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413/259098.html"}})();
尊宝娱乐 >火凤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章 守株待兔
    “你认识他?”凤凰愣道。“是很熟。”司徒虚彦笑道。“那他就给你好了。”凤凰淡淡开口。“呃...”听后,司徒虚彦的脸色便是一变。刚想说什么,便是被凤凰阁打断了。“知道你有话没说完,我们换个地方再说。”说罢,凤凰便是起身朝外走去。

    司徒虚彦会心的一笑,便是跟上凤凰。火魅狠狠地瞪了茶舍老板一眼,便是拿出枚银锭放到了柜台之上。

    见凤凰等人离开,茶舍老板终于长长叹了口气。“那姑娘真可怕。”“是啊。”店小二惊魂未定,说话的声音还有些打颤。“我们要怎么做?”“什么怎么做?当然是听那些姑娘的话了。”茶舍老板瞪了店小二一眼,说道。“哦。”店小二应了一声,便是收拾起地上瓷杯的碎片去了。

    出了茶舍,凤凰几人便是朝着小镇的客栈走去。顺利的进入了客栈,凤凰四人便是聚集在一起,研究着如何对付巫龙。“说吧,你和他是什么关系。”凤凰淡淡开口,看向了一直紧锁双眉的司徒虚彦。

    “我和他自小相识,他大我五岁。自从五年前他离开司徒府后我便经常听到巫龙大哥的事,也知道他因杀人重罪被朝廷通缉着。”司徒虚彦叹道。“那他离开司徒府后为何会以蝴蝶粉杀人取乐呢?”凤凰不解的问。“三年前我曾与他见过一面,那时他告诉我他这么做是迫于无奈。”司徒虚彦说道。“迫于无奈就杀人?”凤凰听后,黛眉紧锁。

    “我想巫龙大哥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吧。”司徒虚彦说道。“我更好奇的是朝廷既然通缉他,必定会派出人力来寻找他。以他的能耐居然躲了这么久还未被朝廷缉拿归案,是谁在背后支持他么?”凤凰叹道。“这我也不清楚。”司徒虚彦摇头以示不知。“这蝴蝶粉是什么?”见凤凰和司徒虚彦都皱着眉头,火魅便是问道。

    “蝴蝶粉是在七种毒虫七种毒草提取出毒素合成的毒粉,中此毒的人起先会出现幻觉,最后会口鼻溢血,在全身禁脔中而死。”凤凰解释道。“这死法可算是挺折磨人的。”听后,火魅如此叹道。“公子也调制过这种毒。不过一直放置在禁用柜中。”凤凰淡淡开口。

    “这个巫龙怎么会弄到如此危险的蝴蝶粉的?”提到蝴蝶粉,凤凰便是一惊。“他以前接触过毒物么?司徒虚彦。”“没有。”司徒虚彦摇头说道。“一个没有接触过毒物的人为何会突然有蝴蝶粉呢?”凤凰叹道。“公子,巫龙他在以前是接触过毒物的。”一直在旁没有开口的平子,终是开口说道。

    “什么?”凤凰一愣。“平子,你说什么?”司徒虚彦一把扯过平子的衣襟问道。“他在司徒府时有次我为了打扫房间便是进了他的房间,看他包袱里有着瓶瓶罐罐我就好奇拿出来看了。谁知道那瓶子中装着的是七色奇怪的粉末啊。我吓了一跳便把瓶子收好重新放回他的包袱里了。”平子赶忙解释道。

    放开了平子,司徒虚彦一脸的不可思议之色。嘴中不断重复着,“这不可能。”的话。

    “小虚彦你真的一点都没怀疑过他么?”见司徒虚彦这个样子,火魅便是说道。司徒虚彦一愣,低下了头。不知在想些什么。“既然朝廷都下通缉他了,你就算想要帮他也要为那些无辜死去的人考虑。”凤凰见司徒虚彦什么也不说,便是冷冷开口。

    许久后。司徒虚彦终是开口说道。“凤凰,答应我,不要伤害他。”“看情况吧。”凤凰说道。“小虚彦,姐姐知道你不想让巫龙死。可是朝廷都通缉他了,你再怎么要袒护他也是无用的啊。”火魅伸手搭在司徒虚彦的肩上,说道。“我想救他。”司徒虚彦说道。

    “大义和私欲之间,哪个重要?”凤凰问道。“这个问题还真是难回答啊。”司徒虚彦无奈的笑笑。“给你一晚时间考虑,自己想清楚。”说罢。凤凰便不再房间中停留。待凤凰离开,火魅便是安慰道。“那丫头就是说话不留情,别在意啊。”“嗯。”司徒虚彦点头应道。

    “想清楚是最好了。免得你到时后悔。”拍拍司徒虚彦的肩膀,火魅意味深长的说道。“我会的。”司徒虚彦轻声说道。“不打扰你们了。”说罢,火魅也离开了房间。

    房间中。平子退到了一旁。司徒虚彦一个人静坐在屋中,唯有发出长叹,方能静下那烦躁的心。

    “凤凰啊,你说小虚彦他会和巫龙翻脸么?”火魅坐在床边,问道。“翻脸?”凤凰一愣。“如果他不阻止巫龙到时会死的人会有很多。”“可是怎么说他们也是曾经的朋友啊,面对他小虚彦可是很头疼的啊。”火魅摊手道。“你怎么知道他会头疼啊?”凤凰愣道。

    “看出来他很矛盾啊。”火魅说道。“他会想通的,放心吧。”凤凰浅笑。“哎哟~你就那么确定么?”火魅眉头一挑,说道。“要赌什么么?”凤凰淡淡开口。“就赌一个吻吧。”火魅说道。“吻?”凤凰不解。“对,我输的话你就亲司徒虚彦一口,如何 ?”“好啊。”凤凰刚答应下来,便是看到火魅嘴角处那抹戏谑的笑。再仔细想想火魅说过的话,凤凰的脸色便是黑了下来。

    着了她的道了......暗叹了一声,凤凰无语。

    嘿嘿嘿,小丫头~你还嫩了点~火魅见凤凰狠狠瞪她,嘴角更是上扬了几分。

    “真是。”哼了一声,凤凰便不再理火魅。走到一旁,鼓捣起带来的毒物去了。“呵呵。”火魅轻笑一声,便拿着铜盆出门打水去了。

    在隔壁房间的司徒虚彦还不知,火魅就这么把凤凰给卖了。他正头疼着如何面对巫龙,头疼着要如何来阻止他。

    翌日,待凤凰在见到司徒虚彦只是,不禁吓了一跳。见司徒虚彦顶着个熊猫脸,精神不振的样子,凤凰不解的问。“你没事吧?”“还死不了。”司徒虚彦摆摆手说道。“小虚彦啊,姐姐有话和你说。”说着。火魅便是拉着司徒虚彦走到一边,大嚼起耳朵来。凤凰无奈的看向那边,心中升起了不好的预感。

    “真的?”司徒虚彦惊疑一声,小心的回头望了凤凰一眼。“嗯?”凤凰眉头一皱,心中那不好的预感又是多了几分。两人又悄悄的说了几句之后,便是分开了。

    “肯定没有好事。”撇了一脸面带笑容的司徒虚彦。凤凰心中如此想着。

    “凤凰,我想好了。”来到凤凰面前,司徒虚彦开口说道。“想好了?”凤凰问道。“是的。”司徒虚彦点头。“对的起你自己的良心就好。”见司徒虚彦点头,凤凰便是叹了一声。

    “明天就是十五了,巫龙会来这个小镇。我们需要今天做些准备。”凤凰淡淡开口。“什么准备呢?”火魅问道。“陷阱就算了,我想他会找茶舍的老板,我们就在那里等他吧。”凤凰说道。“好。就这样定了。”火魅应道。

    “凤凰,要小心巫龙。他的武功和无涯比不差多少。”司徒虚彦提醒道。“啧。”凤凰眉头一皱,无奈的叹了口气。“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能擒住他再好不过,有些事情现在也说不定。”“他是担心你哦~”火魅嘿嘿笑道。

    “我觉得他应该担心自己才对。”凤凰淡淡开口。司徒虚彦干笑几声,没有反驳。“我们去茶舍吧。”说罢,凤凰几人便离开了客栈。

    茶舍处,茶舍老板见凤凰几人朝他这走来。赶忙出来迎接。

    “姑娘,你来了啊。”茶舍老板笑着迎了上来。“老板,你这是做什么?”火魅不解。“我可是担心了一晚啊。”茶舍老板小心的观察了四周一番。说道。“呵呵,不必担心。”凤凰淡淡开口。“屋外不好说话,我们进去吧。”司徒虚彦建议道。“好。里面请。”茶舍老板点头应了一声,便是将凤凰他们请了进去。

    店小二送来一壶清茶,便是一如既往的招待其他的过路客去了。茶舍老板回到了帐台前,仔细算着几日来的账目。

    凤凰环视了一周,接过火魅递来的茶杯,说道。“今天就在这里等他好了。”“没意见。”火魅说道。“我也是。”司徒虚彦说道。“那就好。”凤凰叹道。三人捧茶轻饮,半晌无话。“说说巫龙他擅长什么吧。”无奈,凤凰终是开口说道。“除了他会用毒之外,巫龙还擅长使刀。”司徒虚彦说道。

    “魅姐,到时牵制住他就交给你了。”凤凰说道。“没问题。”火魅应道。“司徒虚彦你先不要露面。”凤凰指向司徒虚彦,一字一句的说。“为什么?”司徒虚彦一愣。“因为你是杀手锏啊。”凤凰托腮笑道。“这样啊。”司徒虚彦不好意思的笑笑。“如果没估计错的话,他会今晚夜深时来到镇子里。”凤凰收回笑意,说道。

    “夜深倒是行动的好时候。”火魅叹道。“接下来就是守株待兔的时间了。”凤凰手指轻点桌面,说道。“不会吧,要呆多久啊。”火魅无奈的叹了一声。“忍忍吧。”凤凰笑道。“我去买点吃的东西,一会就回来。”说着,火魅便是起身离开了。

    茶舍里,只剩凤凰和司徒虚彦二人。谁也不开口说话,气氛别提有多尴尬了。

    火魅来到了街上卖包子的摊铺前,买了不少的肉包。刚往回走去,便是和一男子差身而过。回头望去,火魅不禁皱起了眉头。她从那个男子身上感到了一丝危险,是那种如林间猛虎一般的戾气。

    暴力中夹杂着血腥的杀气。

    感谢漫步大叔的粉红票~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