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413/259063.html"}})();尊宝娱乐 >火凤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十五章 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

第六十五章 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虽是入夜,但街上行人不减反增。此时,集市中央正有着黑压压的一片人。人们私下窃窃私语,小声议论着。黑压压的人群将道路围堵的水泄不通,一个挨着一个。而人群中央,官府的官员正维持着周围的秩序。人群中央处的木杆之上,正挂着一个人。如果霄在这里,定会吃惊。因为这木杆之上吊挂的人正是雷虎。

    木杆之下,司徒虚彦正站在那里。司徒虚彦眉头紧锁,望着被吊在木杆之上的雷虎一言不发,不知在思索着什么。官府的官员在青年身旁低声说道。“司徒公子,这里人太多了,要不您先避一避?”“避什么?”司徒虚彦一挑眉,瞪道。“前些日子便是出过一件事,今日又是如此。你们到底是做什么的?有人将尸体吊在这里,居然没人发现。”“是卑职的疏忽,还请司徒公子责罚。”官府官员听司徒虚彦这么一说,赶忙赔不是。

    “派人通知司徒将军了吧?”司徒虚彦不耐烦的问道。“是,卑职也派人去通知了。”官府官员抱拳回答道。“周围的平民想些办法让他们离开。”司徒虚彦淡淡开口。“是。”官府官员应道,便是转身下达命令去了。“这雷虎武功倒是不差,怎么会被杀了呢?”司徒虚彦自言自语道。

    四周围观的人们渐渐的离开,这时两辆轿子也是从远处驶来。轿子落地,司徒相如和张海峰从轿子中走出。司徒虚彦赶忙迎上,说道。“父亲,您来了。张叔叔,许久不见了。”“许久不见,司徒贤侄。”张海峰笑笑,便是说道。“几年不见,司徒贤侄越发的像司徒将军您了。”“呵呵。”浅笑一声,司徒相如便是问道。“彦儿,怎么回事?”见四周有官府人员守卫,司徒相如眉头皱的更是深了。

    “您们看。”说着,司徒虚彦便是指向木杆之上。顺着司徒虚彦所指方向看去,张海峰瞳孔便是一缩。“雷虎?!”张海峰惊道。“彦儿,是你发现的?”司徒相如问道。“是。”司徒虚彦点点头,说道。“半个时辰之前,雷虎便是吊在这木杆之上。而这件事发生的前几天,也是有着一人被吊在这里。不过事后被人救走了。”司徒虚彦说道这里,便是望了张海峰一眼,继续说着。“而那一天,看管这木杆上吊着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雷虎。”

    “贤侄的意思是有人恶意报复?”张海峰说道。“手法如出一辙,目的是一样的。”司徒虚彦不淡不咸的说道。“先叫人把尸体放下来吧。”司徒相如挥挥手,官府官员便是将雷虎从木杆之上放下。张海峰见到雷虎尸体之时,面色更是惨白了几分。“张叔叔,您知道他近日都有得罪过谁么?”司徒虚彦问道。摇摇头,张海峰什么也说。“司徒将军,张大人,有件事卑职不知当不当说。”一旁的官府官员轻声说道。“说。”司徒相如说道。

    “前些日子,这位大人在这里与一位女子曾经交过手,后被一看不清面容的男子打伤。”官府官员说道。男子?听官府官员这么一说,张海峰便是想起了东临公子。莫非是他?!想到这里,张海峰的额角上边是冷汗直溢。“张叔叔,您怎么了?”司徒虚彦见张海峰有些不对,便是问道。“我没事。”张海峰说道。司徒相如双眼微眯,便是说道。“把他葬了吧。”“是。”官府官员应道,便是抬着雷虎的尸体打算离开。“等等。”这时,一记冰冷的声音响起。

    闻声望去,司徒虚彦一愣。怎么是他?来的不是别人,正是霄。原来徐府管事在通知完张海峰之后,又顺道一同通知了霄。“霄?你怎么来了?”张海峰不解。“出了事,我怎能不来。”霄淡淡开口,便是抱拳对着司徒相如说道。“霄见过司徒将军,司徒公子。”“霄叔叔。”司徒虚彦点了点头。“不能现在葬了雷虎。”霄说道。“为何不能?”司徒相如不解。

    “您要是这么做了,便查不出真凶了。”霄淡淡说道。“哦?”司徒相如眉头一挑。“这雷虎是怎么死的?”“您看,雷虎面色泛青,嘴唇发紫。”霄指向雷虎说道。“是中毒所致,但致命伤却是心窝的细小伤口。这与先前杀害徐大人和方大人的凶手是同一人。”“同一人?”听霄这么一说,司徒相如和张海峰都是一惊。“是的。”霄点点头,说道。“凶手所用的应该是一柄极薄的剑,雷虎的心窝处伤口虽小,但仔细分辨倒是可以看到。”

    司徒虚彦一边听着霄的解释,一边不禁想道了一个人。

    此时,凤凰和火魅早已回到了望月楼。碧含烟见凤凰和火魅回来,便是一阵盘问。最终碧含烟也没有问出了什么来,索性放弃了。凤凰和火魅相视一眼,便是一同回了房间。“魅姐,我们把雷虎吊在那里总觉得有些不妥。”凤凰叹道。“不会有事的。”火魅摆摆手,说道。“是么?”凤凰叹了一声,总觉得有些不安。不知为何,凤凰只要一想起霄,便回如芒在背一般。

    那个男人,没那么好对付。心中暗叹一声,凤凰便不再多想。

    “看样子你对那个凶手很是熟悉啊。”司徒相如说道。“凶手是何人我大致清楚,但我想对方也有所防备,不会轻易被找出破绽的。”霄说道。“是么。”司徒相如叹了一声,说道。“查找凶手是你们的事,尽快解决的好。”“是。”霄应道。“回府。”说罢,司徒相如便是坐回轿子。司徒虚彦和张海峰与霄打了声招呼便是追了上去。

    待司徒相如离开后,霄便是叹道。“大人,来长安的确是个错误的选择呢。”“是啊。”张海峰淡淡说道。“本以为对付个女人会很容易,可事情却没那么简单,这次倒是遇到了个棘手的对手啊。”霄无声的笑笑。两人无言,皆是不语。过了半晌,霄对着官府官员说道。“葬了他吧。”便和张海峰一起回了徐府。

    回到府邸之后,司徒虚彦一夜无眠。第二日顶着个熊猫眼便是出现在了望月楼之中。“你怎么了?”凤凰见司徒虚彦这个样子,不禁一愣。“没睡好,没事。”司徒虚彦摆摆手,毫不顾忌形象的坐在了椅子上。“哦。”应了一声,凤凰便是给司徒虚彦倒了一杯茶水。“多谢。”司徒虚彦笑笑,便是一饮而尽。

    “凝儿姑娘,昨晚你哪里也没去吧?”将杯子轻放桌面之上,司徒虚彦问道。“晚上?我能去哪里啊,司徒公子你又要搞什么?”凤凰说道。“没什么,随便问问。”司徒虚彦尴尬的笑笑,便不再多问。

    这家伙,还在怀疑我啊···叹了一声,凤凰无奈。

    这时,雅厅的门叩响,凤凰问道。“是谁?”“我。”门外,传了东临公子的声音。“公子?!”心中一惊,凤凰不解。东临公子怎么知道她在这里。“我去去就来。”对司徒虚彦说了一声,凤凰便是向雅厅门口走去。打开门,凤凰便是看到了一脸淡漠的东临公子站在门外还不等凤凰说什么,东临公子便是先一步踏入,走向屋内。

    啊!公子,你要做什么?!凤凰已经,赶忙快步追了上去。

    见东临公子走来,司徒虚彦一愣。不解的问道。“您是?”“叫我兰亭吧。”东临公子淡淡开口。“不介意和我喝一杯吧?”说罢,东临公子便是晃了晃手中的酒壶。“请坐。”司徒虚彦淡淡一笑。东临公子毫不客气的坐在椅上,将壶中清酒倒入杯中。推到了司徒虚彦的面前,说道。“司徒公子,请。”司徒虚彦一惊,没想到东临公子会知道他的姓名。

    东临公子自顾自的倒了一杯酒,一旁的凤凰着实无奈。这是演的哪一出戏啊?!司徒虚彦吃惊归吃惊,拿起酒杯说道。“兰亭大哥,请。”“请。”东临公子淡淡开口,举起酒盅,便是一饮而尽。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原创!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