罐子哼了一声。凤凰起身下床,穿好鞋子正打算离开。药罐子却叫住了她。“小凤凰啊,下次再见到打伤你的人可要注意的好。”“嗯,我会的。”说罢,凤凰便离开了。

    “这丫头总是弄得一身伤可不好办呢,看样子我得去见见公子他了啊。”待凤凰离开后,药罐子自言自语道。

    凤凰出了药罐子的家后,便是一路朝着望月楼而去。碍于肩膀上的伤,凤凰也没敢速度过快。终是回到了望月楼,凤凰蹑手蹑脚的从后院小门走了进来。见四周没人,凤凰赶忙快步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顺利的回了房间,凤凰刚准备换上一身干净的衣服,却被突然出现在身后的碧含烟吓了一跳。“小丫头,去哪了啊?!”“姑姑?你哪里冒出来的?”凤凰不解的问道。“去哪了?”碧含烟问道。“没事,不用担心。”凤凰淡淡开口。“脸色不好,今天好好休息吧。”见凤凰这么说,碧含烟叹道。“嗯。”凤凰应道。

    无奈的叹口气,碧含烟没有多问便转身离开了。

    徐府。

    霄睁开双眼看到的是一脸担心的张海峰正坐在自己身边打着瞌睡。起身坐起,霄将长衫轻披在张海峰身上。却没想张海峰这时睁开了眼睛,张海峰见霄醒来赶忙开口问道。“霄,你没事了?”“大人,我没事。”霄答道。“没事就好。”见霄没事,张海峰长长出了口气。

    “只是身体还有些麻痹感,大人您一夜没睡么?”霄见张海峰一张倦容,便是问道。“没事。”张海峰淡淡开口,“我倒是对昨夜那出现的女人很是感兴趣。”“大人放心,一切交给我吧。”霄嘴角一挑,浅笑道。

    “大人,我有一事不知当不当讲。”霄问道。“说。”张海峰说道。“我听徐府管事说过徐大人很是喜欢到一家名叫望月楼的地方去,我想我们应该可以从那里打听出些消息来。”霄说道。“那里么?”张海峰眉头一挑,叹道。“人多嘴杂,也不失是打探消息的去处。”霄静待着张海峰的答复。

    “去吧。”半晌后,张海峰终是开口。“是。”得到答复后,霄便起身打算离开。“大人请好好休息,霄会办妥一切的。”走到门口之时,霄还不忘嘱咐张海峰好好休息。

    司徒府。

    司徒虚彦极度无奈的坐在窗边,望着天上那偶尔飘过的几朵云彩。站在司徒虚彦身后的平子一声也不敢发出,他可怕他哪句话没说好,司徒虚彦会那他来出气。司徒虚彦一声不吱,不知在想着什么。

    “可恶!!”突然,司徒虚彦猛地站了起来,朝窗外一阵大吼。“呼呼呼。”似乎吼够了,司徒虚彦也消停了下来。“公子,给你水。”这时,平子递给了司徒虚彦一杯水。“咕嘟咕嘟。”接过水杯一口喝光了杯中的水,司徒虚彦便是说道。“平子,你说是谁和父亲告的密。为什么我每次出府都会有人拦下呢?”“谁知道呢。”平子口上是这么回答,可心里却不是这么想的。

    能知道司徒虚彦一举一动的除了平子以外,还能有谁。这向司徒相如告密的不是别人,正是平子。“要是让我知道是谁告密的,他就别想活了。”司徒虚彦恶狠狠地说道。“呃!”平子一听,全身汗毛不禁乍起。干吞了口吐沫,平子问道。“公、公子,您要怎么做呢?”

    司徒虚彦撇了平子一眼“你脸色怎么不好?”问道。“有、有么?”平子答道。“说话还磕磕巴巴的,肯定有鬼。”司徒虚彦说道。“公子,请您绕过我吧,我下回肯定不向老爷告密了。”平子见状,赶忙跪到在地磕头认错。可缺没听见司徒虚彦吱声,平子颤巍巍的抬起头,却见司徒虚彦一副奸计得逞的表情看着他。

    “上当了!”平子心中暗叫不好。

    “哼,就知道是你。”司徒虚彦淡淡开口。“公、公子您早知道了?”平子怡愣,问道。“除了你没人知道我会去哪里,这次就放过你。如果再有下次,你自己掂量办吧。”司徒虚彦说道。“绝对不会有下次的,公子请放心就是!”见司徒虚彦不追究他,平子赶忙谢道。“好了,起来吧。我要去望月楼,你准备下吧。”司徒虚彦摆摆手,说道。“是。”平子得救似的跑了出去。

    望月楼。

    凤凰难得坐在二楼回廊上再次看着银霜跳舞,因为伤口她近些日子都无法出台了。碧含烟也没有细问缘由,只是让凤凰好好休息。不知为何,一阵惴惴不安之感在心中升起。

    这时,望月楼门口走进了一批人来。碧含烟见状赶忙上前去迎接,坐在二楼的凤凰向下望去。不禁瞳孔一缩,进到望月楼的不是别人,正是先前和她交过手的霄和雷虎。

    “他们怎么会来?难道发现我的身份了么?”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