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413/259107.html"}})();
尊宝娱乐 >火凤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零九章 夜幕下的交手
    回到房间,凤凰便合紧木门,饶有兴趣的打量着手中的琥珀石。“凤凰啊,别光顾着看那石头,过来帮个忙啊。”一旁的火魅见凤凰直勾勾盯着琥珀石不语,只好开口叫道。“你那伤不打紧,没事的。”凤凰头也不抬的回了一句。

    “好过份。”火魅吸吸鼻子,走到一旁去处理伤口了。

    半盏茶的功夫过后,火魅见凤凰还在看琥珀石。便凑到凤凰的跟前,小声嘀咕着。“这里面难道还内有玄机么?看的那么投入。”“不是一般的琥珀石。”凤凰应了一声。“不是吧。”火魅一愣,便夺过琥珀石看了起来。

    “也看不出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啊。”看了一会,看不出任何名堂。火魅只好把琥珀石还给了凤凰。“魅姐你看。”说着,凤凰便用力将琥珀石捏在了手中。“嗯?”火魅目不转睛的盯着凤凰手中的琥珀石,只见凤凰双手渐渐用力,琥珀石也因外力而改变了形状。

    “这是?”火魅一脸的吃惊之色,不解的问着。“这是琥珀石中的极品,乃不可多得之物。”凤凰淡淡开口。“这么说,我们是发财了?”火魅笑了笑。“算是吧。”收回力气,凤凰叹了一句。“看你的样子好像并不想要这东西啊。”火魅见凤凰皱着眉头,便是说道。

    “是啊。”点点头,凤凰脸上布满了凝重之色。“我不知道曾伟是否知道这琥珀石是极品,但他拿出这琥珀石想来是别有用意。再加上魔影的到来,让我感到了不安。”“是有些麻烦啊。”火魅附和了一声。

    “也许今晚没法休息了。”说着,凤凰便把琥珀石丢给了火魅。“喂喂喂,别乱丢啊。”利落的接住琥珀石,火魅便是问向凤凰。“他们今晚会来?”“八成会,所以小心些。”说罢。凤凰便朝内厅走去。

    “要是那个丑女敢出现,老娘一定要她好看。”想起伤她的婠婠,火魅便气不打一处来。

    “阿嚏。”打出个喷嚏,婠婠皱着眉头不解的嘟囔了一句。“谁说我坏话?”“谁敢说你啊。”柳轻叹道。“靠!定是那个红发死丫头!”婠婠想都没想,就断定是火魅在说她。“你怎么知道人家说你啊。”柳着实无奈。“除了她不会有第二个人。”婠婠哼了一声,问道。“怎样?要今晚行动?”

    柳没有立马答话,而是思考了片刻。“那个黑发女孩,我倒是看不清她。”“嗯?你居然看不清她?”听柳这么一说,婠婠不禁一愣。“是啊。”柳点头应道。“那我更想看看她是怎样的人了。”婠婠嘴角含笑,小声嘀咕着。“敢比我长的还美。老娘不同意!!!”

    “这才是你想要去的真相吧。”柳无奈的扶着额头,叹道。

    “咳咳。”婠婠干咳一声,不难烦的催促着。“要去就快去。天都暗了。”“是是。”说着,二人便身形一动,消失在街边。

    司徒虚彦在听凤凰说魔影找到他们之后,便是坐立不安了起来。“公子,您不晕小的都晕啊。”平子无奈的劝道。“你晕?”司徒虚彦猛地回头瞪了平子一眼。“小的不晕。”被瞪得平子只好立马改口。

    又在房间中来回踱步。司徒虚彦的样子就犹如热锅上的蚂蚁,不知如何是好。

    “公子,您要是担心何不去那姑娘的房间呢?”平子实在是看不下去,便小声提醒了一句。“不错的办法啊。”听平子这么一说,司徒虚彦不禁赞道。“唉,我家公子怎么在这个时候变傻了呢?”平子不禁暗叹。

    “我这就去。”打定了主意。司徒虚彦便一刻也不耽误,赶忙出了房间。“公子慢走~”平子站到门口恭送着司徒虚彦。

    “当当。”敲门声响起,火魅一个箭步便来到门前。打开了门。“哎呦?小虚彦?”“火魅姐好。”说着,司徒虚彦便一步踏入了房中。“你搞什么?”火魅见司徒虚彦进到房间,不解的问。“我担心魔影回来,所以、所以来保护你们。”司徒虚彦支支吾吾的答道。“还不如说是来保护凤凰的,臭小子。别以为我不知道。”火魅笑笑。

    “呃...这个...”见火魅道出他来的目的,司徒虚彦便不知如何开口的好了。“算了。算了。多一个人多一分力,反正你也脱不了干系的。”火魅见司徒虚彦为难的样子,便摆摆手笑道。“哈哈。”干笑了几声,两人便朝内厅走去。

    “凤凰啊,看看谁来了~”一边走着,火魅还不忘一边喊道。

    “司徒虚彦?”人未到声先至,话音刚落,凤凰变成内厅走了出来。“你怎么知道?”火魅一愣。“你们说话的声音那么大,我又不是聋子。”凤凰淡淡开口。“今晚也许免不了和魔影再次交手了,自己都小心些。这会恐怕没有先前那般容易了。”凤凰叮嘱道。

    “好。”二人点点头,脸上皆是少有的郑重。“这个你们拿着。”凤凰递给火魅和司徒虚彦几个纸包。“里面是不会致命的毒药,到时候看时机用吧。”“知道了。”火魅点头。

    “那就好。”叹了口气,凤凰便望向了司徒虚彦。“我脸上有什么么?”见凤凰不住的盯着自己,司徒虚彦便是问道。“把你牵扯进来了,还真是抱歉啊。”凤凰说道。“客套话就别说了,这是我自己的决断。”司徒虚彦淡淡开口。“死了可不管。”见劝阻无用,索性凤凰便不再多说。

    “休息吧,养精蓄锐。”火魅拍拍司徒虚彦的肩膀,以示安慰。

    亥时十分,凤凰三人在房间中小憩,屋中静的只能听见三人均匀的呼吸声。片刻后,屋顶之上,传出瓦片被踏响的声音。屋中,凤凰睁开了双眼,小声说道。“来了!”

    三人呼吸一滞,皆是绷直了身子,静待着魔影的人进入房间。

    屋顶的瓦片被人挪开,两道人影便出现在了房间中。

    凤凰借着屋中那淡淡的月光依稀可辨认来的两人是一男一女。

    是他们...凤凰暗叹了一声,知道来的人是下午在凤来居见过的那两个人。

    “哼?躲起来了啊。”婠婠哼了一声,便是迈开步子在屋中走着。“知道你们在,乖乖的走出来吧。”婠婠四下扫视着屋中,说道。

    “出来才怪。”火魅在心中不满的哼了一声。

    “小妹妹们,都出来吧,陪姐姐过两招如何啊?”见没有人出来,婠婠便继续说道。“咳咳,大姐,你注意点。”一旁的柳实在看不下去,便出声提醒道。“是啊,注意点的好。”这时,凤凰的声音响在婠婠耳边。

    “出来了啊。”婠婠见凤凰站在自己面前不远,便满意的一笑。“这样大摇大摆的走出来,你就不怕回不去么?”婠婠笑问。“这个问题我想你不用考虑太多。”凤凰撇了婠婠一眼,说道。“是么?”婠婠微愣,倒是没想到凤凰会如此的自信。

    “你可是毒仙东临的弟子?”婠婠身后的柳开口问道。“哦?你知道的不少啊。”凤凰挑眉说道。“这样啊。”柳微微一笑,便是说道。“既然你是,我们可不会放你离开了。”“真巧,我也是这么想的呢。”凤凰淡淡开口,一时间,整间屋中都静了下来。

    “呵呵。”婠婠笑笑,脚步一动,手中滑出十根银针。银针分别套在手指之间,一双手此刻却变为了杀人的利器。

    见婠婠向自己袭来,凤凰不还不忙的向后退了一步。右腿用力踏在地面之上,腰间一用力,一掌便打向了婠婠的身上。婠婠也没想到这第一击竟被凤凰掌握了先机,身形倒飞而出。脚步蹬蹬踏了几步才稳住了身形。

    “好!”躲在暗处的司徒虚彦和火魅不禁暗赞了一声。

    “嘁,小丫头还有两下子啊。”婠婠轻笑了几声,便是又一次朝朝凤凰袭来。凤凰面不改色,抽出腰间软剑,挡住了婠婠的攻势。

    几次攻击,婠婠都没讨好。不过凤凰也知道,婠婠还没有动真格的。要是婠婠动了真章,就不会像现在这样了。

    “无聊。”停下了脚步,婠婠不满的说了一句。“那你想怎样?”身后的柳,淡淡问道。“当然是来点刺激的啊。”嘴角挑起一抹嗜血的笑,婠婠脚步一动,便是出现在了凤凰的身后。

    “什么?”待凤凰反应过来,身上传来的痛感让凤凰不禁一惊。

    “你还是太嫩了点啊,小妹妹。”回过身,婠婠舔舐着银针上的血渍,笑道。“呜。”紧锁双眉,凤凰什么也没说,背对着婠婠,不知在想些什么。“我们要的是你,剩下的那两个就没什么用处了。”说罢,婠婠便是望向了内厅的一处。

    “不好!”司徒虚彦和火魅皆是一阵心惊,看来他们无法再躲下去了。

    “喂,有一个不能杀啊。”柳出声提醒道。“老娘知道。”不满的瞪了柳一眼,婠婠说道。“出来吧,司徒公子,我知道你在的。”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