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413/259103.html"}})();尊宝娱乐 >火凤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零五章 前往奉天

第一百零五章 前往奉天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火魅着实担心凤凰,快步朝凤凰走来,询问道。“那个家伙没有对你怎样吧?”摇摇头,凤凰微皱着眉头。“没有就好。”叹了口气,火魅便是伸手环抱住凤凰。“嗯?”火魅一愣,感到手上一阵粘腻。伸手一看,原来是染上了鲜血。“你受伤了?”火魅一惊,绕到凤凰身后一看。只见凤凰背后早已被鲜血染红,见到那玉背后的伤口,火魅不禁心疼。

    “皮肉伤无需担心的。”凤凰淡淡开口。“不好好处理也会留下疤痕的。”火魅说着,便是拿出随身的纸包来。“药爷爷的伤药?”凤凰一愣,问道。“不错。”说着,火魅便是拨开凤凰的黑发,将纸包中的伤药轻轻撒到了凤凰的背上。

    司徒虚彦在一旁没有开口,凤凰倒是微微一愣,心道这司徒虚彦今日是转性了不成?怎么不说话了?

    处理好伤口,火魅便是撇了司徒虚彦一眼,说道。“小虚彦,想什么呢?”“无霜在这里,就代表着父亲知道我在哪里。”司徒虚彦叹道。“那又怎样?”火魅不解。“我可不想再被关禁闭。”司徒虚彦苦着脸,说道。“你那么怕你父亲啊。”火魅笑道。

    “也不是怕。”司徒虚彦叹道。“不想被抓回去就赶快处理好事情,我们要赶去奉天的。”凤凰说道。“也是。”应了一声,司徒虚彦便是笑笑。“无霜你要怎么办?”见司徒虚彦皱眉不展,凤凰便是问道。

    “就这样吧,谢谢你。”司徒虚彦浅笑,说道。“何必谢我。”凤凰轻叹一声,说道。“好好葬了巫龙吧。”说罢,凤凰便是迈步朝屋外走去。

    三人回到了茶舍,将巫龙带离了茶舍。在小镇旁的树林间简单的葬了巫龙。

    司徒虚彦跪在坟前,久久不语。凤凰和火魅站在那里,静静望着司徒虚彦。皱着眉头,凤凰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心里很堵,很难受。

    半个时辰后,司徒虚彦终是重新站起身来。回头司徒虚彦冲着凤凰二人一笑,说道。“现在离开么?”“先回一趟茶舍。”凤凰说道。“好。”应了一声,三人便朝着茶舍而去。

    回到茶舍,凤凰留下了两枚金锭。“走吧。”昨晚这些,凤凰三人回了客栈。连夜离开了小镇,直朝奉天而去。

    天刚蒙蒙亮,凤凰几人已行了百里有余。踏雪停下了脚步。咴咴的叫了几声。“怎么了?”从后赶来的火魅见踏雪停下,不解的问。“它累了。”凤凰淡淡答道。“那就歇息会吧。”火魅说罢,便从红叶身上跳下。

    “我去找些水来。”说着凤凰便是跳下马背,朝着一边的林子走去。火魅牵过踏雪,回头望了司徒虚彦一眼。说道。“凤凰身上有伤,你去看看吧。”司徒虚彦一愣,随即会心的一笑,便是朝林子走去。

    火魅见司徒虚彦朝林子走去,撇撇嘴,抚着踏雪的脖颈说道。“踏雪啊。你说凤凰她真的不知道司徒虚彦对她如何么?”踏雪甩甩头,叫了一声。火魅一愣,叹了一声。“小虚彦的前途是一片灰暗啊。”“咴咴~”踏雪欢快的叫了一声。前蹄刨地,显得很同意火魅的话。

    “呵呵。”火魅笑笑,便是无奈的摇摇头。

    林间,凤凰停下脚步,轻轻开口。“出来。”跟在凤凰身后的司徒虚彦一惊。赶忙从旁走出。“是你?”见是司徒虚彦,凤凰不禁一愣。“你怎么跟来了?”“我也渴了。”司徒虚彦脱口而出。可刚一开口,就后悔了。

    这是什么理由啊...叹了一声,司徒虚彦无语。

    “噗。”凤凰见司徒虚彦的样子,不禁笑出声来。“哈哈,这个理由还真是第一次听。”凤凰笑道。“很荒唐是吧。”司徒虚彦尴尬的说道。“你说呢。”凤凰说道。无声的笑笑,司徒虚彦说道。“这附近有河么?”“有,就在前面不远。”说着,凤凰便是指向了前方。

    见司徒虚彦一愣,凤凰便说。“听不到么?有水的声音。”听凤凰这么一说,司徒虚彦便是侧着耳朵,仔细听了起来。

    静下心,司徒虚彦微微一愣,果然听到了流水的声音。

    “真的有河啊。”司徒虚彦轻叹。凤凰没有答话,直朝那小河而去。

    到了小河边,凤凰打好一壶水,便原路返回。一一把水喂给踏雪它们后,凤凰几人又歇息了半个时辰,便再次踏上了去奉天的路。

    因为担心魔影组织会收到消息隐匿据点,所以凤凰几人皆是快马加鞭的赶向奉天。原本要用三天的路程,凤凰几人生生将其缩短到了两天不到。

    高墙之上,硕大的奉天二字映入凤凰的眼中,从踏雪背上跃下,凤凰便是牵着踏雪向城门走去。火魅和司徒虚彦也是跟了上去。进城门时,几名士兵将凤凰等人拦了下来。

    眉头一皱,凤凰问道。“这是做什么?”“例行检查,你们是哪里的人?”士兵瞧了凤凰一眼,说道。刚想说什么,司徒虚彦便走了上来。拿出腰间的玉佩,司徒虚彦说道。“还不放行?”“原来是司徒公子,请。”士兵见司徒虚彦手中的玉佩后便是恭敬的放凤凰等人进了城门。

    “你给他们看了什么?”轻松进了奉天,火魅不解的问。“是我司徒家的玉佩。”司徒虚彦回答道。“万能的玉佩啊。”火魅叹了一声。“哪里。”司徒虚彦不好意思的笑笑,便是望了凤凰一眼。

    见司徒虚彦望来,凤凰便是说道。“不愧是司徒将军的儿子啊,这时候倒是派上了用场。”“噗。”火魅轻笑一声。“你怎么知道父亲是将军的?”司徒虚彦一愣,他可记得没和凤凰说过他父亲的事。

    莲步轻移,凤凰来到司徒虚彦身边,淡淡开口。“普天下,人人皆知司徒将军的事。你有姓司徒,我又不是傻子。”“呃...”司徒虚彦一愣,想想也的确是这么回事。

    凤凰却是在心中叹了一声,难道我还能告诉你我认识你父亲么?

    “现在要怎么办?”火魅见司徒虚彦一副吃瘪的样子,强忍着笑问向凤凰。“先找家客栈住下再说吧。”凤凰说道。“客栈的话,我倒是知道一家。”这时,司徒虚彦开口。“会便宜一些么?”听后,火魅赶忙问道。“他是我父亲的故友,不用付钱的。”司徒虚彦说道。

    “那真是先谢过你父亲了。”火魅一把拉过司徒虚彦的手,谢道。“魅姐。”无奈的叹了口气,凤凰着实拿火魅无语。

    “我们现在就去他那吧。”司徒虚彦说道。“好,现在就去。”说着,火魅便在司徒虚彦的领路下朝着客栈走去。揉了揉太阳穴,凤凰也跟了上去。

    奉天城门口,一身青衫的男子走到士兵身边,开口问道。“官差,刚刚那个公子是什么人?”见男子如此问,士兵皱着眉头说。“没有必要和你说,去去去,一边去。”见士兵不愿开口,男子一笑,拿出了袖中的银锭。

    见男子拿出银锭,士兵便是眼中一亮。“我想这够你们兄弟喝上几壶好酒的。”说着,男子便是将银锭放到了士兵的手中。士兵相视一笑,便是说道。“刚刚那位公子爷可是司徒将军的令公子。”“哦?是司徒将军的啊?”男子叹道。

    “可别和别人说啊。”士兵嘱咐道。“不会。”说罢,男子便转身离开。

    离开的那一瞬,男子的嘴角处挑起一抹不怀好意的笑容来。

    到了司徒虚彦口中的客栈时,火魅是呆在了店前,愣不敢踏进一步。

    火魅面前正有着一家从外表看上去就不是一般人可会来的客栈,与其说是客栈,还不如说是给达官贵人休息玩乐的场合合适。

    “火魅姐,你怎么了?”见火魅愣着不动,司徒虚彦不解的问。“这是客栈?”回过头,火魅问道。“是啊,怎么了?”司徒虚彦不解。

    见司徒虚彦点头,火魅便是暗叹一声,这也太豪华了些吧。

    凤凰没有说什么, 轻拍了愣神的火魅一下。“走了,别挡在店门口。”“哦。”应了一声,火魅便是跟了上去。

    进了客栈,司徒虚彦直朝柜台而去。“曾叔叔,还记得我么?”柜体后,一年纪正盛的男子站在那里,正算着今日的账目。听司徒虚彦说完,男子便是抬起了头。“你是虚彦?”男子一愣,说道。“是我。”司徒虚彦点头应道。“几年不见了啊。”男子一笑,说道。

    “曾叔叔,我有几个朋友路径奉天要劳烦你几日了。”司徒虚彦说道。“什么劳烦不劳烦的,住下就是。”男子哈哈一笑,说道。“那就多谢曾叔叔了。”司徒虚彦抱拳还礼。“你的朋友呢?”男子问道。

    “她们在那。”说着,司徒虚彦便指向了门口。男子朝门口望去,眼中不禁闪过一丝精芒。

    ps:

    第一更,补上昨天的~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