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413/259087.html"}})();
尊宝娱乐 >火凤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十九章 刘家
    “有默契个头啊!”凤凰不满的说道。“好了,不逗你们了。”火魅摆手笑道。“真是。”凤凰无奈的叹了一声,便是对炜皇说。“我送你们回去。”“好。”白晓破涕为笑,便是牵着凤凰的手,一起走了出去。“我也...”还不等司徒虚彦说完,凤凰便是说道。“不准跟来。”“......”司徒虚彦只好无奈望着凤凰离开了客栈。待凤凰离开,火魅便是拍了拍司徒虚彦的肩膀,说了一句。“加油吧,少年。姐姐支持你。”“好...”火魅的话让司徒虚彦觉得他更是看不到希望了。

    出了客栈,凤凰便是拿出一把短刀交给了炜皇。“炜皇叔,这把刀给你防身。”“这行么?”炜皇愣道。“以防万一。”凤凰淡淡开口。“今日遇到的那个人是那种绝不会善罢甘休的人,我怕他会找你们报复。这把刀上涂有毒药,不必要的时候绝不可以拔出来。”凤凰提醒道。“好的。”炜皇点头应道。“我会在你们的房子里简单的设置些陷阱,主要是还得让小小记住才行。”说着,凤凰便是瞧了一眼白晓。

    “听你这么说我都有些心惊胆颤了。”炜皇不好意思的笑笑。“不必担心,顶多那个人会找上我和司徒虚彦。”凤凰说道。“就怕...”“就怕什么?”见凤凰没说完,炜皇便是问道。“我怕他们会找到你们。”凤凰叹道。“放心,到时候我会保护好小小的。”炜皇说道。“不止小小,你也要保护好自己。”凤凰说道。“当然。”炜皇应了一声,“我也不像死啊。”

    就在交谈之间,凤凰三人很快便是回到了白晓和炜皇现在居住的地方了。

    进了屋子,凤凰便是四处望了一圈。“倒是个不错的房子。”“怎么说?”炜皇不解。“这里虽地处偏静,但也不乏人流往来。这间屋子要是有人闯入倒是要费一番功夫啊。”凤凰说道。“哦,这样啊。”炜皇叹了一声。“炜皇叔你带着小小回去休息吧,我一个人弄就行了。”凤凰淡淡开口。

    “好。”炜皇应了一声。便是带着白晓回了屋中。凤凰见二人回去,便是一步跃上屋顶,开始布置起简单的陷阱来。

    傍晚时分,凤凰终是回了客栈。“都弄好了?”见凤凰回来,火魅便是询问道。“只是弄了些简易的而已。”凤凰叹道。“这么不放心,不如搬到那边去住不就得了。”火魅说道。“魅姐。那样小小他们不是更危险了。”凤凰无奈的开口说道。“也是啊。”火魅叹道。

    “我先去休息了,魅姐你自便。”说罢,凤凰便是一头栽在了床上。“好好休息吧,辛苦你了。”火魅轻声叹道。

    入夜,渭南一处大宅院。门口那斗大的黑金地牌匾上刘府二字实为显眼。而此时刘府正厅中。一名男子正抽噎着说着今早他的遭遇。“父亲,您可要为我做主啊。”“你啊,一天不惹事你都闲不住。”坐在正厅中央的一名中年男子无奈的开口说道。他正是现在刘府的主人——刘襄。而刘襄面前站的的人,正是早上被凤凰打了一巴掌的刘襄的小儿子——刘筠。

    “父亲,您可要替儿子出口气啊,不能让别人看了咱刘家的笑话不是。”刘筠旁敲侧击的说道。“哼,就你事吧。”刘襄不满的哼了一声,他的儿子在大庭广众之下被人打了,他这做人父的当然不能干坐着了。“回去吧,为父自有办法。”刘襄说道。“好的。儿子先告退了。”说罢,刘筠便是转身离开。离开的那一刻,刘筠的嘴角处挑起一抹阴狠的笑容。

    “来人啊。”待刘筠离开后。刘襄便是说道。一道身影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刘襄的面前,问道。“大人有何吩咐。”“去查查早上是谁在街上闹的事。”刘襄淡淡开口。“是。”说罢,身影便是离开了屋子。

    客栈中。司徒虚彦皱着个眉头不语。一旁的平子也没有插嘴,静静的站在一旁。“总觉得早上的人很面熟啊。”司徒虚彦叹了一声,“可是谁呢?”想了半天,司徒虚彦也没有个头绪,眉头皱的更深了。“公子啊,这么晚了该休息了。”见状,平子说道。“好吧。”叹了一声,司徒虚彦便是吹熄了屋中的油灯,休息去了。

    翌日,凤凰起了个大早,洗漱完后,便是打开了窗户通风。“凤凰,你做什么呢?”火魅抱着个被子不满的问道。“通风。”凤凰头也不回的说道。“哪有这么早就通风啊!”火魅叫道。“不早了,魅姐。”凤凰淡淡开口。“可恶啊,老娘还想再睡会呢!”无奈,火魅只好抱着个被子在那里吼着。

    刚打开门,凤凰便是见到了平子端着水盆走了出来。“凤凰姑娘早啊。”平子笑着和凤凰打招呼。“你也很早啊。”凤凰说道。“习惯了。”平子叹道。“你家公子还没起来?”凤凰问道。“谁说我没起来啊。”这时,司徒虚彦猛地推开门,说道。“早啊。”见司徒虚彦出来,凤凰愣道。“早。”难得见凤凰面带笑意,司徒虚彦觉得今天他早起是做了个明确的决定。

    “凤凰姑娘,我觉得我们昨天遇见的那个马主人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司徒虚彦的脸上浮现出一抹凝重。“怎么了?”见司徒虚彦这个样子,凤凰不解的问。“他是渭南刘家的小儿子,叫刘筠。”司徒虚彦说道。“谁?”凤凰一愣。“他的父亲我想你绝对听过是谁。”司徒虚彦说道。“他的父亲叫刘襄。”“刘襄?!”凤凰一惊,她当然知道刘襄是谁。

    当朝天子身边的重臣,与凤凰的父亲季易寒是同僚。虽是文职,但刘襄的行事作风狠辣,令人胆寒。

    “看样子,我们倒是惹上了不得了的麻烦啊。”凤凰叹了一声。“刘襄甚是疼爱他这个小儿子,你打了他刘襄肯定不会轻易作罢的。”司徒虚彦说道。“既来之,则安之。我就不信他刘襄还能只手撑天不成。”凤凰嘴角一挑,笑道。“那我就舍命赔君子了。”司徒虚彦淡淡说道。“我可不是君子啊。”凤凰叹了一声。“君子也好,女子也罢,总之我是邦定你了。”司徒虚彦说道。“那就先谢了。”凤凰嫣然一笑。

    “你们俩个说什么悄悄话呢?”这时,火魅突然开口说道。“火魅姐?”司徒虚彦一愣,退后了几步。“魅姐,我们可是惹到了大麻烦了。”凤凰说道。“哦?什么麻烦?”火魅挑眉问道。“还记得我昨天说的事吧。”凤凰问道。“嗯。”火魅点头。“那个被我打的还是个大户人家的公子呢。”凤凰摊手说道。“哼,就是仗着家里的关系他们才敢横行霸道啊。”火魅不满的哼道。“我可不是说司徒公子你啊。”火魅见自己说的话有些不对,赶忙改口。

    “没事。”司徒虚彦说道。“现在我们要做的事,就是等着贵客临门了。”凤凰淡淡开口。“不担心小小了?”火魅问道。“我想他们找不到小小的。”凤凰说道。“怎么说?”司徒虚彦不解。“因为没人想的到小小他们现在会住在渭南偏僻的地方,再者他们的目标是我和司徒虚彦。”凤凰解释道。“的确如此。”司徒虚彦点头应道。

    “所以呢,为了不打到扰客栈里的人们,我们今天就出去吧。”凤凰说道。“好啊。”火魅应道。“好。”司徒虚彦也是赞同。“那好,我们就这么定了。”说罢,凤凰便朝着一楼大厅走去。火魅和司徒虚彦也是快步跟了上去。

    几人吃过早餐之后,便是出了客栈,朝着人流稀少的渭南北边走去。那里,是他们要解决麻烦的地方。

    “正事还没办,倒是惹了别的麻烦事啊。”火魅无奈的叹道。“也许会有别的收获也说不定。”凤凰淡淡开口说道。“但愿如此。”火魅说道。“什么正事?”司徒虚彦不解的问。“和你没关系。”凤凰赶忙板着脸,说道。“这样啊。”见凤凰不愿说,司徒虚彦也没有再问。

    接近晌午之时,凤凰三人终是走到了人烟稀少的空地。“各位,跟了这么久,也该现身了吧。”凤凰转过身,淡淡开口。凤凰话音刚落,十余道身影便是出现在空地之中。“倒是看得起我们啊,来的可不少。”火魅哼道。“行动效率倒是很高啊。”凤凰叹了一声,便是抽出了腰间的软剑。“说实话,还真不想动手啊。”司徒虚彦说道。“不想动手就请回。”凤凰撇了司徒虚彦一眼。“开玩笑,我才不回去。”司徒虚彦笑道,便是接过平子递来的长剑。

    “洞察力倒是不错。”见凤凰三人早已识破他们的跟踪,为首的一名黑衣人便是哼道。“是你们太烂了。”火魅笑道。“牙尖嘴利。”黑衣人轻笑一声,便是对凤凰说。“敢打伤刘府公子的,你还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刷嘴皮子功夫有何用,我们手底下见真章吧。”凤凰撇了一眼面前的黑衣人,说道。“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初出江湖就敢如此嚣张。”黑衣人叹道。“废话真多。”司徒虚彦冷冷开口。

    一时间,谁也不再开口。空地间,气氛凝重,刀剑相碰,不可避免。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