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413/259101.html"}})();
尊宝娱乐 >火凤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零三章 神秘男子
    “和父亲有什么关系?”司徒虚彦不解。“你不明白么?”见司徒虚彦一脸的不相信,巫龙手指轻轻抚过凤凰的脸颊,淡淡开口。“我这个样子就是他逼的啊。”凤凰一惊,事情居然会扯到司徒相如是她没有想到的。

    “说清楚了,父亲究竟做了什么?”紧锁双眉,司徒虚彦问道。“还记得当初我是怎么进的司徒府么?”巫龙叹道。司徒虚彦没有答话,脑中回想着在五岁那年认识的巫龙。当时司徒相如将巫龙带入府中之时,巫龙犹如一只没有被驯化的猎犬一般。司徒虚彦被巫龙那凌厉的眼神吓了一跳,但好奇心又驱使着他,想要接近巫龙这个人。

    “我叫司徒虚彦,你呢?”司徒虚彦小心翼翼的问道。

    “巫龙。”冰冷不带一丝感情的声音响彻在司徒虚彦耳中。

    这是他们二人的初遇,随后巫龙听从司徒相如的命令,来保护司徒虚彦。时间一长,司徒虚彦和巫龙也是熟识。彼此间的隔阂也是消失不见,司徒虚彦本以为巫龙会一直陪在他身边。

    可他没成想五年后巫龙会一声不响的离开司徒府,在巫龙离开后司徒虚彦便一直寻着巫龙的踪迹。直到三年前,二人终是再度相见。

    再见面之时,司徒虚彦便觉得巫龙又变回了那个初进司徒府之时的样子。

    又变回了那个很陌生,冰冷不带一丝感情的巫龙。

    “你离开的理由,可以告诉我了么?”收回思绪,司徒虚彦说道。“想知道?”巫龙眉头一挑,说道。“告诉我。”司徒虚彦目光紧锁着巫龙不放。“也罢,反正你也免不得要知道的。”叹了一声,巫龙说道。“我本就是司徒相如养的杀手,可是和你在一起之后,我便再也不想拿起刀了。司徒相如知道之后。便是派人想杀我灭口。你觉得我会伏诛么?!”

    杀手,灭口...这几个字狠狠击在司徒虚彦的心房,一时间他竟然愣在了原地,不知该如何开口。

    “很难相信是吧?”见司徒虚彦的样子,巫龙笑了笑。“他要杀我,我却不想死。所以就逃了。”摊摊手,巫龙淡淡开口。“既然逃了,为何你还要到处杀人呢?”垂着头,司徒虚彦问道。“我是个杀手啊,杀人为乐。有什么奇怪的么?”巫龙见司徒虚彦问出这个问题,便是哈哈一笑。

    “丧心病狂。”司徒虚彦恨声说道。

    “呵呵。”轻笑出声,巫龙猛地掐住了凤凰的脖颈。说道。“这女人,我要杀了她。”司徒虚彦双眸怒瞪,不再和巫龙多说。手中长剑探出,直刺巫龙而去。

    凤凰皱着眉头,她在等待机会,一个可以制胜的机会。

    巫龙一边带着凤凰,一边抵挡司徒虚彦的攻击。

    “咳咳。”鲜血喷出,凤凰想要抬手。可是却无力为之。冷哼一声,巫龙将凤凰丢在了一边。两把匕首握于手中,静静望着司徒虚彦。“多久没有切磋过了。倒想看看你武功如何了。”司徒虚彦没有答话,手握剑柄,剑刃朝着巫龙的喉咙削去。

    兵刃相交。二人一击即分,分别后退了几步。

    凤凰静静望着不远的二人,抹去嘴角的血渍,三根银针夹在了指缝间。

    身形一动,左手抹过腰间的剑鞘。巫龙眼神一懔,先一步来到司徒虚彦的面前。匕首狠狠刺向司徒虚彦的肩膀。手中剑鞘抬起抵住巫龙刺来的匕首,趁着巫龙下腹的空挡露出 ,司徒虚彦一剑扫去。

    鲜血飞溅,巫龙眼神一凝,飞快的退了几步。看了眼腹部渗出的鲜血,巫龙嘴角一挑,眼中闪过一丝疯狂之意。

    司徒虚彦提起了十二分的精神,他根本不知道下一刻巫龙会怎样。

    目光紧锁着巫龙,下一刻司徒虚彦却是一惊。明明锁定着巫龙,可巫龙却那么在他的眼前消失不见了。

    “司徒虚彦,身后!”凤凰大叫出声,司徒虚彦赶忙回头,匕首砍在长剑之上,手臂传来一阵抽痛。司徒虚彦紧咬牙关,双手握住剑柄。“哼。”巫龙冷笑,手臂猛地用力。

    司徒虚彦的膝盖不受控制的弯曲了下去,手臂也止不住的颤抖着。一丝血丝渗了出来,可司徒虚彦目光之中没有放弃的意思。

    “放弃抵抗吧。”轻叹一声,巫龙刚打算挥刀。背后汗毛乍起,一丝不好的预感升起。“真是够难看的样子啊。”巫龙身后传出凤凰的声音。巫龙赶忙回头,只见凤凰三根银针朝他掷来,双臂护于身前,一丝痛感便传遍了全身。脚步落地,凤凰便是望向了司徒虚彦。

    司徒虚彦一愣,看着凤凰的目光中充满了吃惊。凤凰现在的样子哪里是像中了毒的人,气息也不似先前那般虚弱无力。

    “你?”司徒虚彦刚想说话,却被凤凰给打断了。“专心看着眼前。”回头望去,司徒虚彦只见巫龙已经拔出手臂上的银针,一脸的阴沉之色。“你没中毒?”巫龙冷冷问道。“蝴蝶粉对我来说只是小儿科的东西罢了。”凤凰淡淡开口。巫龙眉头一皱,不禁要重新审视眼前的凤凰。

    原来她先前都是装样子的啊。暗叹了一声,巫龙只觉得的自己现在有种有力使不出的感觉。

    “怎么?身体用不出力气了是吧?”见巫龙皱着眉头,凤凰便是淡淡问道。

    “你做了什么?”巫龙冷冷问道。“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啊。”凤凰浅笑道。“你用毒?”巫龙一愣。“是。”凤凰点头应道。见凤凰回答后,巫龙便是不再搭话。他现在身体不能动弹分毫,先前凤凰掷出的银针上涂着十成药力的麻痹粉。

    “你到底是什么人?”巫龙问道。“我不是朝廷的人,只是接受了某个笨蛋的要求想要救一个人罢了。”说着,凤凰还特意瞧了司徒虚彦一眼。巫龙一愣,便是望向了司徒虚彦。

    见巫龙望着自己,司徒虚彦显得有些窘促了起来。

    “说实话,我想杀了你为那些无辜死去的人报仇。可冤冤相报何时了,杀了你还会不会有人来杀我呢?”凤凰叹了一声,说道。“不管你目的为何,接下来是你们兄弟的事,我不会插手的。”说着,凤凰便是转身离开。

    待凤凰离开后,巫龙便是对司徒虚彦说道。“你要怎么做?”“巫龙大哥,我们还会不会回到从前了呢?”没有回答巫龙的问题,司徒虚彦却问了另外一个问题。“时间可以倒退的话,我想...会的。”巫龙微微一愣,便是说道。

    “倒退么?”嘀咕了一声,司徒虚彦叹道。“可惜,已经晚了。”

    “是啊,晚了。”仰头发出一声长叹,巫龙展开双臂,淡淡开口。“虚彦,杀了我吧。”“说什么傻话啊。”司徒虚彦无奈的叹了一句,说道。“你认为我会下杀手么?”“你...?”巫龙一愣,没想到司徒虚彦竟会这样说。

    “我会让凤凰替你解毒的,随后你便离开吧,不用让朝廷发现你的踪迹就好。”司徒虚彦浅笑,说道。“你这小子。”巫龙摇头一笑。“凤凰,给我大哥解毒吧。”司徒虚彦回头对凤凰说道。“好。”抚着火魅,凤凰应道。

    司徒虚彦刚刚转过头,便是见到一柄利刃洞穿了巫龙的身体。

    “大哥!”大吼一声,司徒虚彦快步跑了过去,扶住了巫龙。凤凰一愣,银针再度探出,掷向了屋顶。银针落空,凤凰一阵心惊。是什么人在屋顶之上,她竟没有察觉。火魅已经醒了过来,凤凰也不再担心,身形轻跃到屋顶之上。那里一袭黑衣的男子正站在屋檐边,静静望着凤凰。

    “你是何人?”冷冷开口,凤凰问道。

    “姑娘无需知道我是何人。”沙哑的声音响起,男子淡淡开口。“可我偏要知道你是谁!”软剑入手,凤凰毫不犹豫的向男子袭去。他杀了巫龙,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离开。

    心中如此想着,凤凰便毫不犹豫的挥出软剑。

    男子轻哼一声,身体一偏,躲开了凤凰的一击。

    “好快!”凤凰心中一惊,还不等第二剑挥出,凤凰便觉得脖间传来一阵痛感,眼前的惊色渐渐模糊了起来。抱住晕倒的凤凰,男子望向了茶舍中,那里传来了司徒虚彦撕心裂肺般的哭声。

    男子刚要转身离去,便是听到了火魅的叫声。“站住,把凤凰还来!”闻声回头,只见火魅一脸厉色的站在屋檐之上。见男子没有答话,火魅又是厉喝道。“混蛋!没听见我的话么?”男子眉头一皱,身形一动,便是来到了火魅的身后。“呃!”火魅只觉得脖间一凉,便再不敢动弹分毫。

    男子手中的短刀正架在火魅脖间,沙哑的声音再度响起。“倒是两个不错的美人啊。”说着,便是将火魅拦腰抱了起来。

    火魅吃惊之下,只有大叫出声。“司徒虚彦!出来!凤凰被人劫走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