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413/259064.html"}})();尊宝娱乐 >火凤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十六章 平静

第六十六章 平静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酒尽,东临公子嘴角挑起一抹轻笑,问向司徒虚彦。“司徒公子可是看上这望月楼的哪个姑娘了?”一边说着,一边偷瞄了凤凰一眼。“兰亭大哥,我···”司徒虚彦尴尬的不知该怎样回答是好。“人不风流枉少年,这也不是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情。”东临公子淡淡开口,笑道。“这···”东临公子这么一说,司徒虚彦更是不知怎么开口是好了。

    站在一旁的凤凰更是无奈,她当然知道东临公子是在套司徒虚彦的话。可为什么问这种问题?暗叹一声,凤凰也没有打算开口的意思,就直接无视了司徒虚彦向她投来的求救的目光。

    “司徒公子觉得凝儿如何啊?”见司徒虚彦迟迟不肯开口,东临公子便是指指凤凰,问道。凤凰一惊,杏目微瞪,俏脸微红了起来。而司徒虚彦被东临公子这么一问,望到凤凰红着的脸,一时间便是愣在了那里。东临公子眉头一挑,分别望了凤凰和司徒虚彦一眼。淡淡开口,“在下和司徒公子开个玩笑,还望莫怪。”“不会,不会。”司徒虚彦收回望着凤凰的目光,说道。

    “不打扰公子了,告辞。”说罢,东临公子便是起身向门外走去。“兰亭大哥,慢走。”司徒虚彦抱拳请礼道。“小女去送送公子。”凤凰冲司徒虚彦点了点头,便是追着东临公子而去。待东临公子离开,司徒虚彦便是坐回椅子上,拭去额角的汗,叹道。“他是谁?从来都没见过啊。”

    追上了东临公子,凤凰不解的问道。“公子,你要做什么?”“不做什么。”东临公子淡淡开口。“诶?”凤凰一愣。“回去吧,他等着你呢。”东临公子说道。“哦。”应了一声,凤凰便是原路返回。望着凤凰的背影,东临公子无奈的叹了口气。“还真是迟钝呢。”“什么迟钝?”这时,碧含烟从一旁走过,不解的问。“你来正好,有些事要问你。”东临公子说道。“什么事?”碧含烟愣道。

    “司徒虚彦你认识吧?”东临公子问道。“认识啊。”碧含烟点点头。“那他和凤凰是怎么认识的?”东临公子问道。“凤凰来望月楼不久后一次出台之时,遇到的司徒虚彦。怎么了么?”碧含烟淡淡开口。“你难道没看出来什么?”东临公子眉头一挑,问道。“我知道啊。”碧含烟说道。听碧含烟这么一说,东临公子眉头便不禁一皱。“可凤凰对司徒虚彦一点反应都没有啊。”碧含烟说道。“是么。”东临公子应了一声,便不再问了。

    “我说公子,你今日是怎么了?”碧含烟问道。“没事。”东临公子说罢,便是离开二楼,向后院走去。“嗯?肯定有问题。”待东临公子离开,碧含烟双眸一转,说道。

    凤凰回了雅厅,司徒虚彦便是问道。“凝儿姑娘,那个兰亭大哥是什么人?”“怎么了?”凤凰愣道。“他怎么知道我姓司徒?”司徒虚彦问道。“我哪里知道。”凤凰淡淡说道。“可我觉得他认识你。”司徒虚彦盯着凤凰,说道。“是么?”凤凰眉头一挑,说道。“凝儿姑娘,你知不知道长安近来的事?”司徒虚彦岔开话题,说道。“哦?怎么了?”见司徒虚彦这么一说,凤凰便是问道。

    “近日来朝廷官员被害,又有人相继被害。死因都是被一柄薄刃所害,而那薄刃我却见过。”司徒虚彦淡淡开口,目光没有从凤凰身上离开一刻。“哦?”凤凰轻哦一声,问道。“那薄刃你在哪里见过?”“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姑娘手中便是有着。”司徒虚彦说道。“是么?”凤凰淡淡开口,便是素手抹上腰间。“司徒公子所说的,莫非是这个?”一边说着,凤凰便是做出准备拔剑的动作来。

    司徒虚彦盯着凤凰,身体微微向后倾去。“你躲什么?”见司徒虚彦的样子,凤凰噗嗤一笑,问道。“呃。”司徒虚彦一愣,见凤凰什么也没有抽出,便是长吁了口气。“你怀疑我?”凤凰撇了司徒虚彦一眼,说道。“不是。”司徒虚彦说道。“明明就是有,不用解释。”见状,凤凰故作生气的说道。“凝儿姑娘,我不是那个意思。”司徒虚彦心中一阵后悔,赶忙解释道。“我只是想提醒姑娘一声,要小心一些。”“这样啊。”凤凰见司徒虚彦这个样子,强忍笑意说道。“平日我只在望月楼中,危险什么的应该与我无关。”“可···”司徒虚彦刚想说什么,便是被急急忙忙跑进来的平子给打断了。

    “公、公子···”平子一脸焦急的说道。“怎么了?好好说。”见平子这个样子,司徒虚彦问道。“公子老爷找您回去。”平子喘了口气,急忙说道。“父亲?”司徒虚彦一愣,便是对凤凰说道。“凝儿姑娘,我先回去了,要小心啊。”“公子慢走。”凤凰俯身说道。待凤凰说完司徒虚彦便和平子急忙出了望月楼,往司徒府驶去。

    “还在怀疑我啊。”待司徒虚彦离开后,凤凰幽幽的叹道。

    司徒府。

    司徒虚彦急忙赶回,往后院走去。司徒虚彦一边走着,一边问向平子。“父亲找我有事?”“老爷没说,只是要叫公子你回来。”平子答道。“父亲他脸色怎样?”司徒虚彦又问。“不好。”平子淡淡回道。“呃···”司徒虚彦一听,赶忙加快脚步往后院走去。

    司徒府,后院。司徒相如正板着张脸坐在椅上,司徒虚彦走进,心里便咯噔一下。“父亲有事找我?”司徒虚彦试探着问道。“我问你,昨晚你怎么会在集市那里?”司徒相如冷冷开口。“闲来无事,出去逛逛便是看到出事了,所以···”说道最后,司徒虚彦的声音越来越小,小到连他自己都快听不见了。“我和你说过什么?”司徒相如说道。“父亲。我···”司徒虚彦刚想说什么却被司徒相如给打断了。“从现在开始,不准踏出府邸半步,听到了么?”司徒相如冷声说道。

    “父亲!”司徒虚彦一惊,不解司徒相如为什么这么做。“平子,带他下去,好好看着。”说罢,司徒相如拂袖而去。

    司徒虚彦愣在厅堂之中,一言不发。身后的平子见司徒虚彦不做声,便是上前说道。“公子,我们走吧。”“啊。”应了一声,司徒虚彦转身便是向外走去。

    入夜,凤凰坐于窗边望着天空上呈弦状的月亮不语。火魅推门而入,一头火红色的长发还带着水珠滴下。“凤凰,你在干嘛?”火魅走近,看了看发呆的凤凰,问道。“魅姐,你和公子怎么突然到长安来了?”凤凰问道。“前一阵子有个叫药罐子的前辈到洛阳找到了公子,随后公子便让我和他一同来长安了。”火魅说道。“药罐子?”凤凰一愣,便是问道。“药爷爷他和公子都说了什么?”“具体的我没听到,那位前辈只说你受了伤,遇到了麻烦。”火魅叹道。

    药爷爷啊···凤凰暗叹一声,着实无奈。

    “凤凰,伤口好了么?”提到受伤,火魅问道。“没事,早就好了。”凤凰淡淡说道。“那就好。”火魅叹了一声,便是说道。“你是不知道,药前辈说到你受伤的时候,公子那阴沉的表情我还是头一次看到过。”“魅姐,公子的身体近来可还好?”凤凰问道。“还是那个样子。”火魅叹道。“是么。”应了一声,凤凰便不再开口。

    过了半晌,火魅突然问道。“凤凰啊,早上来找你的那个人是谁啊?”“早上?”凤凰一愣,便是说道。“司徒虚彦么?”“对对,就是他。”火魅点头道。“他是司徒将军的儿子,我们不是很熟。”凤凰说道。“将军的儿子啊~”火魅叹了一声,便是对凤凰说。“妹子,不是姐姐多嘴。你难道没看出来,他对你又点不同么?”“不同?什么不同?”凤凰不解的问。“唉···”长叹了口气,火魅便是说道。“算了,睡觉吧。”“哦。”应了一声,凤凰便是熄掉了屋内的灯。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