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413/259097.html"}})();
尊宝娱乐 >火凤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十九章 启程
    翌日卯时,凤凰三人离开了客栈往渭南城门口走去。

    望着凤凰牵着的踏雪,司徒虚彦问道。“这匹白马倒是少见啊。”“所以公子才只会给凤凰啊。”火魅接了一句,语气中多少有些嫉妒的意思。“碧姑姑也没亏待你啊。”凤凰淡淡开口。“那是,我的红叶也不赖啊。”说着,火魅便是轻拍红叶那修长的脖颈。

    “司徒虚彦,莫非你还要跟来不成?”凤凰见司徒虚彦紧跟她不放,便是问道。“都上了贼船,哪有离开之礼啊。”司徒虚彦说着,一抹笑容便是浮在了嘴角上。“喂,什么叫贼船啊?”火魅不满的问道。“这形容词不是很恰当么?”司徒虚彦说罢,便是牵着马匹快步跑开了。

    “臭小子,敢和老娘顶嘴,站住!”火魅杏眸一蹬,扔下红叶便是朝司徒虚彦追去。

    “唉。”无奈的叹了口气,凤凰便是牵过红叶的缰绳,脚下步子轻移,不慌不慢。“公子他还真是个大孩子啊。”这时,平子叹道。“跟着他让你很头疼?”凤凰回头问道。“是的。”平子实话实说。“呵呵。”浅笑一声,凤凰便是说道。“那还真是幸苦你了呢。”“哪里哪里。”平子叹道。

    渭南城门口,炜皇和白晓早已等候在此。见到司徒虚彦气喘吁吁的走了过来,炜皇便是不解的问道。“司徒公子怎么了?”“没、没事。”摆摆手,平了下气,司徒虚彦便是回头望了眼火魅。“倒是你们,怎么会在这里?”司徒虚彦愣道。“我们来送送凤凰姐姐。”白晓抢先说道。

    “这样啊。”司徒虚彦暗叹。

    “臭小子,怎么不跑了?”这时,火魅的声音响起,司徒虚彦脚底像抹油一般,赶忙躲在了炜皇的身后。白晓愣着,对司徒虚彦说。“大哥哥。你们在玩躲猫猫么?”“这可不是躲猫猫啊。”司徒虚彦无奈的叹道。

    “魅姐,好了。”凤凰牵着踏雪和红叶走来,赶忙阻止了火魅。见凤凰走来,司徒虚彦便是松了口气。“哼。”火魅瞪了司徒虚彦一眼,司徒虚彦赶忙赔笑。

    “炜皇叔,和小小回去吧。不用特意来送我们的。”凤凰见白晓等在这里,便是劝道。“小小还想见姐姐嘛~”说着,白晓便是扑到了凤凰的怀中。“这个留给你们,必要的时候会用到的。”说着,凤凰便拿出了个布包。“这里是?”炜皇问道。“都是些毒药。别让小小碰到。”凤凰叮嘱道。

    “小小不碰。”白晓笑道。“嗯。”凤凰揉揉白晓的小脑袋,便是说道。“时候不早了,我们就此别过。”凤凰说道。“记得回来。我和小小在 这里等你们。”炜皇的眼中闪过一丝担心。“好。”凤凰点头应道。

    “小小要听你大叔的话,乖乖的,知道么?”凤凰对白晓说。“嗯,姐姐放心。”白晓乖巧的点头应道。见白晓答应下来,凤凰便是跃到了踏雪的背上。“驾!”轻挥马鞭,踏雪马蹄一蹬地,便是蹿了出去。司徒虚彦冲炜皇抱拳说道。“后会有期。”“小心。”炜皇还以抱拳礼,说道。不再多说。司徒虚彦和火魅也是跃到马背上,出了渭南的城门。

    炜皇和白晓一直在城门口望着,直到不见凤凰几人的身影才转身离开。

    出了渭南。凤凰四人御马朝北行了进两个时辰便是停了下来。“怎么了?”火魅驾马到凤凰身边,问道。“从渭南到奉天的话,我们的马匹是坚持不了那么久的。”凤凰说道。“凤凰那你的意思是要怎样?”司徒虚彦也是来到凤凰身边。问道。“少说也要三天的时间才会到奉天,途中马匹是需要休息的。”凤凰叹了一声,便是眉头微皱。“我想我们需要一辆马车。”

    “这个好办,马车的事我来弄。”司徒虚彦浅笑道。“那就交给你了。”凤凰说道。“我们现在要怎么办?”火魅说道。“先到不远前的镇子休息一下,让踏雪它们恢复体力。”说罢,凤凰便是重新挥起马鞭,喝道。“驾!”火魅和司徒虚彦也是做出同样的动作,四匹骏马便是奔驰在林间。

    一个时辰后,凤凰几人终于是来到了一所小镇中。

    牵着踏雪走进了小镇,凤凰的眉头便不禁一皱。她从这镇中居民的眼中看出了非善的眼神。“凤凰,这里的气氛可不怎么好啊。”火魅轻声说道。“小心就好。”凤凰淡淡开口。“公子,我怎么觉得这周围的人对我们不是很好呢?”平子小声问道。司徒虚彦皱着眉头没有答话,平子能发现的他早就知道了。只是不明白这些居民为什么会这么提防他们这些外来人。

    不对,他们的眼中除了提防还隐银透着深深的恐惧和不忍之意。凤凰黛眉紧锁,心道。“魅姐,前面有个茶舍,我们去歇歇脚吧。”说着,凤凰便是指向不远处的茶舍。“好,我快渴死了。”火魅笑道。

    司徒虚彦见状小声笑了笑,下一刻便是遭到了火魅的眼神攻击。

    几人来到了茶舍外,将马匹绑好,便是走进了茶舍。店小二见状,便是送上了一壶清茶。“多谢。”凤凰说道。“慢用。”店小二应了一声,便退开了。凤凰拿起茶壶给四人添了茶,便是拿起了茶杯。

    “先别喝。”火魅手中的茶还没等喝进肚,便是听到了凤凰的声音。“怎么了?”火魅愣道。“茶里有毒。”凤凰淡淡开口。“什么?!”火魅听后,猛地将茶杯摔在地上。破碎的瓷片溅了一地,茶舍老板和店小二都是吓了一跳。躲在了柜台底下,不敢出来。

    “那个兔崽子敢在老娘面前下毒,不想活了啊?!”一脚蹬在桌上,火魅怒道。“呃...”司徒虚彦呆愣着。不知说什么是好。凤凰则是拿起了茶壶来仔细瞧了一翻。“给我滚出来!”说着,火魅便是抽出长鞭。身形一动便是来到了柜台前,一脚踏在柜台之上,火魅笑道。“哟~躲什么,出来吧。”

    茶舍老板和店小二吓得浑身发抖,不敢动弹分毫。

    “魅姐,别吓着他们。”凤凰说道。“哦。”应了一声,火魅便是一把将茶舍老板和店小二给揪了出来。无奈的摇摇头,凤凰便是转身对茶舍老板说道。“这蝴蝶粉是谁给你的?”“姑娘...说什么?”茶舍老板愣道。“我问你这蝴蝶粉你是在哪里弄到的?”凤凰挑眉问道。

    “快说,否则。”说罢,火魅便是狠狠将长鞭甩起。听着长鞭打在地面的声音,茶舍老板的心脏都有跳出来的冲动了。店小二更是吓得面色煞白,浑身不受控制的颤抖着。

    “是、是一个男人给我们的。”茶舍老板颤声说道。“男人?”凤凰眉头一皱,这蝴蝶粉不是普通的毒物,寻常人很难弄到手。这能弄到蝴蝶粉的男人到底是什么人?这个小镇又有着什么秘密呢?

    “你不知道这东西会要了人命么?”凤凰挑眉问道。“姑娘饶命啊,那个男人说如果不按他说的做,他就杀光这里的人啊。”见凤凰这么问,茶舍老板赶忙说道。“他威胁你们了?”凤凰一愣,如果是这样的,她终于明白了这里居民的眼神中的意义了。

    “那个男人怎么做到底为什么?”凤凰又问。“我、我也不知道啊,他只是告诉我们要我们毒倒来到这里的人。”茶舍老板一五一十的交代着。司徒虚彦眉头紧锁一声不吱,在一旁思索着什么。“你不知道这么做是犯法的么?”凤凰怒道。“可我们也不想死啊!”茶舍老板不忍的说道。

    “算了,那个男人现在在哪里?”凤凰叹道。“不知道。”茶舍老板回答道。“真是。”凤凰略感头疼,不知该如何是好了。“凤凰,我知道这男人是谁。”就在凤凰头疼的时候,司徒虚彦开口说道。

    “什么?”凤凰一愣。“他是朝廷通缉的恶犯,专已蝴蝶粉毒死人为乐,朝廷多次派人缉捕他,都被这男人杀个精光。”司徒虚彦解释道。“恶犯啊。”凤凰叹道。“这个男人名叫巫龙,如果是他利用这里的居民的话,我们便不能袖手旁观了。”司徒虚彦说道。

    “真是,麻烦事一桩节一桩啊。”凤凰无奈的叹道。“我又不领朝廷的饷银,为什么还得费心这种事啊。”“凤凰不是那种见事不理的人。”司徒虚彦笑道。“算我倒霉。”撇了司徒虚彦一眼,凤凰便是对茶舍老板说。“这件事我们会替您解决,放心吧。”“姑娘说的是真的?”茶舍老板愣道。

    “真的,但是你不能告诉任何人。”凤凰叮嘱道。“我不会告诉任何人。”见凤凰决定帮忙茶舍老板赶忙应道。“好了,他还会来找你的对吧?”凤凰问道。“他每个月十五都会来。”茶舍老板答道。“今天是十三,那就是还有两天的时间啊。”凤凰叹道。

    “放心,他不会再逃走了。”司徒虚彦轻拍凤凰的肩膀,说道。“什么意思?”见司徒虚彦嘴角含笑,凤凰便是问道。“因为我在这里,他不会离开的。”司徒虚彦神秘一笑,说道。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