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413/259090.html"}})();
尊宝娱乐 >火凤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十二章 醉仙楼一战
    翌日戌时之前,司徒虚彦便是敲响凤凰的房门。“小虚彦还真准时啊~”火魅打开门便是笑道。“哪里。”司徒虚彦淡淡一笑,便是进了房间。“凤凰不在?”四处望了一圈,司徒虚彦便是问向火魅。“这么惦记我家凤凰啊~”火魅打趣道。“我是看快过时辰了。”司徒虚彦干咳了一声,便是找了这个理由来。“是么?”火魅眉头一挑,便欲说什么。

    “你们说什么呢?”这时,凤凰的声音传进了司徒虚彦和火魅的耳中。司徒虚彦回头望去,只见凤凰站在门口愣然的看着自己。“我们何时出发?”司徒虚彦问道。“你很着急啊?”凤凰说道。“是的。”司徒虚彦点头应道。凤凰一愣,眼中闪过一丝忧虑。

    “我们走吧。”说罢,凤凰便是转身朝外走去。司徒虚彦和火魅也快步跟了上去。三人出了客栈,街上行人稀少,冷清之意不满整条街。凤凰倒是乐意看到这种情况,街上的行人越少,便是越好下手。这般想着,凤凰便是加快了脚步。

    三人和快便是来到了渭南东南街上的醉仙楼前,望着成三层楼的醉仙楼,凤凰又不禁想起在望月楼那些的日子。就在凤凰出神的这个时候,几名大汉便是从醉仙楼中走出,身上带着浓重的酒气。

    喝得酩酊大醉的汉子见凤凰站在门口,眼中闪过一丝惊艳之色。“姑娘好美啊。”其中一个汉子走进,笑道。凤凰轻哼一声,便是抬起了手臂。见凤凰抬起手朝着自己,汉子便是不解的问道。“你、你做什么?”因为酒精的原因,汉子的舌头打结,吐字不清的说着。

    只见凤凰素手一扬,汉子便是倒在了地上。其余的汉子都是一愣,便是朝凤凰奔来。凤凰和火魅对视了一眼,火魅便是心领神会。两人身形一动。便是来到了汉子们的身后。立手切在汉字们的脖间,汉子们眼皮一翻,便都是倒在了地上。“过来帮忙。”凤凰对司徒虚彦说道。“哦。”应了一声,司徒虚彦便是帮着凤凰将那些醉汉都挪到了一旁的小巷中。

    重新回到了醉仙楼前,凤凰三人便是迈步走了进去。刚一踏入大门,便是有着一浓妆艳抹的中年妇人迎了出来。“哟~几位看着眼生啊。”妇人轻甩着丝帕笑道。“听闻你醉仙楼中有着醇香的好酒。便是远道而来想一尝这好酒。”凤凰淡淡开口,说道。“姑娘还真是有口福,正巧我这还有一壶没有卖出去的好酒。”听凤凰这么一说,妇人便是笑道。

    “哦?还真是有幸,那还请您拿出供我一尝。”凤凰说道。“稍等。”妇人说罢。便是转身离开。司徒虚彦向四周望去,眼神皆是一凝。这厅中宾客虽看起和常人无恙,但身上散发着的杀气可不是一般人可有的。“凤凰。这里没有一个是善茬。”司徒虚彦小声说道。“我知道。”凤凰淡淡开口。

    “不过,真讨厌他们的目光啊。”火魅叹道。听火魅这么一说,司徒虚彦又是小心的扫视了一周。他发现,四周的人看着凤凰和火魅的眼神是那种充满*和饥渴的目光。眉头一皱,司徒虚彦便是沉着张脸。凤凰倒是对那些目光视而不见,火魅不爽的撑着下巴,时不时的还抱怨几句。

    半盏茶的时间过后,妇人终是拿出了她所说的陈年佳酿来。“几位。久等了。”说着,妇人便是将酒壶抱起,替凤凰三人添了酒。拿起酒盅。凤凰浅酌一口,便是说道。“入口醇香不涩,果真是好酒。”司徒虚彦和火魅也是浅酌了一口。便是放下了酒盅。

    酒盅刚一放下,凤凰便是皱起眉头,一阵眩晕感冲上脑中。“酒里...有毒?”凤凰愣道。“呜。”司徒虚彦和火魅也是捂着脑袋,一脸的痛苦之色。三人纷纷倒在了桌上,晕了过去。“敢肆无忌惮的闯入我们魔影之中的,你们还是第一个。”妇人见状,便是满意的一笑。“可惜了这张绝世的脸蛋了。”说着,妇人便是抚上了凤凰的脸颊。周围传出一阵哄笑声,张张脸庞之上都是写满了杀意。汉子们更是舔舐着嘴唇,想象着接下来会发生的美事。

    妇人抽出了短刀,便是朝着凤凰腰间刺去。可下一刻,妇人便是愣了。她没有感觉到刀刃入体的迹象,反是感觉到自己的刀抵在了另一把坚硬的的东西之上。“呵呵。”这时,凤凰浅浅一笑。“魔影就只是这样?”“什么?”妇人瞳孔猛地瞪了起来,便是见到原本中毒倒在桌上的凤凰,竟然无恙。

    “用毒对付我你们还嫩了点。”凤凰淡淡开口说道。司徒虚彦和火魅也不再装晕,都是纷纷起身。在来醉仙楼的路上,凤凰便是料到敌人恐会用毒还对付他们,便是给了司徒虚彦和火魅避毒丹。

    “竟然没事!”妇人见凤凰三人没事,银牙一咬,便是笑道。“你以为这样就会在我们的地盘安全走出了?”“叫你们的人全都出来吧。”凤凰撇了妇人一眼,说道。“小丫头,倒是很拽啊。”妇人眉头一挑,便是一挥手。朝四周望去,只见密密麻麻的人们堵满了整个大厅。

    “你们杀个胆子倒是大,敢杀我魔影的人,知道后果么?”妇人冷冷开口问道。“你们魔影?”凤凰眉头一挑,便是说道。“我见一个便杀一个。”“口气倒是不小,我倒是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见一个杀一个。”妇人说罢,手中便是多出了一对呈圆圈状的环刃刀来。

    “你们小心。”说罢,凤凰身形便是一动,到了妇人的面前。“人数多了点啊。”火魅头疼的叹道。“是啊。”司徒虚彦应了一声,便是抽出随身的长剑。“不过,也只好杀出去了。”“也是呢。”说罢,火魅手中的长鞭便是猛地一挥,成了一把长剑。司徒虚彦见到一愣,没想到还有这等精致的武器,竟可以多用。

    周围的汉子们都是纷纷拿出自己的武器来,一股肃杀之气便是充斥在醉仙楼中。司徒虚彦和火魅双背相抵,冷冷注视着眼前的敌人。一丝不安悄悄爬上了心头。怎么说已三人之力,会是三十余人的对手么?

    一剑狠狠削向妇人,凤凰脚步一踏,又是一剑刺出。“哼。”妇人见状,手中圆环刀刃相合在身前。横握住刃柄,便是朝凤凰腰间划去。凤凰不退反进。收回软剑。一掌击向妇人的右肩,同是手中软剑抵住了妇人的圆环刀刃。闷哼一声,妇人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之色来。一手探出,便是抓住了凤凰的左手。圆环刀刃顺势驾到了凤凰的脖子上。

    “不要动哦,否则你的脖子可会被削掉的。”妇人笑道。凤凰冷冷注视着妇人。嘴角却是挑起了一抹邪笑来。妇人暗道一声不好,便欲和凤凰分开。可是凤凰可不会让她得逞,扬起软剑刺向了妇人的左肩。一剑刺出。血光崩现。

    妇人痛哼一声,手中圆环刀刃便是被扭了起来。凤凰眉头一皱,便是抓住了脖子之上的圆环刀刃。妇人笑了一声,便是欲抓向凤凰脖子上的圆环片刃。凤凰见状反手一挑软剑,肩上传来的疼痛让妇人的动作迟缓了几分,凤凰借着这个机会便是松开抓着圆环刀刃的手,一掌打在了妇人的伤口处。

    妇人身形飞退了几步,稳住了身体。凤凰也是趁着这个空档摘掉了脖子上的圆环刀刃。妇人的呼吸有些急促。望着凤凰的目光中终于是少了那份轻视。可武器脱手,妇人略感头痛,刚欲动身躲回武器。妇人的脸色却是一变。身体上传来的疼痛,让妇人冷汗直流。“你对我做了什么?”妇人吼道。“无可奉告。”凤凰淡淡开口。凤凰望着妇人面色艳红起来,便是满意的笑了。“你...”妇人双眸一蹬。感受着身上传来的痛感,便是有着想要撕碎凤凰的想法。

    “啊啊啊啊啊!”妇人刚有着这种想法,却是惨叫了起来。

    所有人都是在此时一愣,纷纷看向凤凰这边。只见妇人的身体突然化为血水消失不见,留下的只是妇人先前穿着的衣裙。

    在场的人都是倒吸了一口冷气,都不明白妇人是怎么死的。别人不知道,她火魅却是知道,凤凰用的是瑰磷丹脂的粉末。先前凤凰不顾受伤,一掌打向妇人伤口中的正是这藏在指甲中的瑰磷丹脂粉末。

    瑰磷丹脂,中此毒者面红唇艳,血色殷红,凝如膏脂,身体化为血水而死。

    望着化为一滩血水的妇人,凤凰神情淡漠,转身便是朝着人群中走来。见凤凰朝着他们走来,魔影的人员都是纷纷退后这脚步,不敢和凤凰硬碰。都怕自己会如那妇人一样是那个下场。

    司徒虚彦愣愣的望着凤凰,一时间竟不知该怎样形容这个绝美的女子。自己与她相遇,究竟是对还是错呢?司徒虚彦心中如此问道。可就在司徒虚彦出神的这一刻,他身后的壮汉却是看准了这个时机,举起了砍刀。

    司徒虚彦感到身后传来的杀气,还不等回头。司徒虚彦便是见到一道银光闪过,身后的壮汉便是嘭的一声倒地不起。壮汉脖间还留着先前妇人的圆环刀刃,刀刃隔断了喉咙,殷殷鲜血如小溪般流淌在外,染红了地面。

    司徒虚彦呆愣着望着眼前的一幕,握着长剑的手不忍颤抖了起来。“你不杀他,他便杀你。江湖之中心善只会让你死的更快罢了。”这时,火魅的声音传进了司徒虚彦的耳中。

    是啊,江湖不是过家家的地方。这里人心险恶,善恶分明,却又危险。既然决定踏入这危险之地,就要做好这个心里准备。司徒虚彦暗叹了一声,重新紧握住剑柄,杀回了人群之中。

    凤凰望着司徒虚彦的背影,心中涌出一丝不适的滋味来。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