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413/259108.html"}})();尊宝娱乐 >火凤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一十章 危险和倾诉

第一百一十章 危险和倾诉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呵呵。”凤凰浅笑一声,“司徒虚彦?那是谁啊?”“啥?”婠婠转过身子,皱着眉头看着凤凰。她不明白凤凰这么说是什么意思。“你什么意思?”婠婠不解的问道。“字面意思咯。”凤凰淡淡开口,望了一眼手臂上的伤口。“小妹妹,别以为你骗得过姐姐哦~”婠婠嘴角含笑,指向了身后。

    “他们不就躲在那扇屏风后面么。”婠婠淡淡开口。

    婠婠此话一出,躲在屏风之后的司徒虚彦二人不禁一惊。皆是摒住呼吸,不敢发出任何声响来。

    凤凰则是紧锁双眉,静静注视着婠婠。

    “想玩躲猫猫么?姐姐奉陪啊。”手指银针轻划过唇边,婠婠笑了一声。“抱歉,我没那个心思。”凤凰冷冷开口,脚下步子一动,直朝婠婠而去。柳不禁一惊,凤凰的速度一惊超出他的估摸范围之外了。不得以,柳也是身形一动,出现在了婠婠的身前。

    见柳出现在婠婠身前,凤凰不退反进。手中软剑直刺而出,左手却悄悄的藏到了袖中。右手手掌探袖而出,轻轻捏住了凤凰的软剑。“什么?”见柳轻而易举的捏住了自己刺出的剑刃,凤凰着实吃了一惊。

    凤凰哼了一声,先前藏好的左手轻挥,白色的粉末便是飘洒了出来。柳见状赶忙摒住呼吸,拉着婠婠飞快退了几步。“喂?你做什么?”见柳拉着她离开,婠婠不解的问。

    “那丫头用毒了,你想死在那里就请便。”柳不耐的吼了一声。“吼什么啊?”婠婠不满的嘀咕了一句。“我...”还不等柳再说什么,凤凰便是出现在柳的面前。柳刚刚回头,便是感到身上传来了阵阵麻痹和痛感。

    这丫头...柳还是低估了凤凰所洒出的白色粉末,虽冰住呼吸没有吸入,但这白色粉末却还是让柳吃了个暗亏。脚尖在地上轻旋。凤凰便是狠狠一脚踢向柳的胸口。“唔。”闷哼一声,柳便是应声倒飞而出。“柳!”婠婠大叫一声,再度回头。迎接她的便是凤凰狠狠抽来的一掌。

    “做的好!”屏风之后的火魅挥出一拳,心中赞道。

    稳住身形,柳便接住了被凤凰抽飞的婠婠。感受着脸颊传来火辣辣的痛感,婠婠猛地大吼一声。“臭丫头,老娘要宰了你!”说着,婠婠便欲想凤凰杀去。“够了。”柳一把拉住要暴走的婠婠,“我们先回去。”“你怕她了?”婠婠狠狠瞪着柳说道。

    “这毒不简单,我暂时没法子解。先回去。”柳轻声对婠婠说了一句,便拉着婠婠离开了屋子。“死丫头,你给老娘等着!”临走之时。婠婠还不忘撂下狠话。

    “就这样算了?”待婠婠和柳离开之后,火魅便是走到凤凰身边问道。“ 那还有怎样?”凤凰无奈的望了火魅一眼,叹道。“那个男人怎么会就这样离开了呢?”火魅不解的嘟囔了一句。“魅姐,你去休息好了。”凤凰淡淡开口。

    “开个玩笑嘛。”火魅笑笑。“他中了什么毒?”司徒虚彦问道。“不是致命的毒,只会让他在一段时间之内失去内力而已。”凤凰解释道。“杀了他不是更好么。”火魅说道。“要杀他谈何容易。”凤凰叹了一声。

    凤凰此话而出。屋中便是沉寂了下来,谁也不再开口。

    “看来我们的行踪魔影是早就知道了,接下来就要更加小心才是了。”半晌过后,凤凰终是开口。“这是当然的,凤凰你的伤没事吧?”司徒虚彦关切的问道。“无大碍,没事的。”凤凰开口。

    “去休息吧。天色不早了。”司徒虚彦刚想开口说什么, 便被凤凰给打断了。“那好。”司徒虚彦点点头,便欲离开房间。“司徒虚彦。”凤凰却叫住了欲走的司徒虚彦。“有事?”司徒虚彦不解。

    “我们的事不要惊动你那个叔叔。我信不过他。”凤凰淡淡开口。“我知道。”应了一声,司徒虚彦便离开了房间。“过来我给你处理伤口。”火魅朝凤凰招招手。“好。”说罢,凤凰便朝火魅走去。

    凤来居外,婠婠抚着柳走出了街外。“身体如何了?”婠婠询问道。“我们小看了那丫头了。”柳叹了一声。“是啊。”婠婠也知道他们轻视了凤凰才落到这么个下场。“我们这样回去,麟会说什么呢。”婠婠无奈的叹道。

    “谁知道呢。”柳也是发出一声长叹。面对那个麟,他们都是对他毕恭毕敬。不敢造次。“不想回去啊。”婠婠哭丧着一张脸说道。

    话音刚落,柳和婠婠便是感到浑身汗毛乍起,一阵寒意侵身而来。

    “就那么不想回去么?”冰冷的声音响起,柳和婠婠都下意思的缩了下脖子,僵直的转过了身子。“麟大哥,是你啊。”婠婠断断续续的说了一句。“你一直在凤来居看着我们吧?”柳无奈的问了一声。“是啊。”麟淡淡开口。“那你看出什么了?”柳又问。“不愧是东临公子的弟子啊,倒是很棘手呢。”麟笑道。

    “看你的样子,可不觉得棘手啊。”柳说道。“是么?”麟眉头轻挑,问道。“身子怎样?”“还麻痹着呢,挺麻烦。”柳如实答道。“是么。”说着,麟便俯下身子,伸手搭在柳的肩膀之上。

    婠婠出奇的安静了下来,在一旁一声不吭。

    片刻之后,麟便收回了手。“没事了?”婠婠见麟收手,便凑到柳身边,小声问道。“嗯。”柳点点头,没多说什么。“走吧。”说着,麟便拂袖转身离开了街巷。柳和婠婠赶忙快步跟了上去。

    “凤凰,想什么呢?”见凤凰发呆,火魅便是问道。“这回要麻烦些了。”凤凰叹道。“毕竟对手是魔影啊。”火魅点头应道。“我只有找到霄,既然他们要拦我,我不介意送他们一程。”说到这里,凤凰的瞳中便闪过一丝狠色。

    “他们跑了,还会回来么?”火魅问道。“不回来我们就去找他们。”凤凰淡淡开口。“什么?”火魅一愣。“柳身上的毒粉,会让我们找到他的。”凤凰说道。“那里可会是龙潭虎穴啊。”火魅长叹了一声。

    “就是地狱我也要闯。”凤凰言语间充斥着不可拒绝的意味,这让火魅不禁一愣。她不明白凤凰为何要执意和魔影对着来,也不明白凤凰为何一定要找到霄。

    叹了一声,火魅终是开口。“凤凰,你这么做究竟是为了什么?”

    和凤凰相处的十年中,火魅几人一直没有问凤凰习武的原因。如今,火魅不得不问清楚凤凰以身犯险的原因了。

    “为了复仇啊。”凤凰淡淡开口。“复仇?”火魅一愣。“是的,魅姐,听我说完不要再跟第二个人将,好么?”凤凰询问道。“我答应你。”火魅郑重的点头应道。“十年之前,我本是季家的小姐,可就在我生辰之夜,家中父母和其他家眷都被屠杀殆尽。是公子的师兄救了我,随后我便被公子带回了府邸,决定复仇了。”凤凰笼统的说了一遍她的身世。

    “季家?”听凤凰这么一说,火魅便是在脑中想起了这件事。

    十年前季府一案轰动一时,不过很快也是没了舆论。就那样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记忆中。

    “凤凰,辛苦你了。”火魅起身走到凤凰身边,紧紧抱住了凤凰。“我没事。”反抱住火魅,凤凰浅笑一声。“凤凰不是你的真名吧。”火魅问道。“嗯,我叫季筱柔。”凤凰如实说了出来。

    季筱柔,多么令人怀念的名字啊。只可惜,这世上只有凤凰,没有季筱柔。

    “凤凰,有没有想过不去复仇,只是平凡的过日子呢?”火魅又问。“魅姐,你认为我会这么想么?”听火魅这么一问,凤凰不禁笑了。“也是啊。”火魅无奈的笑笑,她也觉得这是不可能的。

    “凤凰,大仇得报之后,我们便浪迹天涯吧。”火魅说道。“好啊。”凤凰答应了下来。“乖,我们休息去吧。”火魅疼惜的揉了揉凤凰的长发,说道。“好。”

    长安,望月楼。

    碧含烟百无聊赖的坐在窗边望着天空之上的片片云彩。“也不知道凤凰怎样了?”叹了一声,碧含烟便是回头望了眼一声不吭的东临公子。“死木头,你吱一声会死么?”见东临公子闭目不语,碧含烟便是抓过桌旁的苹果,狠狠地扔向了东临公子。

    “啪”稳稳抓过碧含烟丢来的苹果,东临公子便将手中的苹果轻放到身边的矮桌之上。“心情不好么?”东临公子淡淡开口。“是啊,老娘心情不好。”碧含烟不爽的叉腰说道。

    “也不知道凤凰她们怎样,你说我心情能好么?”碧含烟不满的说道。“这么喜欢操心么?”听碧含烟这么说,东临公子终是睁开了双眼,撇了碧含烟一眼。“老娘操心不关你事。”见东临公子看来,碧含烟赶忙别过头,不在和东临公子搭话。

    “踏入江湖也是一种历练,当初你不是也这么过来的么?”东临公子淡淡开口。“江湖岂是儿戏,那丫头迟早都会出事的。”碧含烟双眸一瞪,眼中写满了担心。“你以为我会放心?”东临公子眉头一挑,说道。

    “就知道你不是铁石心肠,这回派影卫去了?”听东临公子这么一说,碧含烟展颜笑道。“让青影去了。”东临公子说道。“这样啊。”碧含烟满意的笑道。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