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413/259066.html"}})();
尊宝娱乐 >火凤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十八章 邀约求推求收)
    翌日,凤凰起了个早,打开了望月楼的大门。吸了一口清晨的新鲜空气,凤凰伸展双臂,一抹笑意浮上脸庞。这时,一只白鸽飞过,落在了凤凰的肩膀之上。“嗯?”凤凰一愣,抓过白鸽。望到白鸽脚上绑着一个竹筒,凤凰便将竹筒摘了下来。放走白鸽,凤凰便是拆开竹筒。望着信笺上的内容,凤凰瞳孔不禁一缩。握住信笺,凤凰赶忙向后院跑去。

    后院,凤凰找到了东临公子,将信笺交于东临公子。“公子,您看看吧。”接过信笺,东临公子看后便是眉头一皱。“看样子,霄也是按捺不住了。”“公子,我们要应约么?”凤凰问道。“既然邀请已出,岂有不见之礼。”东临公子淡淡开口。“那我去通知姑姑一声。”“去吧。”得到东临公子的许可后,凤凰便是朝着碧含烟所在的方向走去。待凤凰离开,火魅便是出现在东临公子身后。“公子,怎么了?”见东临公子眉头紧锁,火魅便是问道。

    东临公子没有答话,只是将手中的信笺递给了火魅。接过信笺,火魅看后脸色便是一变。“公子,您要赴约么?”火魅问道。“对方既然邀请了,就算是鸿门宴也有一见的必要。”东临公子说道。“可我怕凤凰她···”火魅话说一半,便是不再开口。“放心吧,不会有事的。”东临公子说道。

    凤凰找到了碧含烟,便是和碧含烟说了今早的事。“什么?!”碧含烟听完便是叫道。“姑姑···”凤凰捂着耳朵,一脸的无奈。“开什么玩笑,对方这明明就是下的战书,你们竟然要去?”碧含烟双眸怒瞪,说道。“就算那个霄没有举动,我们也是要有所动作的。”凤凰劝道。“不行,此事得从长计议。”说罢,碧含烟便是冲出屋子。“姑姑。”凤凰一惊便是快步追了上去。

    “东临!!”碧含烟一脚踢开房门,怒道。“开什么玩笑,这明摆着就是鸿门宴,你想什么呢?!”“安静。”东临公子眉头微皱,说道。“坐下。”碧含烟见状,便是坐到了东临公子的对面。“你真打算去应约?”碧含烟问道。“啊。”东临公子应了一声,便不再开口。火魅此时替碧含烟上了杯清茶,便是退到了一旁。“霄和我们有着一样的想法,他不想拖下去了。”东临公子淡淡开口说道。

    “你真的有十分的把握对付他么?”碧含烟问道。“我自有办法,无需担心。”东临公子说道。“打算何时动身?”见劝阻无用,碧含烟索性也不再说了。“今晚。”东临公子拿起桌上茶杯,一饮而尽。“我来帮忙。”碧含烟说道。“不用,我们三个人去就行了。”东临公子说道。“公子!”碧含烟叫道。“霄有怀疑你的身份,你便老实呆在望月楼里便是。不要节外生枝。”东临公子撇了碧含烟一眼,说道。“好吧。”见状,碧含烟只好答应下来。

    “凤凰,你的真面目霄见过了么?”东临公子问道。“那次他来望月楼时见过一次。”凤凰答道。“戴上冰蚕面具,以防万一。”东临公子嘱咐道。“是。”凤凰应道。“魅儿,张海峰便交给你和凤凰了。”东临公子望向火魅。“是。”火魅应道。“晚上霄会派人来接,现在去好好准备下。”东临公子对凤凰和火魅说道。“知道了。”应道,凤凰和火魅便离开了房间。

    待凤凰二人离开,碧含烟便是叹道。“苦了那孩子啊。”“是她自己选择的路,既然做了选择便没有回头的路了。”东临公子说道。“你不觉得你自己有些过分了么?”碧含烟瞪着东临公子说道。“是么?”挑起一抹笑容,东临公子轻声道。“你!”碧含烟语结,不知该说些什么是好。“不会有事的。”说罢,东临公子便是起身离开了屋子。

    回了房间,凤凰便是搬起地上的木箱。“这是什么?”火魅不解的问道。“好东西。”凤凰神秘一笑,便是打开了箱子。火魅朝里望去,只见都是瓶瓶罐罐。“凤凰,你在哪里弄得这些东西?”火魅问道。“来长安之后买的,魅姐,我要调配些东西不要打扰我啊。”拿起那些瓶罐,凤凰便是对火魅说。“好。”无奈的应了一声,火魅便是向另一间屋子走去。

    待火魅离开,凤凰便是打开了手中各样的瓶罐,一抹凝重之色浮上脸庞。这次她要准备的东西,可不是那般容易得到的。一瓷瓶中,有着红脂色的丹丸。瓶口处溢出香甜气味来,可要是熟知毒物的人见到定会吃惊。此丹名为“瑰磷丹脂”,是以红磷和脂油、鹤顶红、珊瑚蛇毒所制。其中还融入了红玫瑰、红月季、紫牡丹和粉芍药花瓣所制的胭脂膏。

    此毒触之即中,中毒者面红唇艳,血色殷红,凝如膏脂,腐骨蚀心。身体会化为脓水,脓水却无毒。但此毒只有女子可配制,男子触之不得。

    凤凰将瓷瓶收好,又额外准备了其他用的上的东西。过了不久,火魅便是在门外叫道。“凤凰,好了么?”“好了。”凤凰应了一声,便是推门走了出来。“你抹胭脂了?”火魅吸了一口空气,问道。“怎会,我从来不擦那东西。”凤凰说道。“那···你带了瑰磷丹脂?!”火魅便是想到了什么,说道。“嗯。”点了点头,凤凰应道。“小姑奶奶啊,那东西你花了那么久才制好的,就这么用了?”火魅问道。“没事,反正总是要用,就用在这时吧。”嘴角一挑,凤凰淡淡开口。

    时已黄昏,东临公子便是来到凤凰的房间之处,问道。“都准备好了?”“是。”凤凰应道。“那走吧。”说罢,东临公子便是朝外院而去。凤凰和火魅快步跟了上去。待到外院之时,凤凰便是将冰蚕面具带在了脸上。“啊,还真得能改变样貌啊。”火魅见状叹道。“呵呵。”轻笑一声,凤凰便是指指东临公子。“哦。”火魅轻哦一声,便不再开口。

    外院,碧含烟和天儿等候在此。见凤凰三人走出,碧含烟黛眉微皱,不知说什么是好。凤凰走到碧含烟身边,轻声说道。“姑姑不必担心,没事的。”“小心啊。”碧含烟叮嘱道。“嗯。”点点头,凤凰便是朝门外走去。

    出了望月楼的门口,三台轿子早已等候在此。凤凰三人分别坐上轿子,轿夫便是喝了一声“起轿”。轿子离地,便是向徐府方向前进。碧含烟冲出门口,望着渐渐远去的轿子,心中暗暗祈祷。“一定要平安回来啊。”

    没过多久,轿子便是停了下来。凤凰三人出了轿子,便是看到明晃晃的徐府二字。“走吧。”东临公子说了一声,便是率先迈步而上。凤凰和火魅也是紧跟而上。这时,徐府红漆大门訇然打开,霄一脸笑容的迎了上来。“贵客光临,有失远迎,还望见谅。”“哪里的话,霄兄弟安排的如此妥当,我们怎会怪呢。”东临公子说道。“公子,姑娘,请。”说罢,霄便做请让手势。东临公子三人便走进了徐府。

    霄带着东临公子三人穿过外院,径直来到了内厅。张海峰今日一袭紫金长袍,早已等候在内厅。见东临公子三人到来,赶忙起身拱手说道。“今日有幸一见东临公子,真是在下的荣幸。”“大人说的哪里话,是在下的荣幸才对,竟能会面朝廷官员。”东临公子淡淡开口,说道。“呵呵,公子自谦了。请入座。”张海峰一笑,说道。凤凰三人纷纷入座,霄叫上侍女上菜。

    客席上,气氛凝重,谁也不曾开口讲话,也不曾动过桌上任何一道佳肴。

    “咳咳。”这时,霄轻咳一声。“我想公子你应该知道,今日酒宴意义为何吧?”“有事就直说。”东临公子淡淡开口。“前些日子,我这有一人死于这二位姑娘之手,公子不会否认吧?”霄说道。“哦?此话怎讲?”东临公子问道。“死的人叫雷虎,致命伤是心窝处一剑,但以雷虎的功底想杀他可不容易。”霄淡淡开口,说道这里,还望了凤凰一眼。“他是中了毒,才会被杀的。”“是么?”东临公子叹了一声,问道。“霄兄弟有何证据说人就是我们杀的呢?”“人证我们有,至于物证么···”霄淡淡开口,语气渐渐冰冷了起来。

    脚步一动,霄便是朝凤凰袭来。凤凰双眸微瞪,抬手护于身前,身体向后退了几步。霄冷哼一声,一步跨出,便是来到凤凰面前。“什么?!”凤凰一惊,论身法她自认不敌霄,但也不至于会被这么快赶上。

    “刷!”眼看霄的手掌向自己袭来,凤凰脚步一住,抬手便欲与霄迎上。这时,一道身影便是出现在凤凰与霄的面前。东临公子轻握凤凰柳腰,与霄两掌相对。东临公子与霄一击即分,霄脚步不稳的退后了几步,一脸的震惊之色。东临公子放下凤凰,冷冷望着霄,说道。“想动她,就要做好死的准备。”

    凤凰一惊,她清楚的感觉到东临公子身上凌厉的杀气。霄眉头紧锁,不语。他还是低估了东临公子,“公子不必动怒,在下没有恶意。”“没有恶意?”火魅一哼,“你要是有恶意的话,我这师妹岂不是早就死了么?”冷冷开口说道。

    袖中折扇入手,霄不再是先前一副温柔笑容的模样,取而代之的是一副毅然决然的杀意。“呵呵,心平气和的交谈是无用了。”折扇入手,霄冷声说道。“今夜,你们谁也别想走出这徐府半步。”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原创!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