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413/259050.html"}})();
尊宝娱乐 >火凤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二章 原是旧识
    碧含烟见霄走进望月楼笑着迎了上去。“哟,这是哪位公子啊,奴家瞧着眼生的很。”“你是这里的老板娘?”霄淡淡开口问道。“正是奴家。”碧含烟应道。望月楼的姑娘们见装作打扮华贵的霄到来,一时间都是愣在原地,各个都是朝着霄直抛媚眼。

    霄没有理会这些急忙向他献媚的姑娘,而是向碧含烟问道。“我问你,枭白羽这人你可认识?”碧含烟一听霄如此问道,瞳孔不着痕迹的紧缩,答道。“奴家从不会向其他客人透露他人的事情。”“少和我耍花样,你要知道的话就老实说出来。”霄冷冷开口。“要不然你这望月楼中,任何人都无法从这走出一步了。”

    “请里面来。”碧含烟错开一步,将霄让了出来。“带路。”霄淡淡开口,便和碧含烟一齐上了二楼。

    躲在二楼拐角处的凤凰将霄和碧含烟的对话全部收入耳中,一抹不安浮现在脸庞。凤凰不知道霄为何会在这个时候来到望月楼,但她知道必须要阻止霄。“要怎么做?”正在凤凰犯愁的时候,司徒虚彦也来到了望月楼。

    “司徒公子来了。”不知是谁喊了一声,惊了凤凰的思绪。顺着喊声望去,凤凰无奈的在心中叹了一声。“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

    枫翎这是从人群中走去,迎面朝司徒虚彦走了过去。见枫翎朝他走来,司徒虚彦不禁脸色微变。“枫姐姐,你好啊。”司徒虚彦干笑着打了声招呼。“哟,司徒公子你来了啊。”枫翎笑道。“是、是啊。”司徒虚彦答道。“有事?”枫翎问道。“嗯,有事。”司徒虚彦点点头。“找凝儿?”枫翎说道。“是。”司徒虚彦如实答道。

    “好吧,我带你去找她。”枫翎说罢,便是转身带路。见状司徒虚彦赶忙跟上,还不忘说一声“谢谢。”

    躲在二楼的凤凰那是一个无语,麻烦的事情为什么总是要一齐出现啊。

    望月楼雅间,碧含烟坐在霄的对面,替霄斟着茶水。“枭白羽的事一字不落的和我说清楚。”霄接过碧含烟递来的茶水,浅抿一口说道。“他犯了什么事么?”碧含烟试探着问道。“他和前些日子一件命案有关,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霄说道。“他住在望月楼之中,没错吧?”“···是。”碧含烟答道。

    碧含烟一边回答着霄的问题,一边想着对策。他是什么人?怎会知道枭白羽这个名字,莫不成他是来找凤凰的?碧含烟想到这里,黛眉浅皱,一丝不安仍绕心中。

    枫翎带着司徒虚彦正要往后院走去之时,凤凰从半路将她们拦了下来。“司徒公子要去哪啊?”凤凰笑道。“凝儿正好,司徒公子有事找你。”枫翎说罢,便向凤凰使了个眼色。“你们聊,我先去忙了。”说罢,枫翎便离开了。“有事?”待枫翎离开,凤凰便是问道。“也不是···什么大事。”司徒虚彦答道。

    “到雅厅去说吧。”凤凰说罢便向雅厅走去,身后的司徒虚彦也快步跟了上来。凤凰一边走着,一边听着各个雅厅中的声音。终是找到碧含烟所在的房间,凤凰毫不犹豫的便推门走了进去。

    “谁?”霄见凤凰进入房间,目光一冷,便问向碧含烟。“这是谁?”碧含烟心中一惊,赶忙解释道。“她是奴家的外甥女。”说罢,便站起来,呵斥凤凰。“怎么这么没规矩,不知有贵客在么?”“对不起,姑姑我不知这屋子有人。”说罢,凤凰便打算退出房间。

    这时,霄开口道。“站住。”闻声凤凰驻足,低着头没有直视霄。司徒虚彦站在凤凰的身后,眉头皱着,不知在想些什么。霄站起身便向凤凰这边走来,走到凤凰身边,霄抬手便欲拍向凤凰右肩。凤凰低着头,准备接下霄的手掌。可想象中的疼痛却没有到来,凤凰不禁抬头,却发现司徒虚彦站在了她的面前抓住了霄的手臂。

    “司徒···公子?”凤凰一愣,她不明白司徒虚彦为什么要这么做。“你是谁?”见司徒虚彦拦下自己的动作,霄长眉紧锁问道。“你是霄叔叔吧?”司徒虚彦说道。“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霄一愣,问道。“我是司徒虚彦,不记得了么?”司徒虚彦一笑,说道。“司徒?”霄默念司徒二字,便是想起了什么。“你是司徒大人的令公子?”霄说道。

    “是我,难怪之前见你眼熟呢。”司徒虚彦松开抓着霄的手,呵呵笑道。“公子你怎会在这里?”霄松松手腕问道。“呃···这个。”司徒虚彦不知该怎么回答了是好。“公子,您还要听琴曲么?”这时凤凰开口帮司徒虚彦解了困。“要听。”司徒虚彦赶忙答道。

    “大人您要不要听听凝儿的琴曲?”碧含烟问道。“也好。”霄见状只好答应了下来。“请稍等片刻。”说罢,凤凰便是转身出了雅厅。“公子,请。”霄见凤凰离开,便将司徒虚彦让到了座椅旁。碧含烟心中长吁了口气,便替霄重新倒好了茶水。

    半柱香时间不到凤凰便回到了雅厅,架好了琴。素手一抬,指尖触动琴弦,幽幽琴音便是响彻在雅厅之内。霄双眼微眯,盯着凤凰不语。先前那份感觉绝不会出错,他分明感觉一丝一瞬即逝的杀气。她会是昨晚的那个人么?霄暗自想道。那枭白羽身份虽是伪造,但却是有此人才对。还得从这里下手么?霄叹了口气,拿起桌上瓷杯轻抿了一口。

    “不论听几遍,凝儿姑娘的琴曲还是那样动听。”司徒虚彦赞道。“是啊。”霄浅笑道。“霄叔叔你会在长安,那么张叔叔他也到长安了吧”司徒虚彦问道。“是,大人也到了。”霄回道。“果然是为了徐大人他们的事?”司徒虚彦说道。“是,公子此事最好不要和他人讲。”霄小声说道。“我知道。”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