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413/259095.html"}})();
尊宝娱乐 >火凤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十七章 安宁的一天
    不久后,冰灵终是停止了哭声,走到了凤凰的身边。“谢谢凤凰姐姐替我们报仇。”说着,冰灵就那么一下跪在了地上。“冰灵你?”凤凰一愣,赶忙蹲下身子,将冰灵扶了起来。“你救了我们,我们当然不会让你白救了。”凤凰淡淡开口。“可是们么...”还不等冰灵说完,凤凰便是打断了冰灵的话。“报完仇,你们要去哪里?”

    凤凰这么一问,冰灵和刹便是一愣。是啊,他们要去哪里呢?

    凤凰见状只有一叹,便是说道。“先处理一下吧,其他的事再议也不迟。”“好。”冰灵点头应道。众人只见凤凰从衣袖中拿出了几包纸包,纷纷发给了众人。“化骨粉,撒在他们的身上就好。”说罢,凤凰便是走到无涯身边将纸包打开。

    化骨粉在接触到无涯的身体之时,顿时打出呲呲的声响,几息后便是看到无涯的身体消失不见。冰灵和刹也是拿着纸包照做了起来,火魅更是不用说。只有司徒虚彦一个人还愣在原地,不知所措。见司徒虚彦发呆,凤凰便是叫道。“喂,你想什么呢?”“我在想,你在哪里弄得这些有毒的东西。”司徒虚彦问道。

    “忘记和你说了,我的师傅是毒仙东临。”凤凰淡淡开口说道。司徒虚彦听后,便是神情一变。毒仙东临的名号他自然听过,但没想到那个生性清冷的男人竟会收徒。而接下来凤凰的这句话却犹如晴天霹雳一般,狠狠击在了司徒虚彦的心房。“而且你们还见过面了。”

    “什么?”司徒虚彦大吃一惊,便是拉住了凤凰,问道。“我们何时见过面了?”“你不记得了啊。”凤凰一愣,便是小声说了一句。“不记得更好。”“我们真的见过面了?”司徒虚彦愣道。“干活去,哪那么多问题。”冷冷撇了司徒虚彦一眼,凤凰便是甩开了司徒虚彦的手,朝着无涯头颅所在的方向而去。

    望了一眼无涯的头颅,凤凰便是眉头一皱。没有从无涯口中问出她想要的。却是知道了其他魔影的所处地也不算白来一趟。从屋中凤凰找出了一块方布,将无涯的头颅仔细的包好,便是扔给了刹。“拿着他给你们的家人祭拜吧。”“好。”刹郑重的点点头,也是明白凤凰这么做的意思。

    医馆后院之中,魔影成员的尸体都是被处理干净。凤凰便是对冰灵说。“想来你们也是要离开,那么要是有缘就再见吧。”“凤凰姐姐。”冰灵抽抽鼻子。有些不舍。“回去吧,不要再涉险了。”凤凰柔声说道。“嗯。”冰灵见状只好乖乖点头。“那我们就此告辞了。”凤凰抱拳说罢,便是离开了医馆。

    望着凤凰三人离去的身影,冰灵和刹皆是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了浓浓的感谢之意来。“冰儿。我们也离开渭南吧,有多少年没回西航了。”“五年了吧。”冰灵叹了一声。“五年了啊,是时候回去了。”刹嘴角含笑。说道。“嗯。”冰灵的脸上也是一抹欣慰的表情。

    在回客栈的路上,司徒虚彦便是小声问向火魅。“火魅姐,凤凰真是东临公子的徒弟么?”“怎么,你不信啊?”火魅愣道。“不是,只是觉得有些不可惜以。”司徒虚彦摇头说道。“不可思议的多了去了,老娘我也是公子的徒弟呢。”火魅哼道。“你也是?”司徒虚彦一愣。“废话,要不然你以为我怎么会和凤凰一起啊。”火魅丢给司徒虚彦一个白眼,暗道一声你没那么笨吧。

    “要不然你以为凤凰那一身毒功是和谁学的啊?”火魅小声和司徒虚彦说着。生怕凤凰听见。“好吧。”司徒虚彦终于是确定了心中的疑惑,便是不再问了。可他们的话凤凰会听不到么?答案当然是否定的。“你们很喜欢八卦么?”走在前面的凤凰淡淡开口。

    她听到了啊...火魅和司徒虚彦对视一眼,都是无奈的扯扯嘴角。无声的笑笑。

    凤凰叹了一声,便是加快了脚步朝客栈走去。三人终是回到了客栈,凤凰便直接回了房间。司徒虚彦和火魅说了些什么。然后便回了房间。见火魅推门而入,凤凰便是问道。“他和你说什么了?”“哦?想知道么?”火魅嘴角一挑,笑道。“别闹。”凤凰无奈的叹道。

    “只是和我说了让你们好好休息。”火魅收起笑容说道,但是们字确实加重了读音。“哦,这样啊。”凤凰没有察觉出火魅语气中的异样,只是叹了一声。“你为什么和他说你是公子的徒弟啊?”火魅不解的问道。“之后免不得他会知道,就先告诉他咯。”凤凰说道。“这样啊。”火魅叹罢,便是伸展双臂,娇哼了一声。“累死了,休息。”“好。”凤凰应了一声,便是出了房间,叫店小二备好热水。

    司徒虚彦刚回到房间,便是为平子抱了个满怀。“你搞什么?”费力推开平子,司徒虚彦愣道。“公子、你去哪里了?平子担心死你了。”平子眼泪就要夺眶而出,可怜兮兮的抽噎道。望着平子那张脸,司徒虚彦便是皱着眉头。“至少你死了我也不会死。”“公子你好狠的心啊,平子伤心了。”见司徒虚彦这么说,平子便是跑到了一边,暗自神殇去了。

    司徒虚彦果断无视了卖萌的平子,直接走到床边,倒头便栽在床里。过了半晌,平子见没人理他,便是回头望去,只见司徒虚彦早已梦周公去了。平子一愣,说道。“公子这是怎么了?平日也没见他这么早就睡的啊?”

    翌日,阳光透过窗子照射在凤凰身上。揉了揉困意十足的眼睛,凤凰便是坐起。见身边的火魅还熟睡着,凤凰便是小声的下了床。推开窗子,凤凰便是眯起了双眼。“都已经是这个时辰了啊。”叹了一声,凤凰便是合上了窗子。没有催促火魅起床,凤凰洗漱了一番,便是出了房间。

    “哟,姑娘今日怎么起的这么晚啊。”见凤凰从楼梯上走下,店小二笑道。“近日有些乏了,所以睡了个懒觉。”凤凰淡淡开口说道。“姑娘是要些什么?”“做些丰盛的菜吧。”凤凰说道。“好嘞。”店小二应道,便是跑向了后厨。见状,凤凰朝着二楼走去。刚走到楼梯拐角处,便是见到司徒虚彦打着哈欠,出了屋子。“呃...”司徒虚彦见凤凰站在楼梯口,便是怪叫了一声,一步窜回了屋子。“怎么了这是?”凤凰愣在原地,一脸的不解。

    “公子怎么又回来了?”见司徒虚彦回来,平子问道。“没事。”司徒虚彦叹了一声,便是重新整理了自己的着装。平子不解的望了司徒虚彦一眼,便是问道。“公子你莫非大清早见鬼了么?”“你才见鬼了呢?”司徒虚彦瞪了平子一眼。“那你是怎么了?”平子又问。“没事。”司徒虚彦回了一声,便是问道。“平子,我这个样子还可以吧?”“和往常一样啊。”平子说道。

    “那就好。”司徒虚彦说罢,便是推门走了出去。

    “店小二。”来到大厅,司徒虚彦便是找到了店小二。“公子有何吩咐?”“备一桌佳肴。”司徒虚彦说道。“诶?”店小二一愣,便是说道。“今早和你很熟的那个姑娘也是要了一桌好菜。”“姑娘?”司徒虚彦一愣,便是想到了凤凰。“就是那个很美的姑娘啊。”店小二说道。“哦。”司徒虚彦应了一声。“那公子你还需要点菜了么?”店小二问道。“不用了。”说罢,司徒虚彦便是回了二楼。

    午时,火魅终于是从床下爬起。“凤凰,早啊。”见凤凰在桌上整理包袱,火魅便是打了声招呼。“不早了,都已经午时了。”凤凰说道。“午时了啊。”火魅轻叹道。“是啊,看你睡的熟,就没叫你。”凤凰应道。“哟~小凤凰今天转性了啊~”火魅笑道。“我叫店小二备好了一桌菜,正好你也起来了,我们下去吧。”说罢,凤凰便是将整理好的包袱放到了一旁。

    “要走么?”火魅问道。“嗯。”凤凰点点头。“这里已经没有线索了,只好到京口或是奉天去看看了。”“也好,说不定会在那里找到线索。”说罢,火魅便是跳下了床。“那司徒虚彦你要怎么和他说?”突然想起了司徒虚彦,火魅便是问道。“这个...”一提到司徒虚彦,凤凰便是犯难了起来。“就算你不说,他也会跟着你的。”火魅叹道。

    “诶?为什么?”凤凰一愣。“妹子你是真不明白么?”火魅问道。“什么明不明白的?”凤凰不解。“唉,算了。”火魅叹了一声,说道。“还是和司徒虚彦说明白的好,至于他要怎么做那就是他的事了。”“也好,那我们下楼吧。”凤凰点点头,便是朝门口走去。

    出了房间,火魅便是敲响了司徒虚彦的门。“小虚彦,出来吃饭啦~”“来了。”房间里传来司徒虚彦的声音,火魅退后了几步,便等着司徒虚彦开门。待司徒虚彦打开房门,便是看到一道人影直朝他怀中扑来。这道人影不是别人,正是被火魅一把推来的凤凰。

    环抱住凤凰,司徒虚彦感受着怀中的娇躯,司徒虚彦还来不及想别的,便是被凤凰一巴掌给打飞了出去。火魅望着倒飞而出的司徒虚彦,暗道了一声小虚彦对不住了。一巴掌打飞了司徒虚彦,凤凰便是回过头瞪着火魅。“魅姐,你给我解释清楚了,你这是做什么?”

    暗叫一声不好,火魅嘴角一扯,尴尬的笑笑。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