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413/259069.html"}})();
尊宝娱乐 >火凤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十一章 魔影
    凤凰长吁了口气,先前突然出现的黑衣人,身上所散发的实质的杀气让她心惊。东临公子用刀尖挑开黑衣人的蒙面布,只见布下是一张脸色发青再平凡不过的脸。但东临公子的神色在看到这人的脖间之时,不禁一变。“中毒了?”凤凰一愣。“他是死士,执行任务之后便会吞毒自杀。”东临公子解释道。“这样啊···”叹了一声,凤凰便是对东临公子说道。“公子,魅姐她受伤了。”“过去看看。”东临公子说道。凤凰见状,便是同东临公子一同朝内厅走去。

    到了内厅,东临公子便是见到躺在地上的昏迷着的火魅。蹲下身子,东临公子粗率的检查了火魅的伤口。“她没事,好在剑伤不是太深。”见凤凰一脸的担心,东临公子说道。“太好了。”见东临公子说火魅没事,凤凰便是宽心了。“带上火魅,,我们先回去。”东临公子说罢,便是朝外走去。凤凰赶忙背上火魅,快步追上。

    望月楼,内院。

    昏迷的火魅由凤凰照顾着,半个时辰后,药罐子一脸不爽的出现在凤凰房间之中。“药爷爷,您快来看看魅姐的伤势。”见药罐子到来,凤凰便是犹如抓到一根救命稻草般,说道。“冷静,冷静。”药罐子劝道。一旁的东临公子在听到凤凰叫药罐子药爷爷之时,脸色略微一变,不过谁也没有注意到罢了。

    药罐子放下药箱,走到火魅身边。细细检查了火魅的伤口,便是叹道。“这是谁,这么狠心啊。”“药爷爷。”凤凰无奈的叫了一声。“哦哦,正事正事。”药罐子呵呵一笑,便是说道。“没有伤到骨头,静养几日就好。”“真的没事?”凤凰问道。“怎么?你这丫头不相信我这老头子的医术么?”药罐子挑眉问道。“那倒不是。”凤凰说道。“哼,把这药每天三次涂上,不出半个月便会没事了。”说着,药罐子便是从药箱中拿出个瓷瓶,丢给了凤凰。

    “谢谢药爷爷了。”凤凰赶忙接过瓷瓶,笑道。“哼,你这丫头。”药罐子无奈的笑笑,便是和东临公子一同出了屋子。

    屋外,药罐子开口问道。“你这家伙,想什么呢?”“没有,只是好奇凤凰会那样叫你罢了。”东临公子淡淡开口。“老头子乐意。”药罐子哼道。“随你。”东临公子说道。“你!”药罐子刚欲说什么,便是看到碧含烟风风火火的朝这边跑来。跑到东临公子面前,碧含烟一个急刹车便是停下了脚步。“你们没事吧?”便是问道。“没事。”东临公子淡淡开口。

    “你是没事。”药罐子嘴一撇,说道。“什么意思?”碧含烟一愣。“他是没事,可小凤凰和那个丫头却有事。”药罐子解释道。“凤凰?凤凰她们怎么看?”碧含烟一听,急忙问道。“小凤凰受了点轻伤,那个丫头伤的倒是重了些。”药罐子说道。“什么?!”碧含烟一听,便是急了,便要走向凤凰的房间。可刚走一步,便是被东临公子给拉住了。“你做什么?”碧含烟双眸怒瞪,问道。“让凤凰休息一会吧,正巧我也有事要问你。”东临公子说道。

    “那来我房间说吧。”说罢,碧含烟便是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东临公子和药罐子也一同跟了上去。

    救走张海峰和霄的黑衣人在一所破房子中停下,此时屋中除了张海峰和霄之外,便是有着一袭黑衣裹身的男子在。霄警惕的望着眼前的男子,不知为何,他总觉得眼前的男子有些眼熟。这时张海峰有着霄扶着站起身拱手说道,“见过黑魔大人。”“怎么弄成这副模样。”名叫“黑魔”的男子问道。“遇到了棘手的人,低估了对方,就···”张海峰不好意思在说下去,便是闭口不言。“你们可让那位大人失望了啊。”黑魔淡淡开口。“还请望大人能给我们一次机会。”张海峰惊恐的说道。

    “可惜,那位大人对失败者没有兴趣。”黑魔一笑,便是回身一剑刺出。“呃···”张海峰低下头望着刺穿自己身体的长剑,伸手欲抓掉黑魔脸上的面具,可他再也够不到那张面具了。长剑抽出,张海峰便是倒地不起。“大人!!”霄一惊,望着张海峰身下流淌着的血液,怒瞪着黑魔。“我杀了你!!”说罢,霄便是抽出身后别着的折扇。

    “呵呵。”浅笑一声,黑魔躲开了霄。一把抓过霄的手腕,一掌击向霄的心窝处。“咳咳。”一口鲜血喷出,霄的脸色不禁又苍白了几分。“那位大人对你很感兴趣,你暂时不用死了。”黑魔嘴角一挑,便是一掌切在霄的脖间。将霄扛在肩上,黑魔便是对这一旁的黑衣男说。“处理掉。”“是。”黑衣男应道。黑魔交代完便是不再停留于此,身形一动,便离开了破屋。

    待黑魔离去,黑衣男便是从衣中取出火折子点燃,扔到了地上。熊熊大火,将张海峰连同这件破屋一同化为灰烬。

    望月楼,碧含烟房间。

    “你又什么想知道的?”碧含烟见东临公子眉头紧锁,便是问道。“你可知这长安之内,有谁可以调动“魔影”的人。”东临公子淡淡开口。“魔影?!”一听到这个名字,碧含烟和药罐子的脸色都是一变。“你遇到魔影的人了?!”药罐子问道。“嗯。”东临公子点点头,便是说道。“在徐府救走张海峰和霄的人便是魔影的人,其中有一个被我杀了。”“魔影的行事手段非常特殊,张海峰落入他们的手里怕是凶多吉少了。”药罐子叹道。

    “不管他是死还是活,我也要找到他。”东临公子冷声道。“呃!”碧含烟和药罐子一惊,还都不曾想东临公子会如此执着一件事。“好,我会帮你找他。”碧含烟应道。“但是机会很渺茫,你要知道的。”碧含烟叹道。“你尽力便好。”东临公子淡淡开口。“好。”说罢,碧含烟便是离开房间。

    “还从来没见过你这个样子啊。”待碧含烟离开,药罐子便是叹道。“是因为那孩子,还是那孩子的母亲?”“和你无关。”东临公子冷冷开口。“就是讨厌你这副臭脾气。”药罐子不满的一哼,“唉,你也是时候忘记她了。东临,这么做值得么?”问道。

    “值得,不值得?我不清楚。”东临公子一愣,说道。“唉···”叹了口气,药罐子便是起身,向外走去。“奉劝你一句,忘了羽裳吧。”

    “忘记,岂是那么容易的。”空无一人的房间,只传出东临公子一人幽幽的叹息声。

    翌日,凤凰趴在床边恬睡着。火魅睁开了眼,看到趴在床边的凤凰便是一愣。“这丫头,莫非照顾我一夜么?”轻抚上凤凰柔顺的发丝,火魅脸上浮上一抹浅笑。本欲下床走走,火魅便是惊呼了一声。“好痛。”“嗯?魅姐,你醒了啊?”凤凰揉揉眼睛,便是问道。“抱歉,吵醒你了。”火魅过意不去的说道。“哪里,没事的。”凤凰笑道。“伤口还痛么?”见火魅醒来,凤凰便是赶忙问道。“没事,不痛了。”火魅一脸的宠溺之色。

    “也不知是谁刚刚呼痛的啊?”凤凰嘻嘻一笑,说道。“你这丫头。”火魅无奈的摇摇头,便是问道。“张海峰和霄呢?”“他们被救走了。”凤凰说道。“什么?”火魅一惊,便是叫道。“现在不知道去哪里了,公子正在寻着,想来也会有消息的。”凤凰说道。“好啊,等找到他我一定要一刀一刀割掉他的肉,敢伤我妹妹,老娘要他好看。”一边说着,火魅便是做个恶狠狠的表情,说道。“好啦,魅姐你好好养伤吧,等伤好了就随便让你砍。”凤凰淡淡一笑,说道。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