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413/259092.html"}})();
尊宝娱乐 >火凤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十四章 冰灵和刹
    出了树林,四人便是朝着渭南地处一家医馆奔去。凤凰强忍着伤痛没有晕过去,因为她不能判定这个救了他们的男人是好是坏。男人带着凤凰三人进了医馆,这时一名年岁不大的女孩从医馆旁厅中走出。见凤凰三人浑身是血,女孩也只是眉头皱皱。“你又去救人了啊。”女孩淡淡开口说道。

    “先别说那个,这两个姑娘伤的挺重,你先替她处理下伤口吧。”男人说道。“抱她们进屋。”女孩听完,便是转身走进了屋中。“小兄弟,搭把手。”说着,男人便是抱起了火魅。“诶?”司徒虚彦一愣,便是看了还醒着的凤凰一眼,不知所措。“愣着做什么啊,快抱她进屋啊。”男人见司徒虚彦愣着,便是催促道。司徒虚彦见状,便是轻声对凤凰说。“得罪了。”说罢,司徒虚彦便是将凤凰横身抱在了怀中,跟着男人一齐进了屋子。

    凤凰急促的呼吸可闻,司徒虚彦眼中闪过了一丝心疼之色。“把她们放到床上。”女孩指着旁边的两张床,说道。“好嘞。”男人应道,便是将晕迷的火魅轻放到床上。司徒虚彦也是做了同样的动作,刚想和凤凰说什么,便是被男人给拉了出去。

    待男人和司徒虚彦离去,女孩便是轻轻开口。“我叫冰灵,外面的那个傻大个是刹。”凤凰勉强睁开双眼,望了冰灵一眼,还不等说什么,便是晕了过去。冰灵见凤凰晕了过去,便是赶忙走到凤凰身边,简单的看了一眼凤凰的伤势。“还好没刺到要害。”冰灵叹了一声,便是拿出一旁的药箱,替凤凰和火魅治疗。

    屋外,刹正和司徒虚彦做着自我介绍。“你们怎么和那帮凶狠的人交手啊?”刹不解的问道。“这个,恕我无可奉告了。”司徒虚彦淡淡开口。“不想说也罢,你也受伤了。我来看看。”说着,刹便欲扯开司徒虚彦的衣襟。司徒虚彦一惊,赶忙脚步后退了一步。

    刹见司徒虚彦躲开他,便是脚步一迈,一把抓住了司徒虚彦的衣领说道。“都是男人你怕什么啊?”“我...”司徒虚彦一愣,是啊。都是男人他躲什么啊。“好在你伤的不是很重。”刹一边说着,一边便是麻利的褪下了司徒虚彦的长衫。司徒虚彦无奈的叹了一声,要不是当时他阴差阳错的脚步往右偏移了几分,说不定他现在早去见阎王了。

    “嘶。”倒吸了口冷气,司徒虚彦便是问道。“你撒了什么东西?”“是冰丫头调制的伤药。准保管用。”刹回道。“凤凰她们不会有事吧?”司徒虚彦询问道。“冰丫头会治好她们的,放心便好。”刹收起手中的瓷瓶,对司徒虚彦说。“先别穿衣服。就保持这样先不动。”“好。”司徒虚彦应了一声。刹说完便是朝着冰冷所在的房间走去。

    司徒虚彦望着刹离开的身影,长叹了一声。“要不是他,我们现在会怎样呢?”“说回来,他是怎么在那个无涯眼下救走我们三人的呢?”司徒虚彦不解,究竟这个刹是何人,为何他会出现在醉仙楼中,又为何会出手救走凤凰三人。一连串的问题如连珠炮弹般轰在司徒虚彦脑中,一时间。司徒虚彦也是觉得头有些大。

    “冰,她们怎样了?”刹探着脑袋小声问道。“没有大碍,总之死不了。”冰灵头也不回的答道。“那就好。不然我是白救她们了。”刹笑道。“她们需要静养,一段时间内不宜动用武力。”冰灵说道。“一段时间内啊。”刹叹了一声。“醉仙楼中情况怎样?”冰灵不在凤凰二人伤势上再说什么,而是转而问了另一个问题。

    “死了一多半。无涯还活着。”刹叹道。“无涯还活着啊。”冰灵听刹这么说完便是眉头紧锁,不语。“倒是麻烦了点。”半晌后,冰灵叹道。“你以为我为什么要救他们啊。”刹无奈的叹了一声,说道。“看的出来,他们和我们的目的一样。”“要利用他们?”冰灵挑眉问道。“正有此意。”刹轻笑道。

    冰灵和刹相视一笑,便是不再开口。

    翌日,感到有人在自己耳边低语,凤凰便是睁开了双眼。先入眼帘的是一张布满担心和愧疚的俊脸。是司徒虚彦啊...凤凰心中叹了一声。“你...做什么呢?”凤凰开口,发现自己的声音竟是那般的虚弱无力。“你醒了啊。”见凤凰醒来,司徒虚彦的脸庞上终是显出了笑容来。

    “你没事了吧?”司徒虚彦急忙询问道。“没事。”凤凰摇摇头,便是问道。“魅姐呢?她没事吧?”“火魅姐没事,在一边睡着呢。”说着,司徒虚彦便是将身体挪开让出一道视线给凤凰。凤凰见火魅无事,便是松了口气。“你的伤不要紧吧?”凤凰问向司徒虚彦。“我皮糙肉厚,没事。”司徒虚彦一笑,便是说道。“救了我们的是谁?”凤凰突然想起昨晚的事,便是询问道。

    “救了我们的人叫刹。”司徒虚彦说道。“他是什么人?”凤凰又问。“不清楚,只知道他武功和那个无涯不差多少。”司徒虚彦叹道。“这样啊...”叹了一声,凤凰便是剧烈的咳嗽了起来。“咳咳咳咳。”见凤凰这样,司徒虚彦便是说道。“你刚醒来,还是好好休息的好。”

    “他说的没错,你要好好休息。”这时,冰冷端着一碗熬好的米粥走了进来。“冰灵姑娘,凤凰她几时才会好?”司徒虚彦见冰冷走进来,便是急忙询问道。“她的伤虽说没有伤到肺腑,但是被利刃洞穿了身体,是要静养的。”冰冷淡淡开口。“我没有那个闲工夫静养。”说着,凤凰便欲起身下床。

    可凤凰的脚还没有着地,便是被冰灵给拦了下来。冰冷地刀刃架在脖间,只听冰灵冷冷开口。“在我这里的病人,没有我的批准是不可以离开的。”“冰灵姑娘?”司徒虚彦愣道,他没想到这个看上去文静的女孩竟会这样。

    凤凰皱着眉头说道。“离我远些。”“呵呵。”冰灵浅笑一声,便是说道。“你要是想报复那个无涯,就把伤养好了再说。”说罢,冰灵便是收起了刀,离开了屋子。见冰灵离开,司徒虚彦才是长吁了口气,叹道。“好险。”“她怎么会知道无涯的名字?”凤凰双眼微瞪,说道。

    经凤凰这么一说,司徒虚彦也是察觉到冰冷的话语间的漏洞来。

    “她如果是事先就知道,那她救我们的原因就只有一个了。”凤凰叹道。“是什么?”司徒虚彦问道。“想借我们的手除掉无涯。”凤凰也无法断定自己的判断是否正确,只是在脑海之中有着这么个模糊的想法。“也不是说不过去。”司徒虚彦也是发出一声长叹,同意凤凰的说法。

    “可是你现在身上有伤,他们要是不帮你的话,可会...”司徒虚彦皱起眉头,说道。“既然目的相同,联手也是一种手段。”凤凰说道。“联手?”司徒虚彦一惊。“对。”凤凰点点头,说道。“凭我们无法对付无涯,要是联手会怎样呢?”“胜算会大一些。”司徒虚彦说道。“就是这样。”凤凰说罢,便是挑起一抹笑意。

    屋外,冰灵踢了发呆的刹一脚,说道。“傻大个,别发呆了。”“怎么了?”刹不解的问道。“我们要不要和他们说出实情呢?”冰灵说道。“什么实情?”刹不解。“你是装傻还是真傻啊?”听完刹的话,冰灵的脸便是黑了下来。“开个玩笑,不用这样吧?”见冰灵黑着张脸,刹便是叹道。“想死啊你?”冰灵撇了刹一眼,淡淡开口。“不想。”刹果断摇头答道。

    “你的意思是要和他们坦白实情么?”刹问道。“嗯,我们两个单打独斗不是无涯的对手。要是联手的话,倒是有一拼之力。”冰灵细眉浅皱,说道。“如果我没想错的话,对方也是这样想的。”刹说道。“不会吧?”冰灵一愣。“三个人之中,分明是以那个黑发女孩为主导的。如果这女孩要是这样想的,其他两人定会同意。”刹淡淡开口。

    “变聪明了啊~”冰灵笑道。“我原来就不笨好不好。”刹嘿嘿一笑,说道。“呵呵,要找个机会和他们说啊。”冰灵笑道。“就等那个姑娘醒来一起说吧。”刹建议道。“好,就这么定了。我去热饭。”说罢,冰灵便是往厨房的方向走去。

    接下来的几日里,谁也不再开口提及醉仙楼一事。凤凰的伤也是好的七七八八,火魅也在第三日转醒了过来。第三日的晚上,凤凰屋内的气氛显得格外的微妙。火魅的脑袋犹如拨浪鼓一般左顾右盼,不明所以。

    凤凰和司徒虚彦却是心知肚明,就等着冰冷和刹开口挑明罢了。

    五人用过了晚饭之后,冰灵终是开口说道。“有件事,我要和你们说。”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